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在六零年代 > 第36章

第36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忙碌完最后分钱的事情,现在村里再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安承羽也可以回家休冬假了。既然安承羽休息了,安诺也就不用再呆在老奶这里了,可以同安承羽回家了。

一听说安承羽要把安诺接回去,老奶一家人都特别的不舍,都眼泪吧擦的。范婶子和老奶一起把给安诺做的衣服啥的收拾出来,不收拾不知道,一收拾吓一跳,原来安诺来的时候只有少少的几件衣服,现在,棉袄外套,罩衣围嘴,单帽子棉帽子,单鞋棉鞋,薄被子厚被子,我去,摊了一炕。打了两个大包才装下。还有一篮子满满的鸡蛋。

看到这些,安承羽眼睛都红了,鼻子酸酸的。安诺的亲姥姥家对她不闻不问,可是老奶一家两室旁人却对安诺如此的好,比亲生的还好。这份情太深太深了!安承羽紧抿着嘴唇,他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说什么也表达不出来他现在的感激之情,言语有的时候感觉太单薄了。他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忘记对他好的人,将来也要让诺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户人家,自内心的爱护过她,他们永远不要忘记。

安诺自家人知自家事,她每天都看着老奶为她做东西,原本还没太在意,现在也被那两大包的东西吓了一跳。安诺现在是小孩子,眼窝浅,一激动眼泪就下来了,安诺紧紧搂着老奶的脖子,哽咽着喊着“奶,奶,奶”

原本还伤心难过的一家人,忽然都吃惊的看着安诺。老奶也后知后觉的瞪大了眼睛,把安诺从自己怀里摘出来,一脸惊喜的看着安诺“丫头,再叫一声,再叫一声”说完期盼的看着安诺。

安诺有些懵,这是咋了,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傻傻的看着老奶,心想着‘这是什么情况啊,翻篇太快了吧,现在不是应该依依不舍的离别戏码吗,怎么一下子跳到喊人环节了?戏码过的太过,有点反应无能啊~~’她没注意,她刚才太激动了,忘了不能说话了,叫了几声奶。五个多月快六个月的孩子会说话,这是什么情况?没听说过啊,一般说话早的孩子,也得七八个月的时候才开始往外冒话吧。所以现在这家里除了安承羽知道安诺早就会说话以外,其他人都一脸惊喜的看着安诺。

看着安诺傻乎乎的样子,似乎没明白自己的意思,老奶又开始诱导安诺“诺诺,来,叫一声奶,叫奶奶”

安诺张了张嘴‘妈蛋的,姐刚才一激动,说话了?我现在是该说话还是不该说话呢?好纠结’安承羽快被自家小侄女那傻样蠢哭了,心话‘得瑟吧,你倒是说话啊,诶呦,这孩子咋这不让人省心呢’

范婶子也凑上来,笑眯眯的看着安诺“诺诺,叫奶奶,奶奶给诺诺拿香香”说完举起手,她手里拿着一根江米条。这江米条是她特意让范队长,去县城送猪肉的时候,在供销社买的,就为了给安诺磨牙用。

“奶,奶”安诺看着江米条笑呵呵的喊了两声奶,然后伸出小胖手就要去抓江米条。做出一副为了好吃的才喊人的样子。

范婶子听到安诺喊奶奶,诶呦,心里乐开了花,把江米条往安诺手里一塞,又开始逗安诺“诺诺,再喊两声奶,快”

安诺假装被手里的江米条吸引,不再理会范婶子。安诺余光看到老奶有些失望的眼神,连忙笑眯眯的转过头,把手里的江米条送到老奶嘴边“奶,奶,吃”看到老奶笑开花的脸,安诺想一个也是养一群也是放,都会喊奶了,再说个吃也没什么吧,是吧是吧!

