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在六零年代 > 第41章

第41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屋子里,阳光照到的地方空中飘舞着无数细小的飞絮。?乐?文?小说 .. co冬日里看似温暖的阳光照在人身上,也没有感觉一丝暖意。

安诺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大概时间久了没有人去烧,炉子里的火已经灭了,安诺感觉屋子有点冷,试着把自己蜷缩在被子里,这样似乎就可以暖和一些。安承羽还在呼呼大睡,安诺想他昨晚一定是太累了,要把那么多野鸡兔子都收拾出来,他大概要忙到很晚才能睡,所以安诺醒来后没有马上叫醒他。

安诺刚刚进空间里忙活了好一会儿,那些干菜已经晒好了,安诺又缝了几个布口袋,留着装干菜。还把花生晒干准备到时候炒个花生米啥的用。向日葵的花冠摘下来晾干,里面的葵花籽一个个个大仁满,这个炒熟了做零嘴一定会吃的满嘴留香。

水果就不用想了,这个坚决不能拿出来吃了,太招人眼了。之前她收进来的蘑菇,安诺也收拾干净晒好装进口袋里,小鸡炖蘑菇吗,这可是东北名菜,现在鸡有了怎么可以少得了蘑菇?安诺不知道,范婶子老早就给他们拿了干蘑菇和木耳,还有干菜啥的,因为安承羽都不会做,所以安诺没有看到过安承羽吃,就以为家里没有这些东西呢。所以她都认真的一样一样的准备了出来,免得到时候要用,现弄来不及。

安诺又在收进空间里的家里找到了她上大学时,外婆给她做的那套行李,因为怕学校的暖气给的不足,冬天冷,所以棉被和褥子都做得特别厚实,安诺轻轻抚摸着棉被上细密的针脚,眼前好像看到外婆佝偻着身子,一针一线仔细的缝制的情景。因为她考上了大,从通知书下来那天开始,外婆脸上的笑就没有下去过。总是笑着说‘她这辈子活到现在就是死了也能笑着闭眼了,外孙女这么争气,考上了那么好的学校,将来一定会有出息’每每说到这里,外婆都是一脸的骄傲。安诺上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能让劳累了一辈子的外婆,享过一天的福,临了还得了那么严重的病,遭了那么大的罪。

想起过往,安诺叹了口气,算了别再纠结过去了,再怎么想也回不去了,她现在要好好的珍惜眼前得来不易的生活。毕竟现在她也有想要去珍惜的家人。

因为她同安承羽俩人都没有多余的被褥,所以安诺打算把这套她只用了半学期有八~九成新的被褥拿出去给她爸爸用。叠好被子拿出空间,转身看安承羽还在睡,安诺皱了皱眉‘这家伙,昨晚难道真的一宿没睡吗?’安诺有点饿了,她想推醒安承羽,可是一想到他可能一宿没睡,又不忍心叫醒他了。正躺在那里纠结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拍打大门的声音“梆梆梆,梆梆梆”这下子不用安诺叫,安承羽自己就被惊醒了。

睡的正香的安承羽,忽然听到有人拍门,刚醒过来还有点蒙。缓了几秒忽然意识到有人敲门,于是快速爬起来,登上棉裤,抓起棉袄披上就往屋外走去“来了来了”看安承羽去开门,安诺也没在意,以为是范建民来学字来了呢。

