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在六零年代 > 第47章

第47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吃完饭,安承羽就把离开家后如何到的乡下,在那里又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现安诺能变吃的出来的,然后他们又是怎么做的,都一五一十地同自家父母报备了一遍。网

听了安承羽跌宕起伏的描述,安爷爷安奶奶从开始紧锁眉头,到后来慢慢的舒展开来,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这俩个孩子在这短短的几个月,竟然会经历了这么多波折。尤其是安诺,简直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好几次都在死亡线上徘徊,最后还好都有惊无险的平安度过了。

想着安爷爷安奶奶都禁不住唏嘘不已,这孩子这么小就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实在是太可怜了。刚刚出生妈妈就去世了,才那么点点大的孩子就跟着十几岁的叔叔一起去了乡下,没有奶吃,只能喝玉米面糊糊,消化不好大便干燥的跟个石头一样,等好点了又被坏心眼的女人扔到了林子里差点喂了狼,接着又得病昏迷,还没等好呢就又得了地方病,要在屁股上拔罐子,有句话不是说的吗,屁股上拔罐子那是作死呢!这么点点大的孩子所经历的简直比有些大人经历的还多。不过幸亏遇到了好心的范队长一家,不然这俩孩子还不知道要苦什么样呢!

安奶奶一想到自家宝贝孙女经历的那些苦难,心疼的直抹眼泪,用手轻轻抚摸安诺的头,睡梦中的安诺晃了晃小脑袋,咧开小嘴笑了“唉,我宝贝孙女受苦了啊,可怜的孩子”安奶奶忍不住叹息的说。

“承羽也长大了,这段时间做得不错。回去以后好好工作,还有替我们好好谢谢范队长一家人,他们可以说是诺诺的救命恩人。咱们到啥时候都不能忘记这分恩情,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人家。咱们安家人绝对不能做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明白吗?”安爷爷说完,严肃的看着安承林安承羽两兄弟。

“爸爸,您放心,我们俩兄弟是您一手教育长大的,我们是啥性格您最了解,绝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这份恩情我记着呢,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的”安承林认真的回答道,他闺女的救命恩人就等于他的救命恩人。

“爸,我也会记得的,您老放心吧,您儿子到啥时候都不会做给您丢脸的事的”安承羽也拍拍胸脯保证道。

同两个儿子聊得差不多了,安爷爷把刚刚安诺拿出来的那条烟裹在棉袄里“我去看看我那两个老伙计去,他们也都好久没抽上一口了,估计也馋的不行了。行了,你们哥俩在家陪你妈妈聊会儿吧,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安爷爷说完就开门出去了,他们这批下放的几个人里面有两个跟安爷爷是战友,一个姓李,某军区的副师长,就因为他的哥哥是国民党,而且还去了台湾,他受到牵连,所以才被弄这边来的。另一个姓赵,是安爷爷的政委,跟安爷爷一样都是黄埔军校出身,俩人一起参加的共产~党,一起打鬼子,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着出来,现在又一起下放劳改,他俩可以说是难兄难弟了,简直没有比他俩更倒霉催的了。

安爷爷出门左拐,梆梆梆敲起紧挨着他们家左边第一家的门,还没敲几下门吱呀一声开了,开门的人一看来的是安爷爷,一愣“老安,你咋来了,儿子好容易来一趟,怎么没在家好好的陪陪他们?这时候跑出来干啥?”开门的是一个头花白,眼窝塌陷,瘦的有点脱相的五十多岁的老人。

跟着那人进了屋,屋里也坐着一个五十多岁头花白,脸色蜡黄的老人,那人一见安爷爷来了,就笑着说道“怎么,这时候来,这是有好东西了是吧,是啥好东西,快点拿出来,看看合不合我们的心意啊”说完就爽朗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嘿嘿,还真让你说着了!老伙计,你们看看这是什么?”说完安爷爷笑眯眯的把怀里藏着的烟拿了出来,在那俩人的眼前晃了晃“怎么样,和你们心意不?嘿嘿”

