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在六零年代 > 第33章

第33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天黑了,整个墓园黑漆漆的,安诺感到自己很害怕。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属于什么,是游魂?还是鬼?安诺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不知道空间还在不在啊,要是现在能进到空间里就好了’安诺嘴里念叨着,紧接着一股吸力传来,眼前一亮,安诺真的就进到空间里了。安诺高兴的直拍手。拍手?‘啪啪啪’真的能拍到啊,安诺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情况啊?

安诺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不是透明的了,而是一双纤细嫩白的手。再低头看看完全实体化的自己,掐一下,好疼!真的变回人了,实实在在的人,安诺高兴的蹦了起来“哈哈哈,太好了,我又活过来了,欧耶”脚踏实地的感觉真是久违了,这感觉真是太好了!此时的安诺还是死之前的那身装扮,伸伸胳膊,抬抬腿,扭扭屁股,转转腰,哎,还是自己的身体用着舒服啊!

欣喜若狂的安诺忽然听到肚子出‘咕噜噜’的声音,安诺囧囧的感到,自己的肚子貌似饿了。随手摘了一串香蕉,抱在怀里,一边巡视空间,一边吃。哎,果树的品种好像增加了啊!那是什么?芒果,是芒果!还有橙子!菠萝竟然有菠萝!安诺喜欢吃菠萝嘿嘿!那颗不会是山竹吧,安诺小跑着过去,哈哈真的是山竹诶,哇,结了好多的果子耶!太棒了太棒了!

出了果园,安诺快步走到庄稼地旁,这里也增加了九块地横三竖三,同原来的并排。上面种着西瓜,冬瓜,木瓜,丝瓜,大辣椒,小辣椒,高粱,向日葵,花生。也都是硕果累累的样子。安诺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很好,八错八错!嘿嘿!

安诺继续向河边走去,哎,河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架起了一座木桥。古色古香的,拾级而上脚踩在木板上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很好听。站在桥中间,安诺向河里看去,她记得之前收进来不少的鱼虾的,那些鱼虾竟然还在,而且都长大了很多,也繁殖了不少小鱼苗小虾苗。诶呀,真是惊喜连连啊。有了这些,她的鱼群虾群还远吗?未来真的是太美好了!!

安诺站在桥上又看向草地,好家活,草地竟然增加到了原来的两倍大,而且野鸡和兔子已经变成了一大群,大概一两百只的样子。小猪也长大了,目测二百斤高高的。我去,这长得可够快的啊,难道这个空间的时间流速比外面快?那她在这里呆时间久了,不会也老得快吧!以后还是少进这里吧,不过现在她也不太清楚自己属于什么情况。如果要是再回到那个小婴儿的身体里,最好就要少进来。否则万一在里面睡一觉再出去一下子长大了,我去,吓死人的说!人家都是今年二十明年十八!到她这里正好相反,今天十六,明天二十!机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不能想了,那个画面太美好了,不忍心直视啊!!

丢开那些,安诺继续观察,只见草地上散落的到处都是鸡蛋,左一窝又一窝的,有的上面正趴着野鸡在孵蛋。有的母鸡不知道跑哪遛弯去了,空留一窝蛋在那里。还有不少都被踩碎或者直接被其它的鸡啄食吃了的。

诶呦,安诺这个心疼啊。安诺想着如果这些散落的鸡蛋能够自动收到河这边的空地上就好了。才一想完,只见那些鸡蛋真的就整齐的码在了河岸边的空地上。我去,太惊喜了有木有?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太神奇了!不敢相信了都。安诺摸着扑通扑通直跳的小心脏,哈哈这都是真的啊!好开心啊!

有人说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安诺这扇窗开的似乎有些大了点,嘿嘿,不过好喜欢!

安诺在空间里呆了好一阵子,她不知道自己再出去会是在哪里,从空间往外望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于是吃饱了感觉到无聊的安诺,找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地躺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一觉安诺睡的很舒服,睡醒了,伸了个懒腰,闻着空气里散着的水果的清香“早安,我的空间!早安,安诺!”活动活动身体,安诺信步来到小河边,捧起河水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好甜啊,这比那什么xx山泉好喝多了。

不知道外面是哪里?天亮了没有?安诺想着我要看外面,安诺的眼前立刻出现了一个画框,外面的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大概三四点钟的样子。可惜还是在那片墓地里,安诺闪身出了空间,一出空间,安诺的身体又开始透明了起来。

看着自己透明的身体,安诺叹了口气‘唉,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啊?还能不能再回去那个世界了?不知道那个世界的自己怎么样了?小安子,还有老奶一家怎么样了?不知道小安子最后打没打到鱼?’

