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在六零年代 > 第38章

第38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回去的车上每个人的东西也没减少,把卖的东西卖了,还得买一些生活用品,出来一趟不容易,该买的都得买一些回去,林林总总的堆了半车厢。小说.しxs. co几个人仍然挤在一起坐着,天冷风大,都把帽子压得低低的整个人蜷缩在一起,这样能暖喝一点。一路无话,颠颠的往回走。因为中午吃饱了,又穿的暖和,安承羽和范建民在车上一颠一颠的就开始犯迷糊。刚要睡着,就被旁边的人推醒“醒醒,别睡啊,这大冷的天,睡着了容易得病,忍着点吧啊”

“谢谢了,王大哥,你不叫我我真差点睡着了”安承羽谢过好心的王大哥,又把身边的范建民推醒。这天儿也太冷了,吹出的哈气在帽子四周都结成一层白霜。吸进肺里的空气都感觉带着一股子冰碴子,刺得生疼。

一路颠簸的回到家,天已经黑了。有的家吃饭早的,为了省油灯,都睡下了。安承羽也没回家,直接同范建民一起去了队长叔家。

俩人一进院门,看见屋子里还亮着灯,就知道队长叔还有范婶子他们都没有睡,还在等着他们。俩人在屋前跺了跺脚,把脚上的雪跺下去,拉开门走了进去。一进屋,一股热气冲来,俩人在外面冻久了,冷不丁一股热气扑来,都不自觉的哆嗦了几下,阿嚏阿嚏的打了俩个喷嚏。

“咋了,冻感冒了?快溜的,把衣服鞋拖了上炕暖和暖和。这大冬天的可是遭了罪了”说着范婶子接过俩人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又赶紧过来帮他们把衣服脱了,催促他们快点脱鞋上炕暖和暖和。

“你俩先暖和着啊,我去给你们热饭去,都是现成的一会就得,等着啊,马上就好”说着范婶子就去了厨房热饭去了。

狼吞虎咽的吃完饭,俩人这才缓过劲儿来。吃饱喝足了,范建民的精神头也来了,开始手舞足蹈的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说到吃红烧肉,范建民更来劲儿了,抹了一下下巴处不存在的口水“娘啊,你是不知道,那红烧肉那个香啊,那是吃一块想第二块,根本停不下来嘴啊。那肉亮红亮红的,甜咸香糯,吃在嘴里,满嘴流油啊,香,太香了。啊,对了,我们还买了两份带回来了,没东西装,承宇去买了一个新饭盒才装回来。留着给我爹下酒吃,你吃就知道了,老香了”

闻言,范婶子打开桌子上那个铝制饭盒,满满一饭盒的肉,因为天冷已经凝固在了一起。不过一开饭盒,还是能闻到一股子肉香的。看着满满一饭盒的红烧肉,范婶子心里有点小感动,孩子们出去吃好吃的,还不忘惦记家里“你们吃就吃了,干嘛还买回来啊,省下来钱自己买点喜欢的东西多好。我们岁数大了,啥好吃不好吃的,有口吃的就行了。行了,买就买吧,等明天娘给你们热热吃。”说着端着饭盒送到外面冻上,免得放屋里太热,再坏了。

安承羽也暖和的差不多了,拎起桌上的点心,起身进了老奶的屋子“老奶,您还没睡呢?我们回来吵到您了吧”一进屋,安承羽就看到老奶在炕沿边坐着,安诺也没睡躺在那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呀,诺诺也没睡啊,叔叔回来了,想叔叔了没,叔叔给诺诺和老奶买好吃的点心了,想不想吃啊”安承羽抬起手中的油纸包,逗着安诺。安诺回了安承羽一个无齿的笑容。

“老奶,这里是绿豆糕和长白糕,您留着平时饿的时候吃,售货员说了这点心软和,正适合您吃。您吃吧,别省着,吃没了我还给您买啊”说完把点心放到炕沿上。

“花这冤枉钱干啥,我不爱吃点心,拿回去给诺诺吃吧,啊”

“诺诺还有呢,这点心我买了两份,这份是您的,我也不知道您老喜欢吃啥,要是不喜欢,咱下次买别的”

“你这孩子,以后可不行花这冤枉钱了啊,赚钱不容易,你还得养诺诺呢,有钱就多攒点,以后啊用钱的地方多了。老奶年纪大了,多吃一口少吃一口没啥,你们还年轻,得多吃点好的,身体养得棒棒的,才有力气干活养家”老奶语重心长的说着。

“嗯,我都听您的,我会好好的把诺诺养大的。绝对不会苦了她的,您老放心”安承羽保证道。

“嗯,你是个懂事儿的好孩子,老奶相信你。行了,这点心老奶收下了,累了一天了,快去洗洗睡觉吧,有什么话咱明天再唠啊。”老奶把点心收到柜子里,催促安承羽快去休息。

“哎,那我出去了。诺诺叔叔去睡觉了啊,你也早点睡吧,明天叔叔再来看你啊”说完安承羽转身走了。

安诺其实早就困的不行了,可是安承羽还没回来,她有点不放心,所以就一直忍着没睡,现在看到安承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心也踏实了,打了一个哈欠,安诺闭上眼睛甜甜的睡着了。