老奶乐呵呵的把安诺的手又推回到安诺的嘴边“乖乖,老奶不吃,咱们诺诺吃啊”然后安诺果然啃着手里的江米条,不再理会上串下跳一个劲儿让她喊叔叔的范建民。

安承羽心里撇撇嘴‘这小骗子,看吧看吧,大家都被这小丫头给骗了。这丫头,猴精猴精的,唉,你们这些善良的人们啊’安承羽现在有一种大家都醉我独醒的感觉。

被安诺会说话了,这一惊喜一打岔,原本因为离别的伤感也都没有了。告别了依依不舍的老奶一家,安承羽抱着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安诺,同扛着俩大包拎着俩篮子的范建民,一起往家走去。

安承羽他们一走,范婶子坐在炕上唉声叹气的,原本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冷清了起来。范队长看着自家媳妇的样子,磕了磕烟袋锅子“行了,孩子离的也不远,没事儿你常去看看,就两步道的事儿。有啥愁眉苦脸的,行了行了,别让娘看到,娘心里也不得劲儿。”

“嗯,我也不放心那俩孩子自己在家,我是得常去看看。老了老了倒想有个孩子在身边闹哄闹哄了,唉,不想了,我去陪陪娘去”说着范婶子起身进屋陪老奶去了。

人老了就怕寂寞,有个小孩子在身边闹闹,他不但不觉得烦,还非常高兴。范婶子家的几个孙子都没在她身边长大,她想含饴弄孙都不行。再说她同老奶都特别稀罕丫头,安诺的到来正好填补了他们的空虚,是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了,所以他们把对自家孙子的爱转移到了安诺身上,把她当亲孙女般疼爱。现在孩子一下子走了,她们得闪一下,不过慢慢就会好的,再说了离得这么近,安承羽知道老奶喜欢安诺,会常抱她来看老奶的。即使安承羽不带安诺来,安诺也会央求他带她来的,安诺现在已经把老奶一家人当作自己的亲人了,安诺是个十分看重亲情的人,只要她认定的亲人,即使没有血亲关系,那也是她的亲人。

安承羽三人回到家,一进屋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安承羽老早就把屋子烧的热呼呼的,就怕把安诺再冻病了。上一次安诺生病他现在还心有余悸呢。安承羽把包的严严实实的安诺从包被里抱出来,放到炕上。

“诺诺,自己先玩啊,叔叔陪建民叔叔收拾收拾东西,一会儿叔叔给你蒸蛋蛋吃啊”说完安承羽就去帮范建民收拾范婶子让范建民提的两个篮子。其中一个篮子里全是鸡蛋,大概有二三十个,另一个篮子里有一块五六斤重的五花肉,晒好的木耳蘑菇,一颗酸菜,一棵白菜,一个萝卜咸菜,一小把雪里红咸菜。还有一油纸袋江米条,这是给安诺留着磨牙的。

现在安诺正长牙的时候,牙床特别痒痒,总想咬点什么磨磨去养,范婶子见安诺总是咬手指头,怕把手指头咬坏了,于是就让范队长给买了江米条,让安诺平时拿这个磨牙,把她的手解救出来了。现在买江米条这种点心不容易,不但要钱,还要粮票。江米条在这个时代里属于奢侈食品了,一般老百姓家里根本舍不得买。

安承羽看到这一袋子江米条愣了,他原本看范婶子给安诺吃的时候,也没在意,上次去县城送任务猪,他陪队长叔去供销社买的,那时候他就再想这玩扔可真贵,又要钱又要粮票的。以为老奶喜欢吃呢,想着等老奶吃完了,他也来给老奶买,没想到却是买给安诺的。

对于队长叔家的一片情,安承羽只能默默地记在心里。他现在没有能力,等他有能力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

俩人收拾完东西,原本安承羽想留范建民中午在这里吃饭的,可是范建民说啥也不愿意“得了,我可不在你家吃,我先回去了,哪天找你玩儿啊,过几天他们要去林子里套兔子,到时候我来喊你咱一起去啊”