安诺还有些担心如果自己不在了,那个小婴儿的身体,会不会死去。到时候不知道小安子会不会伤心?哎,她现在有些想念他了。不过再想也没有办法,她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回去。愁也没有办法啊,既然回不去了,那就在这边呆着吧!

安诺觉得自己不能老呆在这个墓地里,阴深深的,她一个女生呆这里怪可怕的。于是安诺决定离开这里。

安诺在外婆的墓碑前跪下磕了三个头“外婆,我走了,如果我能一直留在这个世上,我还会再来看您的。要是我还能再回到那个世界,我答应您,一定会好好的活着。再见了外婆!您老安息吧!”

安诺又走到自己的墓碑前,看着照片里自己甜甜的笑脸“我走了,你安息吧!我答应你无论如何都会好好的活下去,再见了”

安诺离开了墓园。她坐在一辆行驶的汽车车顶上,一路来到了市市中心。穿过拥挤的人群,抬起头看着天上挂着的太阳。她记得以前看的鬼片里,鬼不都是不能见光的吗?那她能见光,就说明她不是鬼喽!难道她是一缕魂魄?反正无论是什么都无所谓了,安诺耸耸肩,继续跟着人群到处游荡。

走着走着一抬头,安诺一愣,她竟然不知不觉来到盛世的楼下了。站在这里,她真是感慨良多啊!五年前,当她第一次站在这里的时候,看着那些穿梭在大门内外的高级白领,她对自己说,一定要努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在这里实现她的梦想,那时候的她是多么的志得意满。可是现实却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

钱不是万能的,可是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能的。古有为五斗米折腰的英雄汉,何况她这个尘埃里的一粒沙呢!安喏苦笑了一下。

过去的五年,她沉浸在林景琛编织的情网里不可自拔。虽然一再警告自己不可以爱上他,可是却又一次次沦陷在他的柔情里。心甘情愿的做他身边的小女人。

每天早上起来,安诺都会为林景琛选择搭配好今天要穿的衣物,然后为他做~爱心早餐。吃过早餐林景琛先送她去上学,然后他再去上班。

晚上,她会为他准备一桌色香味具全的晚餐,然后等着他回来。有的时候他晚上有应酬,她等着等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那时候林景琛会心疼的亲吻她,说她是小傻瓜。之后只要没有应酬他就会按时回家,同她一起吃晚饭,如果有应酬也会提前告诉她,不让她等他。骨子里就有些小女人的她,有的时候会错认为自己就是他的妻子,爱他,照顾他。

安诺为了能够帮到林景琛,还辅修了德语和法语,就因为林景琛曾经因为一份德语翻译文件皱眉头。

林景琛是一位绅士,他很注重生活的细节。无论是情人节还是安诺的生日,他都会亲自去挑选送给安诺的礼物。带着她过一个浪漫的夜晚。出差回来也会有礼物,偶尔还会买束鲜花送给她,带她去吃烛光晚餐。

生活的点点滴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五年一千八百二十五天,日日相对,夜夜相守,安诺以为即使最初林景琛不是因为爱她,而同她在一起,可是这么久了,即使阿猫阿狗也会产生感情的了,何况是人?而且林景琛对她呵护得那么无微不至,让她错认为他对她有情。可是现实却再一次狠狠地甩了她一个更加响亮的耳光。

林景琛的初恋情人回来了,他的最爱回来了。那个女人竟然同安诺有六七分相像。当年林景琛以一个穷小子的身份进大学学习。而像公主一样温柔美丽的汪雅丽,不在乎林景琛是个穷小子,毅然决然的与他相爱。正在两个人蜜里调油的时候,汪家知道了这件事,强行把汪雅丽送出了国,这一走就再也没有音讯。

自从那以后林景琛再也没有谈过恋爱。在他心里那份纯洁的爱情只属于他同汪雅丽的。那是一份不夹杂任何杂念的纯纯的感情。直道他遇到安诺。不光是因为安诺同汪雅丽长得相像,还有安诺眼里的那份纯粹和不含杂质的清明,都深深地吸引他不可自拔。

他们以那么一种方式在一起,在他还没有弄明白自己对安诺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时,汪雅丽回国了,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再次进入了他的生活。谁也没有想到,安诺会在那一天来公司找林景琛,并在办公室里撞见拥吻在一起的林景琛与汪雅丽。

