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惨死下堂不用慌,嫡女重生全杀光 > 第五十八章 你敢跟我如此说话?

第五十八章 你敢跟我如此说话?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凤轻歌嗤笑一声,道:“有些事,做不到的便不用想。”

“你!”赵廉宸没想到凤轻歌说得如此直白,被凤轻歌气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赵世子,你我都清楚大皇子与二皇子都不是能够执掌中州之人。”

“那三皇子就可以了?”赵廉宸冷笑。

“赵世子,还是不信我。”

“信你也不是不可以,不如拿出点诚意,说说你背后的主子到底是谁!”赵廉宸目光如炬,紧盯着凤轻歌。

凤轻歌勾勾嘴角,似乎毫不在意地说道:“我本就是无主之人,不知道赵世子是何意。”

啪——!

桌子上的茶具全被赵廉宸拂到地上,他勃然大怒道:“你敢耍我?”

“赵世子何必这么大火气,有些话一遍不懂,那便多读几遍。”凤轻歌笑道。

对比凤轻歌的轻松惬意,赵廉宸显然做不到气定神闲。

凤轻歌那张脸本就明艳动人,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娇艳几分。

美是美,但赵廉宸听着凤轻歌这些让他听不懂的话,他只想把这份美撕烂,尤其是凤轻歌看他的眼神,带着三分嘲弄,竟然让他有自惭形秽的感觉。

他在云贵一直是天之骄子,要哪个女人不是勾勾手指,就是手到擒来,也就只有面对凤轻歌时,他才有这种失落感。

“轻歌小姐,你的话本世子会转发给我父王。”一拱手,赵廉宸就告辞了。

见他们都走后,青书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少主,我们这是要和赵王合作吗?”

“商业合作,谈不上什么合作。”凤轻歌道。

见凤轻歌不愿多说,青书便噤了声。

凤轻歌坐在桌旁,手反复敲打着桌面,半晌她深吸一口气道:“走吧。”

青书一愣,下意识地问道:“少主要去哪?”

“去凤家。”

等着一行人来到凤府之时,凤轻歌抬头看了一眼牌匾。

和之前的字看着区别不大,只是多了几分沧桑。

凤南天十几年前可是说是春风得意,十几岁高中状元,二十几岁就官至二品,所有人都觉着凤南天是最有希望做丞相的。

但可惜十几年以后,凤南天不仅没做成丞相,还被贬至云贵。

凤南天一见凤轻歌走开便道:“歌儿回来了。”

翠竹寻来一把椅子,凤轻歌坐了上来,睨视一眼凤南天道:“父亲,真是让你失望了,我竟好好地出现在你面前。”

凤南天看着凤轻歌满脸尴尬,对上凤轻歌再也没了往日的自傲,讨好地笑道:“歌儿说的哪里话,你再怎么样,也是我的女儿。”

凤轻歌笑了笑,流光在她眼神中流转,道:“父亲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吗?”

凤南天听着风轻歌的问话,瞳孔巨震,说话声音都有一丝颤抖:“歌儿,你听谁说的这些,父亲对你的确是严苛了些,但因为是什么歌儿你心里清楚,若不是因为你,你娘不会难产!”

凤轻歌抬眼望了一眼蓝天,思绪仿佛回到了她四岁那天。

那天,她非要去清风楼,爱上一口热乎乎梅花酥,她娘拗不过她,便带着她去了清风楼。

却不想半路早产,也是那一日,她娘难产。

她父亲见她只喊她扫把星。

凤轻歌拍拍手,所有下人都被清了出去,随手在香炉里,加了点东西。

众人走后,凤轻歌猛然开口道:“我娘真的是因为难产死的吗?难道不是宋明帝派人把我娘害死的?”

凤轻歌的话刚说完,凤南天便惊恐地瘫坐在地上,他像是惊弓之鸟吼道:“你听谁说的?他们都是乱讲!”

“父亲,你遮掩了这么多年,不就是遮掩这个真相,父亲害死了自己的孩子,不知道这么多年,可会日日做着噩梦?”

“你胡说,我没有害死他,害死他的是宋明帝!冤有头债有主,何必来这寻我的麻烦!”凤南天像是中了梦魇一般胡言乱语。

凤轻歌看着凤南天眯了眯眼,眼神异常地危险:“没有?难道你没梦见他吗?他日日喊着是你杀了他。”

凤南天惊恐地说道:“我没有!我没有!是宋明帝!是他!”

他的神态已经接近癫狂,整个人在地上看着天空,张牙舞爪。

凤轻歌看了看眼凤南天,回身倒了一碗茶水,把炉子里的熏香熄灭。

“少主。”

凤轻歌淡淡道:“我没事,看不到他死的那天,我不会倒下。”

“少主,此事事关重大,等少爷回了中州,我们便从长计议。”

“不必,我们回客栈吧。”

等着凤轻歌回到客栈之时,就看见披头散发,满脸跋扈的夏姨娘。

大老远就看见她叉腰在客栈作威作福。

“你们这些狗奴才,快让我去见凤轻歌!我知道她在这里,赶紧让她滚出来!”

凤轻歌进了客栈便讽刺道:“夏姨娘怕是教训不够,竟然敢来这里撒野。”

此时的夏姨娘像是再也憋不住一样:“你给我装什么,你娘那个贱人若不是你爹大发慈悲娶了她,她就该浸猪笼。”

啪——!

凤轻歌亲自甩了夏姨娘,她揉了揉手冷哼道:“如果不能闭嘴,我不建议叫你闭嘴。”

“贱人,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啪——!

翠竹的力道特别大,一巴掌就打掉了一颗牙齿。

夏姨娘捂着脸,看着凤轻歌的眼神带着不可置信,她趴在地上,指着凤轻歌的手都有一丝颤抖:“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我!”

翠竹按着夏姨娘,她就算再怎么张牙舞爪,也是动弹不得。

凤轻歌直接拿出一颗毒药强行喂到了夏姨娘嘴里。

夏姨娘满目惊恐,想要质问,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本打算寻你,却没想到你已经竟然寻上门来。”凤轻歌捏着夏姨娘的下巴,眼神犀利。

夏姨娘看着凤轻歌,眼神惊恐,极其后悔自己做了此事,她不应该为了钱来找什么凤轻歌,没想到还不等她出言威胁凤轻歌,就被凤轻歌制服。

“太子妃,赵王想请您去府中一叙。”

“高速赵王,我与他只有商业上的事要谈,无关其他,要谈就在这里谈便好。”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