“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惨死下堂不用慌,嫡女重生全杀光 > 第二十六章 开口要钱

第二十六章 开口要钱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才刚到午时,翠竹便陪着凤轻歌来到百兽苑。

远远望去便看到宋景瑢一行人,也不知道他们等了多久。

凤轻歌一身戎装走来,容景瑜看着她满含惊艳。

他骑着马走到凤轻歌身侧便笑道:“不知歌儿想吃什么?”

凤轻歌道:“随缘便好,这百兽苑种类繁多,三皇子可自凭喜好。”

看着凤轻歌不冷不热的样子,宋景瑢只觉着自己的一腔热血,被一盆冷水熄灭。

这个凤轻歌,好像除了性命攸关时,没对自己露出过任何情愫。

但不知为何,见到他就像是一只小猫在他心头挠痒。

名门贵女他见多了,好像凤轻歌的确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他跟在凤轻歌后面想露几手,但不得不承认凤轻歌虽然不会武功,但骑射属于一流。

好不容易他抓了一只活的兔子,像是献宝一样拿到凤轻歌眼前。

“如儿,快看这是什么!”

“什么?”

看着凤轻歌淡漠的神色。

宋景瑢立马背过手去,看着凤轻歌眼神都有一些尴尬。

他本想拿这只兔子,去讨凤轻歌欢心。

却发现看着凤轻歌那一箭下去,似乎端了兔子的老巢。

多少名门贵女在与他一同打猎时,总是悲天悯人地让他把那些可爱的小东西放掉。

反观凤轻歌,就连可爱的小兔子,也不曾放过分毫。

凤轻歌看宋景瑢背过手去,便好奇地问道:“三皇子可是猎到什么稀罕物?”

宋景瑢的头立马摇得比拨浪鼓还快。

“我猎了一些兔子等下烤来吃。”凤轻歌说道。

“好。”宋景瑢的笑容更尴尬了。

两个人一道打了不少野味,野鸡、斑鸠、大雁等各色野味摆了一堆。

翠竹与墨羽主动包揽下所有活,倒让凤轻歌与宋景瑢有了片刻清闲。

两人面面相觑,宋景瑢先开了口:“听说我掉下去后,你异常地担心。”

“若是殿下有什么闪失,轻歌恐怕性命不保。”

宋景瑢心中一顿。

凤轻歌说的似乎也没错。

若他有什么闪失,她第一个就要遭殃。

想了半天宋景瑢还是说道:“谢谢,你的解药。”

“不必谢我,理应是我谢过三皇子殿下,若不是三皇子殿下派人及时赶来,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凤轻歌眼神清冷,似乎今日的邀约,真的只是感谢,容景瑜见此不知为何,心先凉了半截。

“歌儿可是觉着第一次见我太过孟浪,所以觉着我并非良人?”

“我知殿下心中藏有大业。”

“小如儿,你可喜欢冷将军?”冷不设防的宋景瑢问了这么一句。

“自是喜欢。”凤轻歌答得坦荡。

藏在树上的冷无双,听到凤轻歌的回答心里乐开花。

“我就没有半分机会了吗?”宋景瑢还是不死心。

“轻歌不愿和皇室有任何牵扯。”凤轻歌如实答道。

宋景瑢脸色白了白,他喜欢凤轻歌,但他的确不可能为了凤轻歌放弃对皇位的争夺。

他语气很轻,但神色沉重:“我明白了。”

“三皇子,少主,吃的都做好了!”

墨羽和翠竹喊道。

“走!去吃饭!”凤轻歌笑道。

容景瑜看到凤轻歌明媚的笑容,心里一阵苦涩。

等他送凤轻歌回府已是酉时,看着天边的落日,他的心一片冰凉。

“多谢,三皇子,我们就此别过。”

“……”容景瑜目送走凤轻歌,脸上只有苦笑,连最后的体面都维持不了。

凤轻歌刚回道府,就看见整个凤府严阵以待,凤南天坐在厅堂内的首位神情严肃。

她想都没想,便要直接走掉。

只听厅堂内的凤南天,暴怒道:“站住!”

凤轻歌抬了抬眼皮,一脚迈进了厅堂,离坐在了凤南天最远的位置,她吊儿郎当地问道:“不知父亲有何指教?”

凤南天听到凤轻歌的话,冷笑道:“指教?我哪里敢对你有什么指教!”

“没用指教?那没什么事,我便回屋了。”

看凤轻歌起身就要走,凤南天便拍了下桌子,勃然大怒道:“凤轻歌,你既然不想认我这父亲,何苦要住在我凤家?”

凤轻歌低下头,努力平复了下自己情绪,再抬头眼带寒芒:“是我不想认父亲,还是父亲不想认我这个女儿?凤家?父亲莫非忘了,十八年前这里挂的是什么牌匾。”

凤南天怒不可遏道:“孽障,这凤府是你外祖父送予我和你母亲的新婚之物。”

“父亲,最好记住,这福地是外祖父送与我母亲的,并不是父亲。”凤轻歌嗤笑道。

“好!孽障,你这是要赶你父亲走?”凤南天愤怒至极。

“可别这么说,只是我总共才回来几日?每日见到父亲都要对我一顿斥责,不知道父亲要让轻歌怎么样?”

“怎么样?一会冷无双,一会三皇子,我倒是不知我的女儿,有如此本事!”凤南天讪笑道。

凤轻歌毫不在意地看了眼指甲,淡淡道:“父亲好像还说少一个!”

“逆子!”凤南天感觉头疼欲裂,紧闭双眸,他不停揉着额头,似乎不愿意看到凤轻歌。

“爹,我到底不是庶妹,用不着父亲操心,父亲还有什么话说?”

“你这是选了三皇子?”凤南天质问道。

“难道父亲选了风王?”凤轻歌不答反问。

凤南天没有直接搭话,缓了半天才睁眼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凤轻歌笑了也没答:“父亲,可听过一句话,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你是在教为父做事?”

“只是觉着父亲这般,有点搞笑,父亲一次次训斥,不知道父亲到底想要说着什么?”凤轻歌冷声道。

“你到底也是我凤家的嫡女,还有如今凤家缺少银两,你——”

“原来搞这么大排场,父亲这是问我要钱吗?”

见凤轻歌开口,凤南天倒不知如何说了。

“我以为父亲喊我是警告我不要站队三皇子,这是家里没钱,问我要银子?”凤轻歌都觉着不可思议。

“你妹妹要出嫁了,要多备些银子给她准备嫁妆。”凤南天道。

“父亲,您嫁女儿,关我这个姐姐何事?是不是要我出钱,帮您养姨娘,养女儿?”凤轻歌问道。

凤南天脸色难看道:“整个凤府的用度,你不会不清楚,如今没了那些铺子,已经支撑不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