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惨死下堂不用慌,嫡女重生全杀光 > 第九十九章 怎么比女子还要细嫩

第九十九章 怎么比女子还要细嫩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刷地一下子,李梦雪的脸就红了,她看着柳轻歌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这是对比过?”

柳轻歌伸出双手一脸贱笑:“我摸摸不就知道了。”

“讨厌!你这个臭流氓!”

“哎呀,我不是你的小宝贝了?”

“滚!”

房间里传来两人银铃般的笑声,柳轻歌不过三言两语,就哄得李梦雪吃饭了。

“哎,你若真是个男子,真不知道那个女子能逃出你的手掌心。”李梦雪叹道。

“快喝你的粥吧!我再好,也成不了你相公。”说着柳轻歌就用勺子挖了一口粥喂到李梦雪嘴里。

“那难说,若是这辈子找不到良人,我可就赖上你了。”

“赖吧,我看你是赖不成了。”柳轻歌道,毕竟再过半年左右,杨六郎就逃了回来,这对欢喜冤家也算是修成正果了。

李梦雪喝了几口白粥,过了许久后,才觉着自己有了几分力气,她慢慢悠悠地下了床,不想竟然跌到柳轻歌怀中。

“大掌柜,出事了——”翠柳看着两个这暧昧的动作,眼睛瞪着比铜铃还大,到嘴的话都憋了回来。

柳轻歌忙把李梦雪扶到床上叮嘱道:“还不快好好歇着。”

“谢过轻歌。”

“你我之间何必搞这些虚礼。”安抚好李梦雪,她转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好像是那几个学子认出了大掌柜,正好轩辕朗阁来了,他们在外面吵着闹着,非要见到大掌柜不可,像是来找麻烦的。”

“找我?”柳轻歌指了指自己。

“对,找的就是大掌柜。”

不会吧!

难不成认出她之后,还想找她麻烦?

她可记得和轩辕朗阁没啥仇啊。

带着疑惑柳轻歌就过去了,这几人本是在楼上雅座,轩辕朗阁一来直接换成了包间,门没有完全关上,从缝隙之间能看见几人在划拳喝酒。

柳轻歌刚推门而入,就看见轩辕朗阁很是熟络得招招手,热情地说道:“柳兄快来,几个兄弟就等你了。”

???

这是找她喝酒?

她可不记得自己和轩辕朗阁有这么熟悉了,她与轩辕朗阁之前只有一面之缘,还是在宝悦楼。

轩辕朗阁似乎看柳轻歌似乎有几分怯生,主动把柳轻歌拉到自己身旁最近的位置,一把就搂上柳轻歌:“木戈兄,可真神,若不是知道你是请风楼的大掌柜,我都真信了你和上官曦志是一伙的。”

一瞬间,柳轻歌僵直了身子,她从轩辕朗阁的臂弯里溜了出来,刻意和轩辕朗格保持了一段距离。

此时柳轻歌心中暗道,能叫出她这个假名的人并不算多,除非专门派人打听过自己。

看来这个轩辕朗阁在接触自己之前,就已经把她调查清楚。

“怎么,木兄弟这是不给我们轩辕公子面子?”见柳轻歌刻意保持距离,一个个都对柳轻歌很不满,这分明是不给轩辕朗阁面子。

“木戈,在你面前的可是轩辕家的嫡公子,多少人想要攀关系,都攀附不上的!”说着这人眼中还有一丝妒忌。

“木戈,像你这种没有功名在身的代理大掌柜,这李掌柜都回来了,怕是你不好过吧。”

“就是,莫在这里装高傲。”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好似柳轻歌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柳轻歌面色凝重,似乎在酝酿情绪,她看着众人眼含泪光:“唉……”

她先是叹了重重地一口长气,接着又道:“说起来,一切都是家丑,在我上面有一个哥哥,家兄长我五岁,自我懂事起就喜好男风,自从我爹去世后,更是变本加厉日日带着兔爷来府中,自此之后,我便唯恐男子与我接触。”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众人听到柳轻歌这一番惊世骇俗的话语,直接憋得一句话说不出来,但他们看着眼前俏生生的柳轻歌,似乎也明白了为什么,柳轻歌的哥哥喜好男风!

这软若无骨的小手,这雌雄难辨的俊美容颜,这白皙的皮肤!

啧啧!

这要换上一身女装后,不知道迷倒多少人。

如此家丑说出来,一群大老爷们哪里见识过,动不动就哭卿卿的大老爷们。

一个个都想上去哄,却不知道该怎么哄?!

还是轩辕朗阁先开了口:“木戈兄,别难过,我们喝酒喝酒,来我敬你一杯。”

几个人喝的都是清风楼的桃花醉,柳轻歌也不怕,当下回敬了一杯。

不过三言两句,几个人就开始称兄道弟。

许是一名公子喝酒喝高了,指着柳轻歌就疑惑道:“木兄弟,你说你一个男子,怎么比女子还要细嫩,别说你那哥哥了,连我这个正常男子见了你,心里都要荡漾几分。”

“冯特,你给我住嘴!”轩辕朗阁不悦道。

冯特站起身来,手里举着酒杯,步伐摇摇晃晃道:“轩辕兄,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看看这群兄弟看木兄弟的眼神,啧啧——”

话还没说完,冯特直接醉倒在酒桌上。

一时间,整个包厢的气氛有些尴尬。

轩辕朗阁沉着脸道:“把冯特抬到冯府。”

“是。”立马有几个与冯特相熟之人带着冯特直接走了。

“木兄,别见怪,这冯特喝高了就喜欢乱说。”轩辕朗阁安慰道,生怕之前冯特的话让柳轻歌记到心里,会一阵难过。

“自然不会,轩辕兄,这顿饭我请了,我今日状态不大好,我们改日再聚。”刚说完,柳轻歌行了一礼,便退了下来。

见柳轻歌走了,轩辕朗阁独自一人在喝闷酒。

他是万万没想到,第一次有一种心动的感觉,竟然是一个男子!

他到底做了什么。

“今日,我们去风月楼,我买单。”

剩下几人都是刚入仕的进士,还未分配下官职,虽然他们都知道去风月楼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所为,但如果和轩辕家的公子交好,势必会对他们的仕途有利。

几人对视一眼,当下便同意了轩辕朗阁的提议。

等到轩辕朗阁怀中抱着花魁,心里还是提不起一点兴趣。

他心里莫名的烦躁,酒一杯一杯下肚,头脑反而越来越清醒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