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惨死下堂不用慌,嫡女重生全杀光 > 第七章 家法责罚

第七章 家法责罚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来扬州遇险,外祖父和小叔叔想要引蛇出洞。”凤轻歌解释道。

“引蛇出洞?”若不是亲眼见凤轻歌小命都要搭上冷无双也信了。

“这次出来,是我偷跑出来,你可别告诉我小叔叔——”

“歌儿。”凤轻歌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柳向晨怒气冲冲地赶了过来。

“小叔叔。”凤轻歌看向柳向晨的眼神都有些心虚。

“歌儿,你竟然私自跑了出来,等下回府就去领家法。”柳向晨说得不容置疑。

凤轻歌偷偷瞄了柳向晨一眼有些心虚,接着便道:“小叔叔,我这不没事嘛!”

冷无双把凤轻歌护在身后道:“小叔叔要是有什么不满,大可冲着我来,不要冲着歌儿发脾气。”

听到冷无双这话,柳向晨更怒道:“你整日在军营,能护歌儿到几时?”

“我的未婚妻,我自会护她周全。”冷无双看着柳向晨眼神带着挑衅。

凤轻歌越听两人的对话越觉着不对,怎么听起来像是争风吃醋?

“你俩别吵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府再说。”

“好!”

“好!”

两人同时应道。

等到三人一同回到凤府,就见柳扶风正和冷无双的义父冷破军相谈甚欢。

“外祖父,冷将军。”

“柳爷爷,义父。”

“义父,冷将军。”

柳扶风看着冷无双满意的点点头:“快坐,等下一起吃个便饭。”

“冷将军父子明日就出征了,怕是不妥吧。”柳向晨说道。

柳扶风笑盈盈地说道:“你瞧我这记性,那我便不强留了。向晨,替我送送冷将军父子。”

“是。”

冷无双看着柳向晨眼睛都要喷出火来,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凤轻歌便走了。

等着冷家父子二人走后,柳扶风便一脸严肃地问道:“轻歌你可真心愿嫁给冷无双。”

“我愿意。”凤轻歌干脆利落地答道。

“好!那我也可放心了。”柳扶风话锋一转道:“风王府的事,还是做些退让吧,一万两黄金而已,我柳家还不曾放在心上。”

“外祖父,风昱敢这般作为,不就是欺我柳家好拿捏。这一万两黄金,我一定要他吐出来!”

“也罢,过几日便让向晨陪你去风王府走一趟。”

“这事,小叔叔能做主吗?”凤轻歌有几分犹疑。

“歌儿放心,不过区区一个风王府罢了,我还未放在心上。”柳向晨刚一回来就听见自己被质疑,心里很不满。

凤轻歌又回头看看外祖父,外祖父明显一脸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这次多亏了向阳的桃代李僵之计,才能抓住想要伤你性命之人。”柳扶风满意地称赞道。

凤轻歌听了都觉着有点不可思议,难道真的是她冤枉了柳向晨不成?

“哪里,主要是歌儿配合得好,自己及笄这等重要的事,也愿拿来当做诱饵。”

凤轻歌怎么听柳向晨这话都是讽刺自己,想想自己偷跑出去,若不是遇到冷无双,指不定三皇子要拿她威胁柳家什么。

她本就理亏,听到柳向晨的夸奖更觉着心虚:“小叔叔说的哪里话。”

“这是小叔叔送你的礼物,歌儿看看喜不喜欢。”

凤轻歌接过礼物,原是一条七彩宝石手链,整个链子异常精美,在月光的照射下隐隐约约能看出这手链的不凡。

柳向晨亲自为凤轻歌带上,并说道:“红色的宝石下的按钮,可以变出一把极小的刀刃,绿色的宝石下的按钮是疗伤的药,其余的均是毒药,你且小心使用。”

“谢谢小叔叔。”

柳扶风只掏出了一块令牌递给凤轻歌道:“歌儿,你长大了,有些东西交给你,外公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柳家即是你的后盾,也是你的责任。”

凤轻歌见到令牌上的“柳”字吃了一惊:“这是柳家家主的令牌。”

这块令牌不仅仅代表了柳家家主,还是御赐之物,代表了柳家皇商的地位。

意义非凡。

柳扶风毫不避讳地拍了拍柳向晨的肩膀道:“向晨,若是歌儿不适合这个家主之位,你尽可取去。”

“是。”

凤轻歌心中一惊。

外祖父这是何意?

这是让她与柳向晨竞争直接放在台面上吗?

还不等凤轻歌反应过来,柳扶风继续道:“外祖父老了,能看到我的歌儿及笄已是心满意足。歌儿以后的事,随心便好,外公只想我的歌儿快乐。”

“外祖父才不老,还要活上几百岁,这才哪到哪呀。”

“几百岁?难不成老妖怪了,那可不成。”

“才不,那叫老仙翁。”

祖孙二人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等到吃完饭后,柳向晨直接拦住了凤轻歌的去路道:“家法还没领。”

凤轻歌撇撇嘴,她这个小叔叔记性可真好。

“我知道你心中不服气,但你可知你今日错在哪?”

“错在不该偷偷跑出去。”

啪——!

一戒尺落下。

“不对,再说!”

“错在不该不信任小叔叔。”

啪——!

又是一戒尺。

“不对,再说!”

“错在不该跟三皇子遇到。”

啪——!

又是重重的一戒尺。

“好!很好!这等人物你都敢惹!”

除了前世嫁到凤府,凤轻歌还没挨过揍,想到这她委屈得快要哭了:“小叔叔,你说我错在哪里?”

啪——!

这一下柳向晨打到了自己手上。

“错在知道你回柳府,我便该亲自去接你。”

啪——!

柳向晨又是一下重重地打向自己。

“错在明知有人想要杀你,我便该时刻派人保护好你。”

啪——!

这一下柳向晨还是打向自己。

“错在明知三皇子来到扬州,却没有事先让你避开。”

眼见柳向晨的手心已经出血。

凤轻歌慌乱地说道:“翠竹去拿伤药!”转而握住柳向晨的戒尺道:“小叔叔,你别打了,是我错了。”

她慌乱地给柳向晨手上上药。

“你何错之有?你可知道三皇子宋景瑢是什么人!”

“我不知。”

前世只听闻宋景瑢被立为太子,其他的她一概不知。

看柳向晨的反应她真是惹了了不得的人物。

想着宋景瑢的话,凤轻歌当即重复道:“我今日只听到宋景瑢幸灾乐祸,风凤两家联姻不成,其他没听到。”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