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在六零年代 > 第40章

第40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安承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自家这个仅仅只有几个月大的小侄女,十分的信任,无论她做什么,他都觉得是对的,简直到了盲目的地步了。

所以安诺向他要电报,他毫不犹豫的把电报递给了她,好像此时安诺就是他的依靠一样。都说近乡情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家里面来信儿,可是真来信儿了,他又开始害怕起来,怕是什么他不能接受的消息。把电报递给安诺,安承羽就眼巴巴的看着安诺,希望从她那里得到好的消息。

安诺从安承羽手里拿过信,深吸了一口气,小心地把电报打开,只见里面只写着‘五日后到,大哥。’

安诺望着最后大哥两个字呆‘大哥?貌似小安子说他们家就兄弟两个吧?而安承羽的大哥不就是她那个已经牺牲了的爸爸吗?这又哪冒出来的大哥啊?’安诺瞪着电报呆。

安承羽在安诺打开电报的时候就开始紧张,憋着都不敢喘气儿,就怕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他眼巴巴的看着安诺,结果,安诺看着电报起呆来。

‘我去,要了命了,您老人家能不能把电报内容说完,再呆啊?这么紧张关键的时刻,能不能别这么吊着人家的胃口,啊~~啊~~’安承羽等了半天不见安诺搭理他,心里这个怨念啊。于是也不管了,上前拽过安诺手里的电报,紧闭着眼睛,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打气‘是好消息,是好消息,一定会是好消息’鼓足了劲儿,慢慢的睁开一只眼睛偷瞄电报上的字,一看到上面写的几个字,安承羽随即惊恐的睁大了双眼,满脸的不敢置信。

“诺诺,诺诺你快掐掐我,快啊,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天啊,这怎么可能?”安诺应安承羽的强烈要求,在他胳膊的嫩肉处,使劲儿掐了一下“嗷~~诺诺你怎么还真掐啊,嘶~~真疼,看来我不是在做梦啊,哈哈哈,诺诺,诺诺,我太高兴了,大哥,大哥他还活着啊,大哥要来了,天啊~天啊~天啊~~”安承羽高兴的声音都荡漾了起来。

安诺傻乎乎的看着站在地上,拿着电报手舞足蹈的安承羽。如果这是一部漫画的话,就会看到在安诺的头顶有一排的黑色问号,脑门一排黑线。

安承羽的大哥=安诺的亲爸爸=安诺不再是孤儿了,她有亲爸爸了!画风不对啊,说好的无父无母的苦菜花剧情呢?幸福来得太快,安诺有些接受不能。安诺在心里呐喊‘皇上,臣妾做不到啊~~’

这俩二货,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了,高兴过后都有些不知所措。傻傻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安承羽还是有点不相信,于是傻乎乎的看着安诺“诺诺,你说这是真的吗?不是谁跟咱俩开玩笑吧!虽然那时候他们回来说,我大哥是在爆炸中牺牲的,现场太混乱,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根本认不出来谁是谁,所以没有找到我大哥的尸体。现在忽然大哥又活了,我感觉实在是不可思议,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诺诺,这是真的是吧,不是有人在搞恶作剧骗咱们对吧?”说完,安承羽一脸期盼的看着安诺,希望安诺能够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安诺想翻个白眼,你彪啊,谁会没事儿跟你开这样的玩笑啊!不过此大哥是不是彼大哥安诺就不知道了,谁知道你家是不是有什么堂哥表哥之类的大哥呢?我又不了解,你让我咋说啊?安诺头疼,不过话说回来,真要是安承羽的亲大哥还活着,也就是说两辈子以为都没有爸爸的安诺,现在终于有亲爸爸了!想到这安诺的心有些控制不住的砰砰直跳。爸爸这两个字,安诺做梦都想叫,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无数个梦里,她都不停地呼唤着这两个字,对爸爸的渴望,是她两辈子的执念。

有爸爸的人是不会理解没有爸爸的人的那种渴望的心情的。爸爸,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可是对于安诺来说,却是那么的难。

