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惨死下堂不用慌,嫡女重生全杀光 > 第四十四章 商讨削藩

第四十四章 商讨削藩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三皇子殿下,不必为我柳家如此忧心,我柳家也不是那么好欺。”凤轻歌安慰道。

宋景瑢叹道:“如此奇耻大辱,父皇都能忍别说区区一个贿赂。”

“陛下再宠大皇子,这件事也会让他们父子二人心存芥蒂,殿下不必担忧。”

“希望吧,歌儿提前做好部署,我这便去御书房一趟。”

说罢宋景瑢便坐上了步辇。

凤轻歌目送宋景瑢而去,低头对着翠竹道:“此事尽快通知外祖父。”

“小姐放心,老爷那早就做好部署。”

凤轻歌这才放下心来。

御书房。

宋明帝看着宋景瑢神色不明。

所有人都觉得大皇子是他最宠爱的儿子,自然包括他眼前这个小儿子。

他低头看了眼奏折道:“说说吧。”

宋景瑢在这干站了一刻钟的时间,宋明帝就这样看着他一言不发。

此刻他也拿不定主意,他父皇肚子里卖的是什么药。

“父皇,儿臣觉着此事应该彻底查办,朝中大臣与藩王勾结,实在动摇国之根本。”

“所以,瑢儿这是想好拿下刘王以后的事了?”

“是的父王。”

“那你说说看。”

“行贿不足以治刘王死罪,但足以此为借口削弱刘王的实力。第一步再次分封,如今藩王实力太过强大,可借用再次分封来瓦解,所有藩王的子嗣不管嫡庶,都可以在藩地的基础上进行分封。第二步卸掉兵权,各藩地可以自行处理一些政务,但不能拥有自己的军队。”

宋明帝点了点头道:“你这第一条有点意思,但对于风王来说意义不大,其他各藩王子嗣繁多,但风王只有一个儿子。”

“所以重点还在于军权的处理上。风王的确只有风昱一子,但同样的风王地处边关威胁不是最大。而其他藩王距离上京太近,是一股强大的威胁。”宋景瑢道。

“嗯,你继续说说看。”

“一旦继续给各地藩王分封,势必会激起嫡子与庶子之间的矛盾,长此以往,藩王的威胁会逐步瓦解。”

宋明帝听了,没有吭声只是叹道:“如今各州虎视眈眈,正是用人之际。如何培养忠军的能人,遏制心存叛念的藩王,这是摆在眼前的难题。”

他起身走到宋景瑢身旁拍了拍他的肩继续道:“历朝历代采取的应对措施,主要有两大方面。第一方面是权衡授予各地藩王权力,怎么把各地藩王的权力限制在可控的范围内。第二方面是加强忠军教育,培养各地藩王忠君报国的思想。”

“各地藩王之子六岁以后都会送到白鹿书院一起读书,等到成年以后才可返回各自藩地。但这一直是见效甚微。”

宋景瑢听完点头道:“的确,这些年不仅藩王蠢蠢欲动,北面北漠又一直骚扰我边境。如今马上入冬,我粮库虽有余粮,一旦还有其他州的干预进来,恐怕我国力不稳。”

见宋景瑢能想明白这几点,宋明帝便满意地点点头道:“若是想做就去试试看,这天下终将交到你的手里,父皇老了。”

“儿臣惶恐。”宋景瑢听到宋明帝的话,立马惊恐地跪了下来,没想到宋明帝竟然有心立自己为皇太子。

宋明帝看着自己的儿子对自己如此,不免苦笑不止:“瑢儿不必如此惶恐,朕的身子,自己清楚,也没有几年的光景了。但是眼下朕还不能立你为太子。你知道为什么朕有心立你为储君吗?”

“儿臣不知,求父皇解惑。”

“若是我把皇位传给你那两个哥哥,我的其他儿子也不用活了。你虽用计,但父皇知道你宅心仁厚,可给你两个哥哥一条活路。”

“儿臣惶恐。”宋景瑢更是大惊。

“记住朕对你说的这些话,莫要兄弟残杀。”

“是。”宋景瑢额间的汗都滴到了地板上。

还好他此次进宫,绝口不提大皇子之事,反复强调的都是藩王之事,若是他借此事,提出大皇子之事,后果不堪设想。

出了宫,宋景瑢就急匆匆地调动巡防营的人去捉拿尹东升。

不过一个时辰,尹东升就被抓到了天牢。

尹东升看着眼前审问他的宋景瑢神色不明,他虽然穿着一身囚服眼神中也丝毫没有惧色。

宋景瑢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把他架起来。”

瞬间,尹东升被五花大绑。

“不知三皇子殿下这是所为何事?”尹东升眼神浑浊,看着宋景瑢倒真像是不解一般。

“上刑。”

“啊——!三皇子——殿下!”

一声声惨叫回荡在天牢,整个牢内的气氛都降到了冰点。

“给他泼一盆盐水。”宋景瑢道。

正在此刻凤轻歌走了进来,她冲着宋景瑢行了一礼道:“三皇子殿下。”

宋景瑢一看是凤轻歌,便挥了挥手,瞬时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歌儿,这是找我何事?”

凤轻歌坦白道:“殿下,我如此做是为了我母亲之死,还请殿下不要把此事告诉任何人。”

柳家本就是极其惹人注目的家族,当年凤轻歌母亲并非死于难产之事,宋景瑢也有耳闻。

他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如今牢内只剩下凤轻歌与尹东升两人。

尹东升看着凤轻歌的脸,眼神中有癫狂也有迷恋。

凤轻歌道:“尹东升,你可是崔桂芝之孙?”

尹东升虽然披上了一遍刑具,丝毫没有阻挡住他眼神中的妄念:“若是太子妃让我舒爽一番,老子考虑考虑告诉你真相。”

啪——!

尹东升被打了一巴掌。

凤轻歌揉揉手,心里强忍着恶心道:“尹东升,你可真恶心。”

“呸——”尹东升吐了一口血,眼神狂妄地继续道:“若老子坐在权势的最顶端,你们这些女人还会说我恶心?老子让你们怎么舔我,就要怎么舔我,让你们做一只母狗,也立马到老子面前,摇尾乞怜。”

“崔婆婆一贯待人宽厚,怎么会有你这种孙子!”凤轻歌满脸怒容。

“闭嘴,你还配提我祖母,不是你们凤家,我祖母根本不会死!凤轻歌你装什么,不知道你这身子有多么肮脏,是不是任何男人的床你都想爬!”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