“诶呦,这可是好东西啊,快快快,先来一根解解馋啊,我这嘴里都快淡出个鸟了”“给我也来一根,大前门!这个好,这个好哈哈哈”俩人一人拿出一根烟,没有急着点上,先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后才点上,深吸了一口,然后在慢慢的吐出来,我去这俩人抽烟这架势跟安爷爷如出一则。得,仨烟鬼碰一起了,也不知道之前那几个月他们是怎么熬过来了,烟瘾犯了估计得抓心挠肝的,现在可是解了馋了!三个人都没舍得多抽,一人就抽了一根解解馋,然后就小心翼翼的把烟收好,留着关键时候来两口,细水长流。

这俩人就是安爷爷那俩战友,他们的妻子背景都十分干净,不像安奶奶家有海外亲戚,所以没有跟着一起下放,都留在了家里。

“我好像看到承林来了,他不是?怎么回事啊?”赵政委吐了一口烟,在烟雾缭绕中眯起了眼睛。

“是啊,我刚刚还看到他好像抱着一个孩子,那是你那个才出生不久的孙女吧?”李副师长也好奇的问道。

安爷爷看了他们一眼,点点头“嗯,是承林,受了点伤,没啥大事儿。他抱着的就是我孙女儿,诶呦,那小丫头,鬼精鬼精的,那才好玩呢,把我这稀罕的哦”一说起自家宝贝小乖乖安爷爷笑的好像偷吃了鱼的猫,那个心满意足的幸福表情,闪得人眼睛疼。

“去去去,你别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少在咱们面前显摆。不过真有那么好玩?”赵政委一脸好奇的看着安爷爷。

“那是啊,那可是我孙女儿”安爷爷得瑟的晃了晃脑袋。

“你孙女咋了,可别像你,五大三粗的,这脸黑的跟个煤炭似的”赵政委说完还啧啧两下嘴,看着安爷爷一脸的嫌弃。

“去,我孙女儿跟个玉娃娃似的,可好看了,等你看到就知道了,那小模样啊,都能甜到你心里,哎,我跟你们说啊,我孙女儿喊我爷爷了,嘿嘿”如果安爷爷屁股后面有个尾巴,你就看到那尾巴已经翘上天去了。

“真的假的,哎,我说老安啊,你行啊,我羡慕你啊!唉,我家那个小子结婚也挺早,就是没有孩子,也不知道啥时候也有个小家伙叫我声爷爷”李副师长摇着头叹息着说道。

“诶,对了,承林这次来有没有上面的消息”赵政委用手指了指天,问道。

安爷爷摇了摇头“唉,形势不太好啊,那位现在,唉”一听安爷爷说完,三个人都开始深思起来,一时间屋子里安静的掉针可闻。

三个老头聊了半天,最后安爷爷拍拍屁股回家逗孙女去了。留下俩个老头心里直痒痒,没有孙子抱很可怜的说,他们恨不得把安诺抱回来自己养。

安爷爷回到家后看到安诺已经醒了,正被她奶奶抱在怀里,正瞪着大眼睛到处看呢。于是上前伸出手“爷爷的大乖乖醒了啊,来爷爷抱抱”

“去去去,你才从外面回来,一身的凉气,离孩子远点”安奶奶嫌弃的冲安爷爷摆摆手,让他离安诺远点。

怕过了凉气给安诺,安爷爷不得不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离老远可怜巴巴的看着安诺。“爷爷”安诺朝自家爷爷笑着摆摆手。老人的玻璃心瞬间被治愈了。

安承羽看着他家老爷子,简直不敢相信,这还是那个整天对他吹胡子瞪眼睛那个人吗?这还是站在校场上让那些兵将谈虎色变的安师长吗?我去,太惊悚了,这一脸卖萌的蠢样子,画面太美简直不敢直视啊!