被安诺撞见,林景琛他与别的女人亲热,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妻子撞见偷情的丈夫一样,十分难堪又懊恼。他当时恼羞成怒,对着傻掉的安诺吼“滚出去,没我的吩咐,以后不许来这里,滚”

那天安诺是去医院检查身体时,查出来自己怀孕了,原本就很忐忑,不知道林景琛会不会不想要这个孩子。为了孩子,最后她还是鼓起了勇气,来找林景琛。可是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之后一连三天林景琛都没有回家,安诺知道这一切真的结束了。一切的美好,不过是迷惑她的假象,原本以为的爱情,不过是着绚丽光彩的泡沫,不堪一击,一触即破。

她不想让自己变得更难堪,于是她选择主动离开。这样她觉得自己会比较有尊严一点,呵呵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好可笑。她以为她都选择自动放弃了,一切就都结束了。可是开始不是因为她开始,而结束也不会因为她结束。原来主动权从来都不在她的手里!回忆过往事,安诺再一次苦笑着摇了摇头。放过自己吧安诺,一切都过去了!

安诺继续随着人群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这座城市里,不,在这个空间里,她都如一块浮萍一般,再无依靠。

漫无目的地游荡了好久,安诺忽然想回家看看了,家,那个给了她无尽温暖的地方,她想回家了,回自己的家。念头一起,就怎么也拉不住。

她游荡到车站,看着站牌等到一辆开往她家方向的大巴车,随着人流上车晃晃荡荡的往家赶去。她们家住在公主坟那边,小时候动迁过一次,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不过就只她同外婆一起住,大小正好,习惯了并不觉得挤。

后来她做了林景琛的情人,搬去他的别墅里住,那么大的房子住的反而没有自家小房子舒服。也许,在她潜意识里,从来没有把那里当成家有关吧。

整个人穿过大门,进到熟悉的房间里,安诺恍惚了一下,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看着墙上挂着的外婆的照片,安诺的眼泪不自觉的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静静的在屋子里坐着,此时的安诺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想做,她就想这么安静的坐着,于是太阳落了又升,升了又落,不知道过去多久,安诺以为自己会成为雕像呢?

坐够了,站起身,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安诺有一股冲动,想把这些都收进空间里带走,不知道可不可以?想到就做,安诺一挥手,果然屋子里的东西不见了,再看空间里竟然在小河边出现了一栋房子,屋子里的东西竟然都收在了房子里。这个空间真是不断的刷新她的世界观,再不合理的事情到这里都变的合理了。呵呵管他呢,能收进来就好。于是安诺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收进了空间里。哇真是太好了!

看了看已经空空如也的屋子,安诺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了。安诺才一出小区门口,就听到守门的王叔叔同张大爷在说话,而且说话的内容竟然与自己有关,安诺好奇的走过去,原来他们说的是报纸上的一则新闻。林景琛的盛世集团收购了汪氏集团,而汪氏集团大小姐汪雅丽涉嫌谋杀盛世集团总裁夫人已被警方逮捕。汪雅丽不是林景琛的初恋情人吗?他怎么会?

安诺愣愣的看着报纸,有些茫然,她的仇这是报了?安诺以为,她会白白死去呢?太好了!太好了!还没等安诺高兴完,一阵眩晕,安诺又被吸进那个白雾里。茫然了一会,安诺向着一个方向急急地跑去,不知道这一次她会出现在哪里?不过,总会有一个结果不是吗?

白光出现在眼前,安诺急急冲了出去,冲出白光后,安诺整个人直直的撞进一个身体里,再次睁开眼,安承羽那张熟悉的大脸出现在眼前。终于回来了,安诺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看到安诺睁开双眼,安承羽一脸惊喜的说“诺诺,你总算醒了,吓死叔叔了,你都睡了一整天了,也不吃也不喝的,吓得我们以为你生病了,请来刘大爷给你看病。诶,还是刘大爷有办法,几针下去,你就醒了,刘大爷说你这是魇着了。以后我再也不敢带你去河边了,吓死叔叔了”说完还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

还没等安诺消化完安承羽说的话,安承羽就被人推一边去了,范婶子那张笑眯眯的慈祥的脸就出现在安诺面前,安诺看着范婶子露出甜甜的笑容“诶呦,我的小乖乖终于醒了啊,还对奶奶笑了呢!诶呦诶呦,这招人稀罕的。饿了吧,奶奶给你端奶去啊,等着啊!”说完范婶子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接着安诺就被老奶抱了起来“行了行了,都出去吧啊,孩子醒了就没事儿了。你们呆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都去吃饭吧。这里没事儿了。安小子去把那尿盆拿来,孩子一天都没拉尿了,不得憋啥样呢?”