“那行,到时候你别忘了喊我啊”安承羽见范建民要走也没拦他,他自己的厨艺他知道,只能做熟,好吃不好吃吗,那就见仁见智了呵呵呵。

“放心吧,落(la)不下你,我走了啊,诺诺,建民叔叔走了啊,再见,再见再见”安诺趴在炕上,举起手,同范建民摆手再见。

安承羽出去送走范建民,把大门关好锁上,进屋一看,安诺坐在炕中间,在她四周围放着好几种水果,有的安承羽见都没见过,别说吃了。安承羽瞪大眼睛看着安诺,确切的说是安诺身边的水果,自从安诺留在老奶那里,安承羽就再也没吃过水果了,说不馋那是骗人的,可是他也不能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而把安诺置于危险之中啊,说以他一直忍着来着。

话说安诺自己也是好久没吃水果了,而且空间里又曾加了那么多种新水果,光看着吃不到,好痛苦的说。现在好了回家了,她可以随便拿出吃的来了,不怕被别人现了。而且,她家小安子这么久没吃水果估计也馋了,俩吃货的脑回路终于在一个波段上了,此时他们都在看着水果,到底先吃哪一个好呢?好纠结!纠结个屁啊,大冬天的啊,连个绿影都见不着啊,你们俩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竟然躺在温暖的屋子里吃水果?我去,太奢侈了!

香蕉苹果桃子都给安承羽吃,安诺把这三样扒拉到安承羽面前,橙子?这个好补充维生素c,指挥安承羽把橙子切了,然后安诺两只小胖手捧着橙子瓣吸起橙汁来‘哇,酸酸甜甜的,肉嫩多汁,好好吃哦’安诺享受的直眯眼。

安承羽吃过橘子但是没吃过橙子,第一次吃也被橙子的味道征服了“诺诺这个跟橘子似的水果真好吃,它叫什么?”安诺鄙视了安承羽一眼,傲娇的指着橙子说“层子,层子?”安诺不出卷舌橙的音,憋了半天脸通红,气的把手里被吸干汁水的橙子扔了。

安承羽看安诺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实在憋不住哈哈哈的笑起来“咳咳咳”乐极生悲,被一口橙子汁呛到气管里了,咳咳咳一顿喝嗽,也被憋得脸通红。得,这俩二货,叫你们得瑟,现在是大哥不笑话二哥了,半斤对八两。

吃得差不多了,安诺把吃剩下的果皮还有水果收进空间里,再好的水果也不能多吃,她还小呢脾胃消化不好,吃多了伤身体。

安承羽去打来热水,俩个人都洗干净手脸,躺在炕上,迷迷糊糊的都睡着了。吃饱了就睡,这俩是在养猪呢吧!是吧是吧!

睡了一大觉起来,安承羽给安诺热了羊奶,又蒸了一小盆鸡蛋羹,安诺喝了一小碗羊奶,吃了三勺蛋羹就再也吃不进去了。安承羽把安诺剩的羊奶喝了,又把蛋羹吃的一滴不剩,拍拍肚子饱了。

吃饱喝足,安诺指着报纸让安承羽教她认字。好久没学了,安承羽怕安诺把之前学的忘了,于是打算重新教。安诺鄙视的翻了个白眼心话‘小看姐了不是,看姐怎么瞬间把你秒成渣渣,哼’于是没等安承羽念呢,安诺自己就伸着小胖手,一个字一个字念起来。

安承羽没想到安诺的记性这么好,话说他自己这么小的时候在做什么?记忆太久远了完全没印象了,他记得刚上学那会儿,还总会因为记不住生字被老师罚呢!我去,那时候他几岁,六岁?七岁?他们家诺诺现在几岁?五个多月快六个月,天啊神童有木有?安承羽兴奋了,抱起安诺呗呗呗,在她脸上亲了好几口,又抱着安诺在地上转起圈来。一边转一边嘴里还不停的说“天啊,我们家诺诺是小神童,我们家的小神童是诺诺...”