安承羽小跑着去开门,结果大门一打开,立刻傻了“大,大哥?大哥!嗷~~大哥,大哥”安承羽嗷一嗓子,就向站在大门外穿着军大衣的男人扑了上去。

摸着眼前真实存在的人,证实不是在做梦,安承羽紧紧搂着大哥的腰,趴在大哥怀里委屈的说道“大哥,你还活着太好了,呜呜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咱爸咱妈也不知道咋样了,我一个人特别害怕,现在你回来了太好了,呜呜呜,大哥,你怎么不早点回来呢,嫂子她,她以为你牺牲了,伤心过度,结果早产了,好容易生了诺诺,可是她,她却去了,然后爸爸妈妈也,也被带走了。呜呜呜,家里就剩下我跟诺诺,可是诺诺那么小我都不知道怎么养活她,呜呜呜,你怎么不早点回来啊?呜呜呜,我和诺诺终于把你盼来了”安承羽看到亲人了,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这几个月来所有的但惊受怕,委屈一下子全部涌上来,再也忍不住趴在大哥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看到自己怀里哭的七荤八素的自家蠢弟弟,安承林挑挑眉,把人从怀里揪出来,立着眉吼道“立正,稍息,瞧瞧你还有个军人后代的样子了吗?挺大个男子汉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

安承羽被他哥一吼,也不好意思起来,小声的在嘴里嘀咕“人家不是看到你来了高兴吗?就知道训人!”

“要说就大点声,嘀嘀咕咕像什么样子?好了,先进去再说吧,堵在门口耍猴呢?”说完安大哥提起地上放着的两个行李包走进院子。跟在大哥身后的安承羽没有看到自家大哥原本还紧绷的脸渐渐和缓下来,还有微微翘起的嘴角,说明了他此时的好心情。他的亲人孩子都活着,真是太好了!

“哎”抹了一把眼泪,安承羽答应一声,马上关上院门,屁颠屁颠的跟在大哥后面向屋里走去。

安诺刚才就听到安承羽嗷一嗓子,把她吓了一跳,以为出了啥事儿了,半天不见人进来,正躺屋里着急呢,忽然看见一个穿着军大衣,戴着军帽的高大男人走了进来,安诺一愣,立刻星星眼。我去,谁家男神没看住跑出来了,太帅了有木有。

只见来人高高的个子,刀削一般精致的五官,虽然满脸的憔悴,但是却难掩他的风华。帅,简直帅的没朋友!如果放到现代,一定会有一大推女生举着牌子喊‘帅哥,窝要为你生猴子!’

安诺正看着帅哥心里不停的yy的时候,只见军装帅哥放下手里的行李包,大步的向安诺这里走来,走到炕边站在那里看着安诺,原本锐利的眼神,慢慢的柔和起来,紧接着欣喜,疼惜,宠溺等等各种复杂的情绪都一一的在眼里呈现。最后还有一丝的手足无措。

这时从后面赶过来的安承羽走到炕边,献宝似的看着自家大哥,指着安诺自豪的说道“大哥,看看这就是我的小侄女,你的亲生闺女,安诺”介绍完安诺,又指着自家大哥对着安诺说“诺诺,看到了没有,这个人就是你的爸爸”

还有点不在状况的安诺,一听安承羽说眼前的军装帅哥就是自己的爸爸,脑海里立刻像暴起了烟花一般,五颜六色的彩弹噼噼啪啪的绽放开来,场面太过绚烂,炸的安诺有些找不着北。躺在那里傻愣愣的呆。嘤嘤嘤,我就是那只猴子~~~

安承羽好笑的看着眼前这对父女俩,一个手足无措的,想要去抱自家闺女又不敢抱,站在那里纠结。一个傻呆呆的躺在那里,不知道已经神游到哪里去了。

“呵呵,大哥你还没抱过诺诺呢,来我教你怎么抱”说着安承羽弯下腰就要伸手去抱安诺,结果却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捷足先登,熟练的,又小心翼翼的抱起安诺。

安承林现在没空搭理安承羽那二货,他心话了‘臭小子,你小时候就是我带大的,我会不知道怎么抱孩子,用得着你教。’把自家闺女抱在怀里,安承林感觉自己的心都软成一滩水了,心里忍不住自豪的想‘不愧是我的闺女啊,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漂亮啊!软软的,香香的,瞧这眉眼,简直跟我的一模一样啊’安承林现在满心满眼都是他闺女,这些日子的担惊受怕,在看到安诺的一瞬间全部平复下来。