“爸爸,爸爸,爸爸”安诺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这两个字,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爸爸,爸爸,爸爸”安诺也有爸爸了,这辈子她可以有机会喊出这两个字了。她再也不是别人说的孤儿了,她也有爸爸了,她再也不用羡慕别的孩子可以腻在自己的爸爸怀里撒娇了,因为她也有爸爸了,她也可以在自己的爸爸怀里撒娇了。

安承羽看着哭泣的安诺,也红了眼眶,有些失措的抱起安诺,用手轻轻抚摸安诺的脊背,慢慢的安抚着因为激动而不断颤抖的小身体。安诺双手紧紧地搂着安承羽的脖子,把脸侵在安承羽的颈窝处,两个人彼此给对方温暖,让对方安定。

等俩个人从激动的情绪中缓过劲儿来,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安承羽打来热水给哭成小花猫一样的安诺洗了脸。都收拾好了,两个人坐在炕上开始一个劲儿地傻乐。

“诺诺,你还没见过你爸爸呢吧,我跟你说啊,你爸爸可厉害了。从小就是我要学习的目标,我打枪还有拳法都是跟你爸爸学的。我小的时候你爷爷奶奶都特别忙,没有时间照顾我,都是你爸爸照顾我的。啊,对了,你爸爸的名字叫安承林,记住了啊。还有啊......”

安诺静静的听着安承羽说着关于她爸爸的事情。脑袋里出现了一个高大英俊的铁骨铮铮的男人形象。哇,她的爸爸一定是一个大英雄,是最了不起的人。安诺在心里想着。

说了半天,安承羽有点渴了,于是去厨房锅里打热水喝。去到厨房,安承羽忽然意识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大哥来了,可是他这里啥好吃的都没有。那时候范建民让他留几只野物,他当时留下就好了,大哥来吃啥啊?家里除了玉米面,地瓜,土豆,还有范婶子拿来的干菜以外,就剩下安诺拿出来的鸡蛋了。没肉吃可怎么办啊?他哥可是无肉不欢的主’安承羽愁眉苦脸的进了屋。一边走一边还在想,要不要明天进林子套兔子去。

正在想事情的安承羽进屋一抬头,就看到在安诺的面前放着一个有洗脸盆大小的圆滚滚的绿皮大西瓜。看到这个大西瓜,安承羽原本还皱着的眉头一下子就舒展开了,他怎么把他家诺诺给忘了呢?他家诺诺可是小仙女,会变好吃的的,有了诺诺,他还啥愁啊!

一见安承羽进来,安诺立马指着西瓜“吃,渴”

“诺诺,咱先别说西瓜的事儿,我刚刚还在想,你爸爸来了咱家没啥吃的东西。对了,你都能变啥好吃的出来啊,我跟你说啊你爸爸的厨艺那可是这个”说着翘起大拇指,做了一个最厉害的动作。

安诺一听安承羽的话,眼前一亮,好吃哒,她空间里有啊有好多啊!闭上眼睛,安诺意识进入到空间里,一进入空间,实体化的安诺就直奔牧场而去,爸爸来了肉是一定要有哒。野鸡兔子这是一定要有的,连挑待检的找出五只特别肥大的公鸡和五只皮亮肉厚的兔子,扔出空间。

安承羽正看着安诺忽然闭上眼睛坐在那里不动了,好奇的走到安诺跟前低下头看着她。此时的安诺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安承羽眨眨眼,正要用手去推安诺,结果屋子里就像下饺子似的,噼里啪啦凭空出现好几只野鸡和野兔子。差点砸到安承羽的身上,安承羽连忙躲到一边。‘我去,诺诺,你能不能提前通知我一声啊,咱下次别再这么吓唬人了成不,叔叔的这小心脏,再让你吓几次都得碎成渣渣了’

安承羽还没缓过劲儿来,扑通一声一个大家伙落在地上,震起一层土。安承羽被土呛的咳嗽了两声,用手扇扇眼前飞扬的土,定睛一看,我嘞个去啊,你敢不敢再弄个更大点的家伙出来?这是野猪吧是吧是吧?得有二三百斤吧?

