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惨死下堂不用慌,嫡女重生全杀光 > 第一百二十章 看来娘子是怪为夫不够努力!

第一百二十章 看来娘子是怪为夫不够努力!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柳轻歌捏了捏冷无双的脸:“这回我看是你走神了哦!”

冷无双力道一上来,问道:“看来娘子是怪为夫不够努力!”

“哪有!”

梨花木的大床响个不停。

等到柳轻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快要散了架一般,她用手摸了摸,那个折腾她的坏家伙,早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那魂淡跑哪里去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拖着疲惫的身子就开始洗漱梳妆。

等她推开门的时候,这才看见冷无双在后院来回指挥,开始搬家了。

那样子赫然是要搬家的是冷无双一般。

“你这闹这么大动静,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回来一样。”柳轻歌嗔怪道。

“他们早就知道了,一个个都想拉我站队。”

其实也正常,已经过去这么久柳家在上京的势力已经转移得差不多,宋明帝和宋璟殊那边怎么可能不知道。

柳轻歌问道:“那你打算怎么战?”

冷无双抱住柳轻歌,没好气地在她耳边小声回道:“站个屁,老子听媳妇的。”

柳轻歌粉拳乱锤:“谁是你媳妇。”

媳妇的拳头,打在身上就跟挠痒痒一样。

冷无双也不阻拦,笑呵呵地说道:“自然是你。”

想着三日之后就到扬州,冷无双一早就通知了冷无涯。

这下柳扶风和冷无涯都等着两人回扬州成亲了。

他此刻想想,就激动万分。

早在他第一次向柳轻歌求亲之事,就已经准备好了聘礼。

如今他重权在握,他终于有资格成为给柳轻歌幸福的男人。

想想他此刻就激动万分,等了许久才终于等到这一天,这简直太澎湃了!

这世界上还有比他能名正言顺地站在他身边做幸福的事吗?

显然没有!

等着他们一行人到了扬州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远远地的柳轻歌就看见柳扶风和冷无涯早早在码头守候。

等下了船柳轻歌就像只快脱缰的野马一般走到柳扶风面前:“祖父,冷大将军。”

柳扶风慈爱地摸了摸柳轻歌,感慨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哦。”

柳轻歌被说得脸上一红:“那祖父说不嫁,那歌儿这辈子都不嫁人了,一辈子都守在祖父身边。”

不过一句玩笑话,冷无双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怎么可以!

他的歌儿怎么可以不要他!

这可不能行!

冷无双这边正着急上火,柳扶风就道:“你呀,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祖父才不想受你埋怨呢!走快回去,祖父已经准备好了一桌你爱吃的东西。”

柳轻歌歪歪头,似乎不经意地问道:“小叔叔呢,他在干嘛。”

“他正在——”柳扶风还没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马改了口道:“他在南齐。”

柳轻歌眼中闪过一目了然,但她忍住,像是什么都没发现一样,跟着柳扶风高高兴兴地回了柳家。

她总觉着祖父有什么事瞒着她,甚至冷无双也是。

为何她能如此顺利地到达扬州?

的确,如今的冷无双手里的大军已经有三十万之多,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实力。

但放任她去北漠?

简直不可思议。

冷无双似乎看出来柳轻歌不对劲,他走到柳轻歌身边问道:“歌儿,这是怎么?怎么忧心忡忡的。”

柳轻歌回头看着冷无双问道:“无双,你我之间是否能做到据实相告?”

冷无双听到柳轻歌的话,心跳直接慢了半拍。

歌儿这是知道了什么?

为什么会如此问他?!

他虽内心惊涛骇浪,表面还是那般云淡风轻,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澄澈:“歌儿,不管将来如何,若是我真的有什么瞒着你,那一定也是为了你好。”

柳轻歌总觉着冷无双话里有话,但她猜不出什么来。

也许只是她多想了吧。

他俩的婚期便定在三日之后,不知为何柳轻歌心里无比忐忑。

她从重生以后就千挑万选了冷无双作为自己的夫君。

仿佛上一世就像是一个梦一样。

两日时光匆匆已过,明日就是她的婚期,她倚着栏杆,看着天边的夜色,内心有几分波澜。

忽然一只白鸽飞到了她的手上,柳轻歌整个脸色巨变,瞳孔猛然一缩,目光倏地变得森冷无比起来。

信笺的内容很简单,若想要冷无双活命,就一个人来到竹林。

但这笔迹赫然是薛连康的字迹。

柳轻歌止住心中的疑惑,一个人去了竹林,远远地柳轻歌就看见一个人影,他身上衣物单薄,一袭青衣,独自站在竹海间,显得整个人凄凉无比,那人竟然是薛连康。

薛连康听到脚步声就回了头,看着柳轻歌,他面容上带着说不住的意味:“你来了?”

柳轻歌看着薛连康问道:“连康哥哥,这么晚把我带到这里,恐怕不是为了叙旧吧。”

薛连康面上一顿,随即无法克制地流露出欢喜温柔之色,轻轻点头道:“的确不是。”

“不日我就要成亲,连康哥哥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想以我未来夫君的性命威胁我,不像是连康哥哥的作风,可是出了什么事?”

薛连康脸上不免露出一丝苦笑,是他这么多年作为兄长把所有情愫伪装的大好吗?让她这么久也没有发现什么。

直到现在她都觉得自己有苦衷。

对。

他的确有苦衷,他唯一的苦衷就是爱上不该爱的人。

不,她不是她不该爱的人……

只是她不爱她……

她是太子妃时,他尚且能收起自己的所有情绪,但当他知道她想假死只是为了冷无双时,他疯了!

凭什么那个男人可以得到她所有的爱!

他所有温柔不复存在,整个眸子间都是冷意,嘴边的笑带着一丝嘲弄道:“小歌儿,你不如看看自己的左腕上的红痕。”

柳轻歌一看,白皙的左腕上赫然有一道浅浅的痕迹,若不是仔细观察,平日里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薛连康,完全不懂一项温和地连康哥哥,为甚为什么会做出这些事来。

她沉默了一会,问道:“连康哥哥,你我可以说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兄妹,你为何要这么做?”

“情同兄妹?”薛连康嗤之以鼻。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