安诺他们的到来给这个家带来了许多欢声笑语,安爷爷安奶奶脸上的笑就从没断过。晚上,安诺又拿出一篮子鸡蛋,一条三斤多重的鱼,一只野鸡,一只兔子,还有蘑菇,豆角茄子等干菜,一袋子玉米面。安承林帮着安奶奶做了一桌子菜,又贴了玉米面大饼子,量都做得足足的。

做好后安爷爷就去一家一家的把下放到这边的人都请到了自己家,这些日子大家在一起互相照顾,都建立起了牢固的革命感情,现在儿子来了带来了好吃的,也让大家打打牙祭,吃顿好的。

这几个人除了安奶奶和安爷爷是老两口都下放来了,其他的都是一个人。安诺看到这几个人都不年轻了,大概都五六十岁的样子,安爷爷他们三个当过兵的还好,其他几个人感觉都特别憔悴,都有些驼背了,而且瘦的都脱相了。

这些人原本在自己的领域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可是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背井离乡,过着这样清苦的日子。想到这安诺不仅替他们觉得可惜,这可都是人才啊!唉......

就这样安诺在这里扎下了根,留在了爷爷奶奶这里,安承林送安诺他们过来没多久,就回部队去了,临走时跟安爷爷商量,要把安承羽弄到部队上去,安爷爷想了想同意了。毕竟相对来说部队是最好的去处,当一个小兵的话,一些时局动荡不容易被波及。

安承林走的时候安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她是分分钟不想跟爸爸分开,可是没办法,在安承林答应她一有空就会来看她,又许了n多个愿后,安诺才跟他摆摆手说再见。

安承羽因为过完年三月份才能开工,所以他留下来过完年二月末才回去。安承羽走时安诺只是笑眯眯的跟他摆手再见,气的安承羽直说安诺是小白眼狼,他白伺候她那么长时间了,他走了安诺都没舍不得他,也没哭,气死他了,看安承羽越气安诺越笑,最后安承羽只能眼巴巴的委委屈屈的跟安诺摆摆手走了。

他前脚走,安诺后脚就趴在奶奶怀里哭了。其实她也舍不得安承羽,毕竟她来这边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安承羽,也许是雏鸟情节,安诺觉得她同安承羽的感情也许是最深的。

安爸爸回去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安诺他们写信,安奶奶知道安诺同安承羽学过认字,于是就手把手教安诺拿笔写字,于是在安爸爸收到的第三封信里,就收到了他家宝贝闺女亲笔写给他的一封信,拿着女儿写来的第一封信,安承林激动的差点没哭了。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亲爱的爸爸,我是你的宝贝女儿诺诺,你有没有想我呀,我可想你了,爷爷奶奶也想你了。你有没有认真吃饭呢,诺诺有认真吃饭哦,奶奶说多吃饭饭长大个,等我长大了就去找爸爸,我要多多的吃饭饭,快快地长,到时候就去找爸爸。爸爸,诺诺已经能自己走路了哦,诺诺厉害吧。奶奶让诺诺同爸爸说要注意安全,爷爷让诺诺同爸爸说要认真工作,诺诺要同爸爸说,爸爸诺诺想你了,有时间一定要来看诺诺哦。就写到这里吧,爸爸再见,女儿安诺”

看着女儿虽然稚嫩,但却写得很工整的信,安承羽觉得自己心里满满的全是幸福。想到自家女儿可爱的小模样,心里跟着长了草一样,恨不得马上飞过去,把女儿抱在怀里。

就这样,64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过去了,这一年安承林终于把安承羽弄去部队里,同他一起的还有范建民。现在安诺已经三岁了,可以帮助奶奶做很多事了,而且还‘学会了做饭’(安诺上一世就会了,这一世为了尽早可以帮奶奶做饭,她每天都跟着奶奶学习)第一次吃到自家宝贝做的饭,安爷爷安奶奶都感动得哭了,他们家的宝贝实在是太贴心了,知道爷爷奶奶劳动累,小小一个人儿,每天都忙东忙西的,帮奶奶做很多活。而且知道爷爷奶奶干活辛苦,每天都帮他们按摩胳膊和腿,最主要的是安诺现在同下放来的一位老中医宁爷爷开始学习中医了。

这也是个巧合,有一天安诺看到宁爷爷家门口晒着各种各样的草,于是就好奇的一个一个拿起来看,现都不认识,于是就问宁爷爷“宁爷爷,您晒这些草干嘛呀,草又不能吃?”