听老奶说完,安诺才现屋子里站了好多的人,还有好几个不认识的,安诺也不了解现在的情况,只是知道又回到这里做她的小婴儿了,于是就咧开嘴冲着屋子里的人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诶呦诶呦诶呦,这小出儿,诶妈呀笑得这么开心啊!你认识我吗?我是你二奶奶!这丫头,太招人稀罕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看起来比范婶子年轻一些,长得有些艳丽的女人,弯下腰逗安诺。

安诺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心想‘这就是老奶的二儿媳妇啊!’听说他们一家都在省城住,估计这也是回来给老奶过大寿来了。那刚刚屋子里那几个陌生人,就是他们一家人了吧。

老奶家二儿子小时候被他爹带进城去玩,结果走丢了,被一个好心人收留了,那家人没有孩子对老奶二儿子特别好。后来老奶他们找过去,见他们都处出感情了,于是两家就认了干亲。后来那家老人去世也是老奶二儿子给摔的子孙盆,而且还留在了城里接了那家留下的生意,在那边结婚生子。解放后结束了生意进了工厂,现在一家人三代同堂,生活的挺好。

老奶把完安诺,把安诺放躺在炕上,这时范婶子也一只手端着奶,另一只手端着鸡蛋羹走了进来“来来来,咱们小诺诺的饭饭来喽,吃饭饭喽”

还别说,安诺真感到饿了。喝了一小碗奶,外加半碗鸡蛋羹,安诺没出息的吃撑了。打了一个饱嗝,才醒没多久安诺又开始犯迷糊了。迷迷糊糊中,安诺听他们说今晚安诺留在老奶这里睡,安承羽带着范建民几个小孩子回去他们家睡。家里回来人多了大概睡觉的地方不够了吧,睡着前安诺迷迷糊糊的想。

第二天老奶过大寿,家里人从一早上就开始忙活。那几个小崽子趁着大人忙活没空搭理他们的空档,刺溜儿钻进老奶的屋子“老奶,我们来看看小妹妹,我们听话,我们不打扰小妹妹就只是看看她”“对,我们就看看”一进屋,几个秃小蛋子,规规矩矩立正站一排,虽然是在看着老奶,可是那小眼神儿时不时的还偷偷好奇的瞧着安诺。

老奶看着这几个重孙子,呵呵呵呵的笑了“行了,正好咱们诺诺现在正醒着,你们同她玩玩,在说说话。但是不能伸手掐啊,小孩子脸皮薄着呢,一碰一个红印子,行了,都过来吧,老奶拿好吃的给你们吃啊”人一岁数大了,就特别喜欢小孩子,老奶也是,看到几个活蹦乱跳的重孙子,心里稀罕的不得了,赶忙开柜子,拿点心分给几个孩子吃。

几个小崽子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趴在炕沿上,好奇地看着安诺“哇,小妹妹可真好看。你们看她的眼睛黑溜溜的跟玻璃球似的。”一个长的圆眼睛圆脸圆鼻子,整个人都圆圆的八~九岁孩子看着安诺说。

“嗯嗯,是好看,像我家墙上贴的年画上那个小娃娃一样”“我家也有,我家墙上也贴了”“嗯嗯,小妹妹比我们班的田红红还好看”“嗯嗯,我讨厌死咱们班的那个田红红了,动不动就哭”

“就是就是,最讨厌女生娇娇气气的,还胆子小了吧唧的虫子都怕”“对对对,女生就是娇气,前几天我值日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撒到张小兰的衣服上,诶呀妈呀,不依不饶的,哭了一堂课,烦死人了,我又不是故意的,还上老师那里告我的状,老师还让我给他赔礼道歉。真烦人,我又不是故意的”“嗯嗯......”几个孩子歪楼歪天边去了,整个一个声讨女同学大会啊。

听着他们的童言童语,安诺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躺在那里静静地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先恐后的言。

这几个孩子谁是谁安诺不知道,不过都是老奶的重孙子就是了。老奶家这几个重孙子不像安诺之前看到的村子里那些孩子,一个个大鼻涕拉瞎,脏的跟个泥猴子似的。这几个孩子都很干净,穿的虽说不上很新但洗的十分干净。总之一句话,一看就不是乡下疯跑的淘小子,一看就是有过良好教育的城里娃。