安承羽把买来的酒和护手油递给范婶子“婶子,这酒是给队长叔喝的,这护手油是给您抹手的,您看您的手都干裂了。售货员告诉我,抹上它养一冬天,干裂的手差不多就会好的。”

接过安承羽递过来的护手油,范婶子眼窝直泛酸,这孩子也太懂事儿了,好容易出趟门,还给家里人都买了东西,东西不在多少,在于这份心,看着自家站在那里就知道傻乐呵的三儿子,同样年纪,人情世故啥的,跟家人安小子没法比啊,自家那个就是没长大的傻小子。

“你这孩子,我这手跟个老树皮似的,哪用的着这么精贵的玩扔啊,给我用都白瞎了,你拿回去给诺诺用吧。”

“瞧您说的,啥白瞎啦,给您用正对,诺诺太小不能用。您快收着吧,这是我孝敬您的,您要是不收着,就是嫌弃它了”说着一脸委屈的范婶子。

“去,竟作怪,好了好了,我这老树皮的手啊,今儿个托咱们安小子的福,也用一回这精贵玩扔。呵呵呵呵”说着范婶子宝贝似的把护手油放到了柜子里。

“好了好了,太晚了,厨房有热水,去洗洗,再烫烫脚,好好睡一觉,又冷又累的折腾了一天了,去睡吧”说完范婶子就赶安承羽跟着范建民去他屋睡觉去了。说真的折腾着一大天,真是又累又困。洗漱好,又烫了脚,俩人倒炕就睡,实在是太困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起来,安承羽趁着出去跑步的机会,回家把炕烧热乎了,一会儿等诺诺回来,不至于冻到。原本打算一早就回来,可是范婶子硬留他们吃过了午饭才走,中午范婶子把他们带回来的红烧肉热了,又炖了一个酸菜粉条,就着大饼子,一家人都吃的肚子溜圆。队长叔也破例中午喝了二两烧刀子,队长叔讲话了‘不喝点,对不起俩孩子的一片孝心’范婶子撇撇嘴“我看你是酒瘾犯了吧,呵呵”

安诺也借老奶的光,吃到一小块红烧肉,老奶说让她甜甜嘴。吃着嘴里的红烧肉,香,实在是太香了!幸福来得这么突然,安诺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圆满了。

吃过午饭,安承羽抱着安诺告别队长叔一家,回家了。临走前同范建民约好,每天下午去他家学认字。队长叔自从听说自家儿子要跟着安承羽学习认字,就一直用带着欣慰的眼神看着自己三小子,把范建民看得毛毛的。心说‘他家老爹这是咋的啦,这么看着他,怪慎得慌的’

回到家,安承羽把新买的字典拿了出来,安诺翻开字典一看,愣了。她记得她小时候用的字典都是有汉语拼音的啊,可是这本字典从头到尾一个拼音的影子都没有。这就不说了,这本字典里竟然都是繁体字,尼玛,你让一个学了二十多年简体字的人,现在回来学繁体字?真是虐了狗了!

不过还好,安诺刚上大学的时候,她寝室里有一个女生迷上一个高年级学长,不知道从哪里知道那个学长超迷繁体字,于是那个女生每天就开始学习繁体字,而且还丧心病狂的逼着同寝室的其他人一起跟着她学,说什么这叫好哥们讲义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女生追学长那段时间,他们寝,无论是记笔记,短信,上网,都必须用繁体字。我去,说起来都是泪啊,往事真真是不堪回啊!

安诺翻了翻,这里面有三分之一的字安诺都不认识。没有拼音拼不出字念啥,这字典买来啥用啊,安诺这个愁啊。

安承羽看着安诺在那里翻着字典,一会皱眉,一会呆的,好奇地走过去“诺诺,怎么了?”

安诺想说,她特么坑爹的变成半文盲了可以吗?不认识繁体字你造吗?安诺感觉脑中有无数羊驼狂奔而去......

从这以后,每天下午,被虐的不止安诺一个,还加上了范建民。安诺还好点,有些字大部分她是认识的,只是装作不认识。可是范建民就完了,它本身不认识字,一来就是笔画多的繁体字,每天他不单要被安承羽虐,还要被安诺虐,他特么这是虐虐更健康吗?是吗是吗?

