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惨死下堂不用慌,嫡女重生全杀光 > 第七十五章 歌儿,不要睡

第七十五章 歌儿,不要睡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看着凤九天默不作声,凤南天开口问道:

“九儿,你这是怎么了?”

凤九天尴尬地笑着,藏在袖中的匕首像是一刀一刀刺在她的心上。

“父亲,你糊涂呀!”难怪风昱会有这么大的怒火,如今她若杀了凤南天,她也没有活路。

风昱哪里给她的是一条活路,分明是一个死胡同!

今日,不管她杀不杀死凤南天,她都没有任何活路可以走!

凤九天瘫坐在地上,一点点绝望了。

看着凤九天的反常,凤南天问道:“九儿,你这是怎么了,你看看你这身伤,可是风昱干的?”

凤九天听着凤南天的话只觉着心烦意乱,此时此刻她的困局已经无路可退了。

猛地,只见一个黑衣人来到凤九天身边。

“想要活命吗?”他声音雌雄难辨,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凤九天眼神中带着嘲弄。

“想!”凤九天如今退无可退,只要有一线生机,她都想抓住!

“那好,你现在就用你袖中的短匕杀了凤南天。”

凤南天震惊,怎么也不相信凤九天会做出这种事来,指着那人怒骂道:“混账东西,是谁派你——”

还不等他说完,凤九天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刺进了凤南天的心脏。

“爹,你已经老了,就好好休息吧。”

凤南天瞪大双眼,犹如铜铃,真是死不瞑目!

凤九天跪在那人旁边不断磕头道:“壮士,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了。”

那黑衣人厌恶地看了眼凤九天,点了她的睡穴把她直接掳走。

******

上京,怡然居。

“少主,您的计划已经顺利进行,那凤南天如今被凤九天所杀。”

做了两世父女,不管凤南天如何,柳轻歌都对凤南天有种特殊的情感,她神情动容,自嘲一笑:“到底还是死在你最疼爱之人的手里,黄泉路上,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悔呢!”

“少主,现在怎么办?”

“报官,直接让凤府的管家去报官,就说他老爷失踪了。”

“属下这就去办。”

柳轻歌喝了口桃花醉,心中一片木然。

风昱,你的下场,清晰可见!

第二日一早,柳轻歌就收到情报,说风昱被抓了。

如今凤家与夏家无人,大理寺只能请柳轻歌出面主持。

柳轻歌坐着马车很快便到了大理寺,看着跪在地上的风昱,只觉得心中一阵畅快。

“参见太子妃。”众人齐声行礼。

柳轻歌扫了一眼坐在大理寺少卿,堂下最首端的位子,扫视众人一眼:“免礼。”

她似乎有些不悦地瞥向大理寺少卿:“这次叫本宫来,所为何事?”

“回太子妃,凤南天惨死风王府,凤九天下落不明,您与凤南天有仇——所以下官不得已才请了太子妃殿下。”大理寺少卿欲言又止,生怕得罪太子妃,毕竟这上京上到达官贵人,下到平头老百姓,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太子妃直接自除家谱,改姓为柳。

“哦,竟然还有此事?”凤轻歌面露惊讶,像是第一次听说此事一般。

大理寺少卿从柳轻歌脸上瞧不出任何端倪,若不是人是在风王府死的,也是在风王府没的,他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柳轻歌。

但眼下,所有证据都指向风昱,容不得他有其他怀疑,他行了一礼道:“正是此事,还请太子妃殿下旁听即可。”

柳轻歌微微点头,示意可以开始。

只听大理寺少卿惊堂木一拍,朗声说道:“风昱,这凤南天可是你所害?”

风昱立马否认:“大人这凤南天虽然死在本世子的柴房,本世子可没有杀了凤南天,这都是因为他来我风府闹事,所以本世子才关了凤南天,这些下人可都可以为我作证!”

“作证?你风府的下人可是说你把凤南天折磨得不成样子!”

风昱吃了一惊,显然没料到自己府上的下人会出卖自己,但他很快稳住神色道:“那也只是看到本世子打了凤南天,不能说本世子派人杀了凤南天。毕竟家丑,就难以向外人启齿,没想到那凤南天还有脸来闹。”

大理寺少卿自然知道风昱不肯承认:“拿物证!”

看着带血的匕首时,风昱的神色一点也不慌张,他可是专门找人打造的最平常的款式,这匕首随处都可以买到。

当下风昱气定神闲地说道:“这匕首,我第一次见。”

“第一次见?这风昱两个大字你不会不认识吧?”

风昱脸色骤变:“不可能,那匕首上不可能有字!”