“你是诺诺,是吗?我是爸爸,是诺诺的爸爸”安承林放柔了语气,看着安诺温和的说道,恐怕语气重了点会吓到自家闺女。

安诺瞪大了乌溜溜的大眼睛,刚开始还好奇的看着安承林,再听到安承林说自己是她的爸爸的时候,没来由的鼻子一酸,豆大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滚落了下来。安诺把脸埋在自家爸爸怀里,小手紧紧的攥着他的衣服,恐怕一松手人就不见了。整个人哭得一抽一抽的,委屈极了。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爸爸,嗝,爸爸,嗝,爸,嗝,爸爸~”

安承林开始还被安诺哭的吓了一跳,接着听到安诺委屈的叫着爸爸,心里一酸,眼睛也红了。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安承林抱紧自家闺女,声音沙哑的说道“诺诺乖,爸爸在,爸爸回来了,爸爸保证以后再也不离开诺诺了”说着低下头,用脸轻轻的摩擦安诺的小脸蛋,一边轻揉的安抚安诺“诺诺乖啊,不哭了,爸爸在呢”声音里难掩伤痛。安承林不哄还好,一哄安诺哭得更凶了,好像要把两辈子的委屈全部哭出来一样。安承林听到安诺的哭声,心里一抽一抽的疼。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找到他们,让他们受委屈了。

其实安承林这次没死但也是受了极其严重的伤,被人救起后在医院里昏迷了好久才苏醒,等他打电话回部队,部队领导知道他没死,立刻派专机把他接回军区总医院进行治疗,那时候他还不能动,部队领导以不能让他家里担心他为由,隐瞒了他家生的事情,让他能够安心的治疗。等到他能动了,想要见家人的时候,才没告知家里生的事情。

因为这一次他立了大功,所以他家里的事情没有对他构成太大的影响。他回来时带回来一个微型胶卷,里面记载着一部分在大陆活动的敌特分子的名单。按照这份名单,能揪出在大陆活动的一部分敌特分子。

他们这次任务就是捣毁一个在大陆活动搞破坏的敌特据点,那些人当时正策划一起爆炸事件。要炸掉一处研究新式武器的兵工厂。安承林他们原本已经把那些人给制服了,他们正打算把俘虏押送走呢,没想到那些人中,一个人竟然趁他们不注意丧心病狂的引爆了炸弹,因为安承林离爆炸中心太近,没能及时跑出去,不过幸亏安承林一看不好,找到一个掩体,才没有被当场炸死,只是昏死过去了。

醒来后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地道里,可能是爆炸时把这个地道口给炸开了,安承林掉了进来,地道口又被爆炸掉落的砖石瓦块填满了,所以没有人及时地现他。以为他牺牲了呢。安承林醒来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爬出地道,就什么都不知道的昏迷了过去。

后来被路过的人救起送进了医院,因为受伤太严重,治疗了很长时间才渐渐好转。所以等安承林知道家里消息的时候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那时候他虽然着急,可是也没办法,于是托人打听到自己父母,弟弟的下落,然后他同部队领导请了假,就连忙赶了过来。

父母那边他听说虽然苦了点,有人看着不太自由,每天都需要干活,但是身体都还行。而且这一次过去的不止他父母,还有三个海外归来的大学教授,两个他爸爸的战友。而且告诉他这些消息的那个人,还跟安承林透露,上面的人有人特意关照过,要善待这几个人,所以他父母那边估计没什么大事儿。

现在安承林最担心的只有他的弟弟和他的女儿了。因为自从安承羽带着他才出生不久的女儿被下放到东北一个偏远农村后,就再也没有了一点消息。安承林拿到弟弟的地址,立刻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这一路上他的心都是提着的,他是知道自家弟弟的,那就是一个孩子,你让一个孩子照顾一个婴儿,安承林其实都抱着最坏的打算了,那就是他过去也见不到他的女儿了,那么小的孩子,还是早产儿,活下来的希望真的是太渺茫了。

如今,看着活蹦乱跳精神头十足的弟弟,还有被养的白白嫩嫩可爱的女儿,安承林觉得再没有比现在这个时候更让人心安的了。俗话说逆境能让人成长,自家原本孩子气的弟弟,现在也如同一个男人一样,扛起了养家的重任,成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哄好了安诺,安承林一脸欣慰的看着红了眼眶的安承羽“你做的很好,谢谢你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也谢谢你把诺诺照顾得这么好”

