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惨死下堂不用慌,嫡女重生全杀光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总该有人站出来不是吗?

第一百五十六章 总该有人站出来不是吗?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陛下无话可说了吧,现在能否考虑一下,让我借道南齐之事。”柳轻歌正色道。

金鑫鑫紧皱着眉头,若放任难民不管,势必南齐和难民之间会起冲突。

但要他南齐去出这么一大笔钱去救济难民,他南齐更加没道理去当这个冤大头,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几百万白银下去也填不了这个窟窿。

若真要做了,等于他南齐白养一大堆闲人。

他不是没听说过柳轻歌在做什么,以一国之力来做,都是出力不讨好的事,她柳轻歌一个商人,做这些事,不怕亏个底朝天?

“就算朕给你借道,你当真就能做好此事?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你柳家就算有万贯家财也让你亏个底朝天!”金鑫鑫本就擅长做生意,在知道柳轻歌的做法之时,他就已经计算过这笔钱,柳轻歌能支撑在现在已经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

“并不是柳家万贯家财,这一切都是我轻歌商号所为。”柳轻歌更正道。

金鑫鑫听到柳轻歌这番话,简直要气笑了:“你以柳家的财富,这件事都做不成,别说你区区一个柳家商号。”

“我以为陛下作为一国之主,会有一国之主的远见,没想到陛下竟然见识如此浅薄。”柳轻歌似乎可惜地叹道。

“大胆!”

“一介商贾,竟然敢置喙陛下所言!”

眼见一旁的侍卫都不淡定的拔出刀剑,金鑫鑫的神色倒是冷静异常,他笑道:“你倒是说说看,朕哪里见识浅薄了?”

“陛下!”

“陛下!”

“怎么可以让这妖女胡说八道!”

金鑫鑫摆摆手道:“无妨,让她说!”

“陛下,这些难民来投靠轻歌,就为的是在这乱世有一口饭吃,但陛下应该也知道我并不是平白无故地接济,除了老弱病残,所有人都付出了劳动。也是因为这些人,可以勉强让整个难民营可以做到收支平衡。”

“也因为轻歌的接济,让陛下这里少了许多的难民,更解决了南齐难民潮的危机,若不是轻歌所为,南齐近期就会出现难民潮,不知道轻歌说的这话,对也不对?”

金鑫鑫没有反驳,只是笑了笑:“你这话,倒是让朕有几分相信,你说和了一直与中州交恶的北漠。”

“陛下不必有几封信,中州在我的努力下和北漠能够睦邻友好地相处下去,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金鑫鑫哑然,倒是没想到刘琴哥哥说得如此自信。

不过柳轻歌说的是实话,之前他就听柳向晨不断夸自己这个侄女,金鑫鑫觉着柳向晨有些夸大其词,没想到今日一见,这柳轻歌不仅美,做事还如此果敢,她的确是一个只看一眼,就让人转不开目光之人。

只是可惜了,这柳轻歌已经成婚。

“你想借道南齐,你可知道这会给南齐带来多大的风险。”

如此多的粮食,那也需要大批的人手来做之事,若那些有心人不仅仅是借道这么简单,那对南齐来说整个都是灾难。

“那如果我肯付一笔银两,让陛下的人从边境押送这批粮食呢?”

金鑫鑫倒是没有想到柳轻歌的思路转变的如此之快,是的的确这样他南齐就没有什么隐患了,毕竟都是南齐之人。

只是……

“难道你就不怕我南齐,直接把这批粮草直接吞了?”

“南齐中立国这么多年,如果私吞这批东皇来的粮草,得罪的不仅仅是难民,还是东皇,想必陛下不会为了这点银子,就毁了南齐几百年中立国的位置吧。”柳轻歌神色平静如常。

之前所有对抗轻歌有意见的人,都在柳轻歌这一番话下来,被说得哑口无言。

果然一个中州女人经商,做到天下皆知,不是没有道理的。

再往下柳轻歌和南齐的商谈异常的顺利,虽然支付给南齐的费用还是一笔庞大的开支,但总的来说她和南齐之间属于双赢的局面。

南齐赚到了银子,她减少了风险。

等到柳轻歌回到柳家之时,柳向晨似乎早就知道,看着柳轻歌的眸子,赞许道:“没想到如此不可能之事,歌儿竟然做成了。”

“南齐国主无意卷入这次的纷争,这是他选择的最理智的明哲保身的办法。”

柳向晨一叹道:“所有人都想着如何明哲保身,也就歌儿还想着蹚这趟浑水。”

“总该有人站出来不是吗?”

难道这不是小叔叔想看到的局面吗?

柳轻歌忍住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但如此明晃晃的目光,柳向晨也知道柳轻歌话里有话,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慈爱地看着柳轻歌道:“歌儿做得很好,比小叔叔想的还要棒。”

“小叔叔,你要带着柳家叛国吗?”柳轻歌毫不避讳地开口道。

“歌儿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柳向晨反问。

是的,她早就知道了,柳向晨之所以想快点让柳家和她的轻歌商号做分割,只是因为他想要带着柳家叛国。

不管中州现在如何,不管当局者如何昏庸。

这叛国都是一等一的大罪。更何况柳家是宋家一手提拔上来的,尤其是现在柳家能称得上当之无愧的中州首富,主要还是因为宋明帝的大力支持。

试问这天下有谁成为皇商还能够不赚钱?

宋明帝给了柳家这么多的特权,自然很轻易地就成就了柳家。

若是柳家叛主,那势必整个柳家都会卷入舆论的旋涡。

“小叔叔,你为柳家做得足够多,有些事不必做到如此地步。”柳轻歌不免对抗向晨有些心疼,毕竟仇恨是她白家的,让柳向晨来背负,她心里真的说不过去。

“歌儿为何这么说,这是把小叔叔当作外人了吗?”

“不,小叔叔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叔叔明明可以活得很洒脱。”柳轻歌看着柳向晨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自己,就算她一眼能看出柳向晨的野心,也不得不说这男人不管是上一世也好,还是这一世,都是一心为了柳家。

柳家成就了柳向晨很多,同样地柳向晨为了柳家付出了很多。

也许没有柳家这副枷锁,柳向晨的人生可以活得更肆意一些。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