此时的野猪从空中掉下来,被摔的七荤八素的,躺在地上直哼哼。之前出来的野鸡和兔子有没来得及逃开的此时正被野猪压在身下,估计不死也离死差不远了。逃开的野鸡兔子,都跑到犄角旮旯里躲着,离这只庞然大物远点,太可怕了!鸡心兔心受不住啊亲!

扔完野猪,安诺就出了空间,睁开眼,一下子就被屋子里飞扬的土呛住了,咳咳咳的咳嗽起来‘这是咋了?’还没等安诺反应过来,就被安承羽抱起来,缕着墙边快步走出屋子,把屋门关上,两个人这才喘过气来。

安诺瞪着安承羽,好像在说‘你又做什么了,把屋子里弄的冒烟咕咚的’

安承羽一脸怨念的看着这个罪魁祸“诺诺,咱家是土地,是土地呀,你把那么个大家伙弄出来,扑通一下子掉地上,能不起灰吗?”安诺这才知道,原来是野猪惹的祸。

“不过,诺诺,你弄出来那么个大家伙,咱俩咋弄死它啊。我可事先声明啊,你叔叔我不会杀猪”说完,安承羽看着安诺不吱声了。

安诺是太兴奋了,听说爸爸要来了,她简直不知道要拿什么招待好了。这不兴奋过了头就把最肥的一只野猪给弄出来了,完全没有考虑她和安承羽两个细胳膊细腿的,能不能杀得了那么壮硕的野猪!安诺不好意思的冲着安承羽嗤了嗤刚长出来的小米牙,讨好的轻轻拍了拍安承羽的脸。

“诺诺,咱进去把那个大家伙收起来吧,这个咱俩现在弄不了。”安诺听了安承羽的话点点头。于是安承羽抱着安诺进屋,那只野猪好像才缓过来,正颤颤巍巍的要起来呢。安诺一挥手,野猪凭空消失了。野猪没了,再看刚刚野猪趴着的地方,我去,安承羽简直不忍直视了,刚刚没能幸免的两只野鸡一只兔子,此时已经口吐鲜血,气绝身亡了。得,这下省了宰杀的麻烦了,人家直接死翘翘了。

安承羽把安诺放到炕上“诺诺,先把西瓜收起来,咱俩今天没时间吃了。你先躺会儿,要是困了就自己先睡吧,叔叔要把这些野鸡和兔子杀了,收拾出来”安承羽原来是不会做这些活的,不过来到这里之后,范婶子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做饭了,洗衣服了,还有杀鸡和兔子,这还是前几天他们打的野物太多,范婶子一个人忙不过来,他同范建民一起帮忙时学会的呢。

安诺乖乖的点点头,把西瓜收进空间里,然后躺进被窝,闭上眼睛不再搭理安承羽,安承羽则兴奋的开始收拾起野鸡野兔子来。活着的肯定是要都杀死的,因为没地方养。

那边安承羽杀鸡宰兔的忙得不亦乐乎,这边安诺又用意识进入到空间里,现在肉有了,家里还没有蔬菜和米面呢!看着收在地下室里的稻子和小麦,安诺犯愁了,没有脱粒机要怎么把水稻和小麦的壳弄下去啊?不把壳弄掉是没办法吃的啊!这下安诺可是真的傻眼了,她总不能让安承羽明目张胆的拿着稻子和小麦去村里脱壳吧,问题是没办法解释这些粮食的来源啊!