“大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再说了诺诺可是我亲侄女,我不对她好对谁好?而且,说是我照顾她,不如说我们俩是相依为命,当初如果没有诺诺,我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呢!”安承羽一脸沧桑的说。

兄弟俩正说着话,忽然又听到院门被‘梆梆梆’敲得直响,安承羽连忙跑出去开门。趁着安承羽去开门,安承林把已经不再哭泣的安诺放到炕上,刚想起身把外衣脱了,结果却现自己的外衣被一双小手紧紧的拽着。只见自家宝贝闺女,正紧张的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那委屈的小模样,像极了一只被遗弃了的小狗。安承林有些哭笑不得“诺诺,爸爸不走,爸爸想把外衣脱了,然后再抱诺诺好不好”安承林用商量的口气同安诺说道。

安诺眨了眨乌溜溜的大眼睛,然后依依不舍的慢慢松开了拽着安承林衣服的小手。因为刚刚抓的太用力,小手有些泛白。

安承林对着安诺温柔的笑了笑,可能是这个男人平时都很少笑的缘故,所以笑起来脸有点僵,看起来怪怪的,不过还是尽量做到放缓自己面部表情,怕吓到安诺。安诺觉得这样的爸爸简直太有爱了,跟她梦里爸爸的样子一样一样的,她的爸爸就应该是这样的,酷酷的,帅帅的,但对她却是柔柔地,暖暖的。安诺忍不住咧开嘴角,甜甜的笑了起来。

父女俩正笑脸相对的时候,安承羽领着一个人进到屋子里“呀,这就是安小子的哥哥吧,我才听说有个解放军来找安小子,我一猜就是安小子家里来人了。这不马上就过来看看,这大老远的过来,遭了不老少的罪吧?你们先收拾收拾,今天啊就别做饭了,一会儿都去家里吃,我做好吃的给你们”范婶子一进屋看到安承林就笑咪咪的说道。

安诺看到范婶子,就甜甜地叫了一声“奶”“哎,咱们诺诺的爸爸来了,诺诺高兴吧,诶呦,看把咱们诺诺乐的”范婶子笑眯眯的逗着安诺。安诺也适时的咯咯咯咯的笑起来,表达自己愉悦的心情。

“哥,这是范婶子,我跟诺诺多亏了范婶子一家的照顾,要是没有范婶子一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啥样呢?”安承羽适时地给安承林介绍范婶子,他怕他哥哥不了解情况再给人家甩冷脸。

安承林听完安承羽的介绍,礼貌的同范婶子点头说道“您好,范婶子,我是承宇的哥哥,我叫安承林,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承宇和诺诺的照顾”

“啥谢不谢的,咱乡下人不讲究那个,安小子和诺诺都是好孩子,同咱们家有缘。诺诺那孩子又那么可人疼,我们一家子都稀罕着呢。再说了谁还没有个七灾八难的时候。行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了,做了这么久的车一定累了,你先休息休息,等一会儿饭好了,我让三小子过来叫你们。我走了,我现在就家去准备去”说完范婶子又风风火火的走了。

等范婶子走了,安承羽就把他到这里之后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了安承林听。当听到安诺被张翠扔林子里喂狼的时候,安承林眉毛都立了起来,眼睛狠厉的直往外放刀子,浑身上下直往外放冷气。被安承林抱在怀里的安诺忍不住打了一个颤。感觉到安诺的不适,安承林压下心里的愤怒,轻轻拍了拍安诺。然后接着听安承羽往下说。

安承林没有想到短短几个月,安承羽同安诺竟然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他心疼的抱紧自家宝贝闺女,不过也庆幸安承羽与安诺能够遇到心地善良的范婶子一家,在心里感激这家人对自家弟弟与闺女的细心照顾,想着这份恩情一定要记着,慢慢的回报过去。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