“老奶,我能喂妹妹吃点心吗?你看妹妹都吧嗒嘴了,她一定馋了,也想吃了”另外一个看起来年纪最小,大概五六岁的样子的小子看着安诺吧嗒嘴,有些犹豫的看着老奶说道。他也喜欢吃点心,可是妹妹小,他得照顾妹妹,那他就勉为其难分给妹妹一些点心好了。

“小四,点心你留着吃吧,把我的点心给妹妹吃吧,我不爱吃点心,妹妹,你是不是也馋点心了,呐,这块给你吃”这里年纪最大的男孩把最小孩子的点心推回去,举起自己的手里的点心说道。

安诺听了只想翻白眼‘谁馋了,你才馋了呢,你全家都馋了!姐啥好吃的没吃过,会同你们几个臭小子抢点心吃,哼’安诺傲娇了,她才不会承认,看着他们吃得香甜,刚刚她真的有一丢丢的想吃了。

“呵呵,妹妹还小呢,还不能吃点心,你们吃啊,真是乖孩子”老奶欣慰的瞧着自家重孙子,都是好孩子啊!

“老奶,那小妹妹吃啥啊,我去给她找来”“我也去,我也去”“我知道厨房有好多好吃的,我去那里找”几个孩子争先恐后的举着手,要去给安诺拿吃的。

“呵呵。好了好了,妹妹不吃那些,妹妹只能喝奶,等她长大了你们在拿好吃的给他吃啊”安抚好几个重孙子,老奶一转头,现安诺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气“好了,你们啊出去玩去吧,妹妹困了,等妹妹醒了再来找妹妹玩吧”老奶又一人给了一块糖,把几个重孙子哄出了屋。

几个孩子走了,安诺再也挺不住睡着了。唉,这个婴儿的身体啊,就是爱犯困!

再次睁开眼睛,安诺现屋子里没有人。哎,人都哪去了?不会都出去吃饭了吧?还别说还真让安诺猜对了。现在范队长家的正屋里,院子里都摆上了桌子。每个桌上都坐着十多个人,正在那里大吃大喝呢。这还是第一悠,都是村里的男人和老人。还有一悠是女人和孩子,正等着呢。

这时候农村有个红白喜事过大寿啥的,每家拿一点礼,几毛钱什么的就一家子都去吃。不但吃还拿,一年到头吃不到荤腥,都借着这个机会,吃个够。个顶个那简直就没有个吃相。

今天因为是队长老娘过大寿,所以村民的礼,稍微重了一点点。而且今天的菜色不错,主要是安承羽那些鱼出了力了。红烧鱼,炸小鱼,鱼酱,鱼汤炖豆腐,猪肉炖白菜粉条,萝卜丸子,拍黄瓜,肉沫茄子一共八个菜。量都足足的,配上玉米面的大饼子,我去,大家伙都敞开了量吃啊。据安承羽后来跟安诺学啊,那哪儿是吃饭啊,跟抢似的,下手稍微慢一点,你再看啥都没有了。可是开了眼界了!

无论如何,今天的席面大家都很满意,油水都足足的,尤其是大家伙都好久没吃到鱼,那河里的鱼都快被他们打绝了,没想到安承羽那小子还能打上来这么老些鱼。今天可是解了馋了。酒足饭饱后都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安诺这边还没有醒多一会儿,范婶子就扶着老奶走了进来,看到安诺正睁着大眼睛躺在那里自己玩呢,高兴的冲着老奶说“娘还真说着了,诺诺这孩子真的醒了。诺诺醒了啊,来奶奶给你把尿啊,一会儿啊,奶奶给你喂鱼汤喝啊,可鲜灵着呢”

喝着奶白色的鱼汤,安诺开心的直吧唧嘴。真是太好喝了,真鲜啊!喝了一小碗鱼汤,安诺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爽,太爽了!

看到安诺一副满足的小模样,老奶和范婶子被逗得直乐“娘啊,看来咱们诺诺还是个小馋丫头呢!”