事情是这样的,每天下午范建民都会准时到安承羽这里来学习汉字。这时候咱们安诺小盆友就会坐在自家叔叔怀里,一边玩一边跟着学。然后就是刚学完的字不大一会儿再问范建民,结果他就忘了,不认识了,这时候咱们安诺小盆友十分欠扁的把那个字念出来,然后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范建民。

而且安承羽还不厚道的进行补刀“看咱们诺诺都认识”

范建民老脸红的呦,快赶红绿灯了。你说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奶娃子比下去了,要他怎么活啊,没脸见人了都。不过被安诺这么一虐,哎,原本还对学字不太上心的范建民,这下子鼓足了劲儿想要学习了,一天天的小生字本不离身,一会拿出来看看,看完了又在地上写写。还别说几天下来字还真让他记住不少。

范婶子每次来看安诺,都会抱着安诺调侃范建民“我说三小子啊,可别让咱们诺诺比下去啊,到时候可就丢人丢姥姥家去了啊,呵呵呵呵”

这时候安诺都会十分配合的说着“丢,丢,丢”然后开始拍手咯咯咯的乐。

“好你个小丫头,竟然敢笑话建民叔叔啊,看我不收拾你”说着状似要扑过来抓安诺,范婶子抱着安诺四处躲着范建民,就是不让他抓到,这时屋子里就会传出安诺银铃般欢快的笑声。

安诺上一世可以说没有童年,那时候外婆为了养活她,一天不停歇的干活,根本没有力气再哄她玩。这一世,虽然依然没有父母,可是她多了范婶子这一家的亲人,他们爱护她,照顾她,让她体会到了亲情与温暖。安诺十分庆幸自己能够重活一世,遇到这么善良的一家人。今生,遇到你们,真好!!

日子就这么简单而充实的过着,这天范建民来学习的时候同安承羽定好明天早上进林子打兔子去。安诺一听要进林子,心里就活动开了。她现在空间里的野鸡和兔子都泛滥了,每种都有二三百只的样子,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安诺想她是不是应该把空间里的野鸡和兔子放林子里一些啊,这样一来能缓解缓解空间里的数量,二来也可以让村民多打些野味,给家里添个肉菜啥的,或者卖了也增加些收入不是。

可是安诺现在还不会走,她也进不了林子里啊!怎么办?正想着,一抬头看到安承羽,有了!

“安,安,安”安诺喊着安承羽。安承羽对于自家小侄女不喊自己叔叔,表示很怨念。可是无论他怎么纠正,安诺都不喊他叔叔,只喊“安,安”有一次竟然喊他“小,安,子”安承羽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小安子,我去,这名字好像旧社会宫里公公的名字啊。安承羽内牛满面,这都是一把辛酸泪啊!最后安承羽妥协了,他胳膊拗不过大腿,无论他说出大天来,安诺都不理他那胡子,照喊不误。

认命了的安承羽,听到自家小侄女的召唤,立马跑过来“诺诺,叫叔叔有什么事情吗?”

安诺点点头,用手指指外面“去,林,子,我”

安承羽有些没听明白“诺诺,去林子?谁啊?”

安诺翻了一个白眼“我”“你去?干嘛去啊,大冷的天,不行不行”安承羽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这大冷的天,冰天雪地的,去林子?别闹了,他可不能带安诺去,就像上次带安诺去打鱼,回来就病了,他吓都吓死了,现在去林子开什么玩笑,出啥事儿咋整。

安诺看安承羽态度坚决,有些头疼,怎么办呢?她不去,那些野鸡兔子没法放到林子里啊!有了,安诺伸出手让安承羽抱着她,安承羽才抱住安诺,忽然从安诺胸前飞出一只野鸡,扑棱棱挥舞着翅膀,掉落在地上。安承羽傻眼了,以前诺诺变东西,可从来没有变过活物啊,这可是活的,活的,活的,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安承羽指着地上扑棱的野鸡,磕磕巴巴的说“诺,诺诺,这,这是,怎么,怎么回事啊?”

安诺撇撇嘴“变,多多”说完又飞出来一只野鸡,接着一只又一只,直飞出来五六只“行了行了,停停,够了够了,诺诺别变了啊”安承羽看着屋子里乱飞乱蹦的野鸡头都疼了,赶紧喊停。

安诺眨着大眼睛看着安承羽,指着地上的野鸡“送,林子,里”

安承羽脑子有些不转轴,半天才反应过来“诺诺,你的意思是要把这些野鸡送林子里?”

安诺点点头。“为什么呀?”安承羽不解得问。

“明,天,打”安诺说完,指了指安承羽。

这下安承羽明白了“诺诺,你的意思是,怕叔叔明天去套兔子,套不到,要把这些野鸡放林子里,让我们明天去打,是吗?”

安诺笑着点点头“对”

我去,他家小侄女要不要这么贴心啊,简直太感动了有木有?“不过,诺诺,你能变出来多少野鸡啊?就这么多,还是比这个还多?”

安诺想了想“多”“你的意思就是还有很多是吗?”“嗯”“好,先把这些收起来,穿衣服,咱现在就去林子边放野鸡去。明天让那帮小子都多打点回去,到时候叔叔也多打点,咱去队长叔家吃炖鸡肉去”说完,安承羽让安诺把地上的野鸡都收起来,然后叔侄俩穿戴整齐,准备出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