宁爷爷看着一脸好奇的安诺,笑着说“怎么不能吃啊,这些虽然不能解饿,但是他们能治病,别看这些草不起眼,但是每一样都有它的疗效,可以治不同的病,呐,就这个这叫八仙草,有清湿热,散瘀,消肿,解毒。治淋浊,尿血,跌打损伤,肠痈,疖肿,中耳炎等的功效。还有这个叫八角金盘,有化痰止咳;散风除湿;化瘀止痛。主咳嗽痰多;风湿痹痛;痛风;跌打损伤的功效。呵呵大自然很神奇,它赋予每一种植物不同的属性,咱们可以根据这些不同的属性,来做到治病救人的功效。就同你奶奶拿手术刀治病救人一样,这些草药也能治病救人”

安诺认真的看着宁爷爷手里的草药,安诺觉得很神奇。上一世她外婆生病的时候她就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选择学医,现在她遇到了一个精通西医的奶奶,一个精通中医的宁爷爷,这么好的资源她要是不好好利用,那她就是个傻子。

于是安诺眨着大眼睛,一脸崇拜的看着宁爷爷“宁爷爷您好了不起哦,拿这些草就能给生病的人治好病”此处安诺星星眼中“宁爷爷诺诺能跟您学习认识草药吗,诺诺也想学”此处继续星星眼中“诺诺学会了就可以像宁爷爷一样拿草药治病救人了”

宁爷爷好笑得看着小豆丁安诺,开玩笑似的说“好啊,那诺诺以后就跟爷爷学习认草药吧,可不许喊累哭鼻子哦”

安诺见宁爷爷答应了,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睁着大眼睛一脸惊喜的直点头“嗯嗯,诺诺一定不喊累,不哭鼻子,诺诺会认真的同宁爷爷学习的”

就这样,宁爷爷原本以为只是孩子的童言童语,没有当真,每天一有空就当解闷似的开始教安诺认识草药。可是让他惊喜的是,他教的每一样草药安诺不仅能背出它的药性疗效还能在众多草药中很快的把它找出来。认识到自己可能收到了一个了不起的好苗子,宁爷爷从那以后开始认认真真的教导起安诺来。

其实安诺之所以学的这么快,一是因为她有个成人的灵魂,做事情可以很专注。在一个就是,在她刚开始学习草药知识的时候,空间里那个之前打不开的房间,一下子就能打开了。这间屋子可以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中医院,中医要用到的东西其本上都有。屋子里其中的一面墙整体是大柜子,柜子上有一个一个的小抽屉,抽屉上写着各种药材的名字,打开抽屉里面装着满满的已经处理好的药材。

药柜左边是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摆满各种医药书籍,从草药图谱,到各种药方集锦,针灸解说,拔罐,艾灸,药膳等等各方面的跟中医有关的书籍全都囊括在内。

药柜的右侧整面墙上挂着人体经络图,还有一个与成人一般高的针灸铜人,铜人旁摆着一个案几,案几上面有四个精致的檀木盒,分别装着一套金针,银针,针石,骨针。还有一套用竹子做的火罐和陶瓷做的火罐,一套刮痧用具,林林总总的摆满一桌子。

药柜对面则是从小到大摆着大小不一的炉子和熬药的药罐。里面还有一个屋子,看着一应用具,这里应该是处理药材的地方。

而且更让安诺惊喜的是,在屋子的后面竟然出现九块药田,分别种着人参,虫草,三七,川贝,天麻,红花,地黄,杜仲,黄芪。

有了空间里的书籍和草药,安诺学习更加快了,无论是认识草药还是背药方,每每安诺都会让宁爷爷惊喜。于是宁爷爷更加认真的教授安诺,简直把她当成衣钵传人来对待了。安诺也非常争气,不但把宁爷爷教的都学会了,偶尔还能举一反三,宁爷爷也在安诺那里得到了启,研究出了好几个新的药方,把有些需要贵重药材才能治病的药方,做了调整,用一些普通常见的药材替换那些贵重药材,经过宁爷爷和安诺的实践,修改后的药方治疗效果一样没有出现不良反应。

因为宁爷爷对安诺的悉心传授,安爷爷安奶奶让安诺正式拜了宁爷爷为师傅,磕头敬茶,从此以后安诺就是宁爷爷的正式弟子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