老奶也笑眯眯的点着头说“能吃好啊,能吃是福,咱家诺诺那是有大福气的。”

“嗯嗯,娘说得对,咱家诺诺,一看就是有福气的。是不是啊,诺诺。”范婶子一边说一边逗着安诺。

安诺很给面子的咯咯咯咯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在心里得意‘那是当然喽,我可是有后福的,要不然怎么都死了还能重生不说还带着一个种植空间,在这个缺衣少吃的年代,咱是饿不着,这还不是有福,那什么才是有福呢!’想着安诺笑的更欢实了‘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乐极生悲的就是,笑得太得意,安诺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咳咳咳”安诺一个劲儿的咳嗽。

“诶呦诶呦,这小疯丫头,来奶奶给你拍拍,好了好了,招罪了啊,不难受不难受啊”范婶子抱起安诺,让她趴在她的肩膀上,然后轻拍安诺的后背。缓了好一会儿,安诺才好起来。这倒霉催的孩子啊!可咋整!

“行了以后可别再逗这孩子了,小脸都咳红了,再把泼尿,就该睡觉了,多睡觉长身体”老奶把安诺的褥子铺好,吩咐范婶子再给安诺把把尿。

解决完生理问题,安诺躺在炕上,心里这个悔啊‘该,叫你得瑟,自己都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也真够奇葩的啦。诶呦,这张老脸啊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行了,你也别管我了,你去前屋看看吧。估计现在也差不多该吃完了,去收拾去吧”

“那行,娘你也躺着歇歇,今天您老也累够呛”

“我没事儿,我啥也没干,我累啥啊,倒是你们都没少挨累,等收拾好了也都好好歇息歇息。以后可不过什么大寿了,真是折腾人,这一次花费不老少吧,等都走了娘补贴给你啊”

“您老啊就别抄那份心了,儿孙们孝敬您的那点东西,您就好好留着,想吃啥就买啥,亏了谁也不能亏了您,也没费啥,鱼都是安小子自己打的。哎,今儿个多亏了这孩子,这席面硬生生上了一个档次,都说好吃”

“那孩子是个好的,咱们可不能亏待了这俩孩子。赶明个你把老二拿的那块布拿出来,给安小子再做两身衣服套棉袄穿,我看他个子好像又长了,鞋也再做两双大的,诺诺的东西不用你,我就能做。以后让爱国多照顾照顾安小子,别让他在外面受了屈。”

“哎,都听娘的,那您老歇息吧,我出去了”说完范婶子转身出去了。

安诺在老奶他们说话的时候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睡着前还在想‘这个时代的人实在是太淳朴善良了,对他们这两个跟孤儿差不多孩子能这么好,这份情她要记在心里一辈子,什么时候都不能忘,等到她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一家’握拳!

等安诺在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快黑了。队长叔家的两个儿子还有老奶二儿子一家因为都要赶回去上班,所以下午收拾完就都走了。二爷爷家要赶晚上的火车回城里。原本热热闹闹的家,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起来。安诺现老奶没什么精神,毕竟年岁大了,不经折腾。再说好容易看到二儿子一家,结果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离得这么远,说不惦记不可能。老人家怕寂寞,所以才喜欢儿女绕膝的感觉吧!

吃了晚饭,安承羽要抱安诺回去“婶子,忙活了这一天你们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诺诺我就抱回去了。我看老奶的精神头不是很足,让她老人家好好休息休息一晚,诺诺这几天没少折腾她老人家”

“那行,天有点黑了,我让建民提个灯笼送你们回去。回去洗洗早点睡,啊”范婶子叮嘱了安承羽一番,就放他们走了。

安诺才睡醒没多久也不困,趴在安承羽的背上,听着安承羽与范建民一边走一边说话“安小子,等你休息好了,这几天咱再早起去打鱼呗!那天你可神了啊,就你那破网,一下子打上来那么老些鱼。用我家的好网,估计还能打的更多。到时候除了留家里吃的,咱俩拿去县城卖去,换俩零花钱花花,你看咋样?”

“行啊,你定日子,那天都成。到时候把诺诺留老奶那睡一晚上,你跟我到我家睡,咱俩半夜就得去”安承羽也有些小兴奋,很快就答应了。

“行,咱就这么定了啊,嘿嘿”似乎想到了美事儿,范建民忍不住嘿嘿乐了两声。

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那天安承羽没少打到鱼。安诺有些纳闷,她可记得那天她昏迷前,安承羽根本没打上来两条啊。怎么回事儿啊,难不成是因为小安子一下子人品大爆了,鱼都排着队往他网里钻?安诺根本没有意识到,安承羽能够打到鱼根本就是因为她的缘故。她还不懂得什么是精神力,那些鱼都是受她精神力的控制才钻进渔网的。如果凭安承羽自己啊,猴年马月也打不上来那么老些鱼!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