怎么办啊?安诺这下是一点办法都木有了。站着了一会呆,安诺突然想起来,她有在家里存粮食的习惯,过去的五年,她虽然一直同林景琛生活在一起,但是偶尔回家的时候她都会买点粮食豆油盐什么的存在家里。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外婆活着的时候,就常同她说,家里的粮食要时刻都备一些,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需要(蠢作者的姥姥活着的时候就常这样教蠢作者的老娘,老娘又教给蠢作者,所以现在自己过日子,就会把粮食备的足足的)

安诺兴高采烈的跑去厨房,开始翻找她存的粮食,之前过期的她都已经扔了,最近一次存粮食,是在死前的两个月。安诺在心里念叨着‘阿弥陀佛,最好别过期啊,要是过期那可就玩完了’找到了,十斤一袋的大米,十斤一袋的白面,两斤鸡蛋挂面,一桶五斤装的金龙鱼大豆油,一袋细盐,一袋粗盐。安诺都一样一样的打开看了看闻了闻,还好还好还没有过期,真是万幸啊!东西有了,要用什么装才好呢,总不能就这样原封不动的拿出去吧,那上面不但有厂家地址,还有生产日期呢。

翻箱倒柜的,安诺找出来几米白布,这还是外婆去世的时候买的,没用完,就被她收在了柜子里,现在正好用来缝口袋。找出针线,快速的缝完两个布口袋,把大米和白面倒在布口袋里扎紧口。又缝了一个小口袋,装拆封后的面条,盐就先不拿出去了,前一阵子安承羽刚刚买了一斤盐了,家里估计还有。豆油咋办啊?这可没有东西装啊,算了豆油就先别拿出去了,反正家里有范婶子给拿来的一小坛子荤油,现在的人很少买豆油,大家都买猪油膘自己犒荤油吃。她也别搞什么特殊,吃什么豆油了。豆油拿出去也容易让人怀疑。

粮食准备好了,就剩下蔬菜了,可是现在大冬天的拿新鲜的蔬菜出去,这不是明晃晃的告诉人家他们有鬼吗?不行不行,新鲜的蔬菜不能拿,那就只能把鲜菜晒成干菜了。于是安诺又开始晒豆角,晒茄子,把黄瓜用盐腌上,做成咸菜。又找了一个原来安诺用来洗衣服的大塑料盆,装了五条三斤多重的鲤鱼。

看着准备的差不多了,安诺出了空间,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现安承羽还没回来,估计还在收拾那些野鸡兔子呢,安诺把空间里准备好的食物都一样一样的拿出来,一排排的摆在炕上,干菜还没有晒好,先没拿出来,其他的除了那盆鱼都拿出来了。那鱼盆有点大,炕上装不下,安诺试着想要把盆直接放到地上,但不是那种普通一下直接扔地上,而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放到地上,因为塑料盆不经摔吗。把鱼盆放到地上,安诺的额头都出汗了。

顾不上察汗了,安诺感觉自己晕乎乎的,于是就什么也顾不上,直接倒炕上就睡着了。那边安承羽收拾了大半夜,才把野鸡和兔子收拾完,站起来捶捶酸痛的腰,安承羽把收拾好的野鸡和兔子拿到院子里,一个一个的埋在雪里,这样一个晚上就会冻的杠杠的。又把内脏和鸡毛倒到厕所里,兔子皮留着,队长叔会熟皮子,到时候让他帮着熟了,给诺诺做个兔皮大衣穿。都收拾完了,安承羽才洗洗手进屋。

提着油灯一进屋,好家活,这炕上地上摆了好几样。地上一个大盆里装着几条鱼,炕上三个口袋,一个小坛子,口袋里竟然装着大米,白面还有面条?安承羽瞪大了眼睛,好久没吃大米饭还有白面馒头了,咽了一口口水,又打开那个小坛子,里面是腌咸黄瓜,好像是才腌不久,黄瓜还挺新鲜。

安承羽对他家诺诺的能力已经见怪不怪了,哪怕哪天安诺给他变只老虎大象出来,他都不觉得奇怪。把东西收好,鱼也一条条埋在雪里冻上,收拾得差不多了,眼看着天都有些露出鱼肚白了,安承羽打着哈欠,躺炕上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这一晚上可把他累坏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