大理寺少卿简直要被风昱气笑了:“哦?风世子怎么会知道这匕首上没有字。”

“我风王府从来没打造过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有我的名字。大人,这一切都是有人栽赃,求大人明察!”

眼见罪证都被扔在脚边,风昱已经没了往日的张狂,他越来越觉着,这一切都是有人陷害于他,怎么这么巧,一切都指向他!

猛地,他忽然间想起想明白了,也不再跪拜,指着柳轻歌:“贱人!是不是你搞的鬼!”

“大胆,竟然咆哮公堂!先打三十大板!”

风昱直到被拖下去毒打,还是不停咒骂着柳轻歌。

大理寺少卿看着风昱的咒骂,心头也有几分疑惑,但柳轻歌的身份特殊,可轮不到他来置喙。

此刻他面色难看,似乎不知该如何是好。

柳轻歌似乎看出大理寺少卿眼中的怀疑,一声轻笑,问道:“大人也觉着风昱的话为真?”

大理寺少卿擦擦额头上的汗立马说道:“不敢——不敢!”

“大人其实假话很容易被拆穿,你说我能左右风昱去毒打凤南天,还是能让凤南天去了风府?”

确实,一系列的行为都是风昱做出来的,没人能去左右风昱的思想,只不过他第一次破这么顺的案子,从人证到物证,都好像有人推波助澜一般,如此轻易地就送到他眼前。

就算风昱要杀人,怎么会愚蠢地用自己的匕首,但这一切他不敢质问,早在审理前他被宋明帝传去问话时,他就知道怎么判了。

“风昱杀人一事——”

“慢着!”风王妃秦霜霜跌跌撞撞走了进来,她手上拿着丹书铁券高高举过头顶:“丹书铁券在此,谁敢放肆!”

没想到是风家的丹书铁券!

这丹书铁券可是风家的祖传之物,本以为会在风王那里,没想到竟然在秦霜霜手上。

“呈上来!”

秦霜霜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柳轻歌就把丹书铁券给了衙役。

大理寺少卿仔细查验后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风昱流放充军!”

“谢大人。”秦霜霜赶忙去扶起风昱,看着风昱身上的伤满脸爱惜地说道:“风儿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

风昱捂着屁股也没有回秦霜霜的话,只是死死地盯着柳轻歌,看着柳轻歌那张娇艳如阳的脸,他只想把这张脸揉碎。

曾几何时这张小脸屡次出现在他梦中,让他觉着能夜不成寐,猛地他双目猩红,把秦霜霜推到一边,他捡起来被当作物证的匕首一步步向柳轻歌刺来,猛然那匕首插到了体内。

血流了一地。

所有衙役乱作一团,把他里里外外地围了出来,他迅速拔出匕首,抵在柳轻歌的脖颈处,把柳轻歌整个钳制在自己怀内。

“昱儿,你已经没事了,不要做傻事!”秦霜霜惊恐地看着风昱。

风昱的想所思所想不过一瞬间的事,当他意识清醒过来之前,他就看见自己已经拿匕首抵在凤轻歌的脖颈处。

简直不可思议,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此时已经给不了风昱更多的思考时间,他钳制着凤轻歌退到了大理寺的后院,他威胁所有人都不允许靠近此处。

无数的血从凤轻歌体内流出,让风昱一时间慌了神,抬手堵住凤轻歌的伤口,但血还是不断流出。

下一瞬间他就没有了意识,最后一幕还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头颅滚到院中。

冷无双一剑杀了风昱,把之前柳轻歌给他的保命丹药喂给了凤轻歌,接着就抱着柳轻歌往怡然居跃去。

柳轻歌服了药,有了一点意,她虽然只能看出一个大概轮廓,也能猜出这是冷无双,淡淡的清香入鼻,犹如一剂安神香。

“歌儿,不要睡,我们很快就到家了。”冷无双轻轻拍了拍柳轻歌的脸颊。

柳轻歌看着冷无双,迷迷糊糊地说道:“怎么办,无双,我好像要死了。”

“胡说八道什么,有我在,你怎么可能死。”

“好疼呀——”

“没关系,忍一忍就好了,我们快到家了。”

当冷无双赶回府时,御医也已经赶了过来。

无数名御医汇集在此,也商谈不出个所以然。

“冷将军,我们无能为力,这恐怕只有请薛神医来了。”

青书立马说道:“我去请薛神医!”

冷无双犹如惊弓之鸟,也顾不得其他,他攥紧柳轻歌的手道:“歌儿,求你,别睡!”

“无双,我好难受。”

“没关系,再等等,没多久薛神医就来了,相信你肯定没事!”

“无双——无——双——”

她气若悬丝,声音也越来越微弱。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