安诺被安承羽人来疯弄懵了,又被安承羽转的有些晕,半天没缓过来劲儿,等反应过劲儿来,抬手就给了安承羽一嘴巴,啪的一声,别说还挺响。安承羽被打懵了,站住身傻愣愣的看着安诺“诺诺...”安诺捂着脑袋,只说了一个字“晕”安承羽吓得连忙把安诺放到炕上“内个,诺诺叔叔不是故意的,就是太兴奋了,你还好吧,还晕不晕,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就不晕了啊”

接下来的教学就很顺利了,安承羽也不会一惊一咋的了,不过碰到安承羽也不认识的字,安承羽就尴尬了,看着安承羽支支吾吾半天念不出来,安诺就知道这小子也不认识,她自己到认识,可是她得装不认识啊,哎,真愁人。安诺可不管安承羽尴尬不尴尬,她就指着安承羽不认识的字,睁着大眼睛迷惑的看着安承羽,原本安承羽还想蒙混过去呢,他那小心思瞬间被安诺秒得渣都不剩,只好低着头承认自己也不认识“诺诺,对不起啊,这个字叔叔也不认识。要不这样,哪天叔叔去县城,买本新华字典回来,叔叔学会了再教你念行吗?”

安诺看安承羽一脸期盼的看着她,于是点点头,不过不是过几天而是“明,天,去”

安承羽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安诺“诺诺,县城离这边可远了冬天路滑不好走,要去县城半夜就得走,第二天上午才能到,买了东西再赶回来,回到家就得晚上了。叔叔去了,你怎么办啊?总不能才把你从队长叔家接回来,再把你送回去吧?而且放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啊,屋子没人烧,得冻死个人”

安诺想了想,学习这种事儿千万不能拖,虽然现在才六二年,离恢复高考还有十五年的时间,可是要知道学习这种事只要你一放下,再捡起来就难了。学习是一件不断积累的过程,看安承羽这样子估计初中都没毕业,现在不学习,等到十几年后,估计那点知识都还给老师了。不行,明天就让他买字典去,先把字认全了,其他的等她长大点在想办法。

于是安诺决定去老奶家“去,奶,家”安诺态度坚决,安承羽都快哭了,这小祖奶奶啊,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啊,不过安承羽拗不过安诺,于是刚刚回去一上午的安诺小盆友,又包袱款款的回到老奶这里。

“安小子,你说你要去县城?这大冷的天,冰天雪地的你去干嘛啊?”范婶子一听安承羽要去县城,皱着眉问道。

“我想去县里新华书店买本字典,我今天读报纸现有好多字都不认识,我想查字典把字认全了”安承羽对于自己有不认识的字感到特不好意思。

“就为了这个大老远的要跑去县城?你知不知道这一去一回得多长时间啊,再说了冬天走夜路也不安全,万一林子里出来个狼啥的可咋整,不行你不能去”范婶子不放心的说道。

”娘,我同安承羽一起去,没事儿的,顺便还能去看看我大哥二哥。你上次不是还说要给我哥他们送点猪肉去吗。正好我给送去“范建民听说安承羽要去县城,立马强烈要求跟着去。

安诺一听去县城有可能遇到狼,吓了一跳,天啊,这可不行,那还是别去了,太危险了。

这时范队长从外面进来,看到安承羽和安诺也在一愣。心说这俩孩子不才回去吗?咋又来了?不会是诺诺又生病了吧?于是队长叔连忙看向安诺,见安诺小脸红扑扑的一脸健康的样子,根本不像是生病了,于是这才放下了心。

“你们这是在说啥啊,这么热闹?”队长叔看着安承羽他们问道。

“安小子要去县城买字典,三小子也要跟着去,我不放心,这不正劝他不要去呢”范婶子解释道。

一听说要去县城,队长叔乐了,心说咋就这么巧呢“正好有几家要去县城卖东西,老找我要借队里的马车,我同意了,一会儿三小子去跟你大牛哥说一声,加上你们俩”

范建民一听乐得直蹦高“太好了,太好了,走,承宇,咱俩去找大牛哥去”范建民拉着安承羽就往外走。

“安小子晚上就在这儿跟咱家三小子挤一宿吧,就别回去睡了。估计大半夜就得走”范婶子对安承羽说道。

“哎,知道了婶子”说完,安承羽也兴奋的同范建民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俩个人还在嘀咕着什么,不知道说什么好笑的事情了,一会儿又哈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这俩小子兴高采烈的走了,范婶子也开始忙乎起来了,她现在要去收拾给俩儿子带的东西。东西不老少呢,可得收拾一会儿。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