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在六零年代 > 第51章

第51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列车进入北京站后,因为是终点站,下车人多东西也多,安诺怕挤到爷爷奶奶,所以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让那些大包小裹的人先下去,安诺同爷爷奶奶坐在一边在等着,想等人少了再走。本文由

这时就听车外面有人大声的喊“诺诺,诺诺”听到有些熟悉的喊声,安诺一回头,就看到安承林和安承羽两个人站在车窗外正冲着她挥手呢!

见安诺看到他们了,安承羽第一个冲到车窗前“诺诺,叔叔来接你们了,欢迎回家!”说完冲着安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接着又对安爷爷说道“爸你先把东西从车窗递出来,人多你们老的老小的小的拿着沉”说着伸出手准备接安诺他们带来的包裹。安爷爷把他们随身带着的四个旅行袋递给了安承羽,然后安诺挽着爷爷奶奶,三个人顺着人流慢慢的走下车。

自从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安爷爷安奶奶怕因为他们影响到安承林安承羽的前途,于是就没有让他们兄弟俩再去东北看他们,只是偶尔写封信报一下平安,这一晃儿就过去了近十年。

这么久没见到自家爸爸,安诺站在安成林的面前看着他有些斑白的双鬓,竟然有一丝恍惚。原来在她心里那个帅气的爸爸已不再年轻,岁月已在他的脸上刻画了痕迹,依然是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依然是满眼的宠溺,爸爸依然是她的爸爸,尽管沧海桑田,尽管物是人非,这个男人依然是她可以依靠的港湾,原来改变的并不是人,只是时间而已。

安诺含着眼泪微笑着喊了一声“爸爸”就被红了双眼的安爸爸紧紧地搂在怀里“爸爸的乖乖,爸爸终于见到你了”安承林实在是有些担心因为他再婚,安诺会跟他有隔阂。这么多年不见他也怕从安诺眼里看到疏离,这是他最宝贝的女儿,虽然没有一直生活在他的身边,但是他时时刻刻不在记挂着她,想念着她,在他的心理,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安诺更重要,他的宝贝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现在安诺一声饱含深情的爸爸,让安承林忐忑的心,瞬间安抚下来,激动的热泪盈眶。

就在父女俩抱头痛哭的时候,安承羽那个不和谐的声音传过来“诺诺,你不认识我了啊,我是你叔叔啊,那怎么能这么狠心的把我扔一边,眼里只有你爸爸啊,这也太伤我心了啊,亏着我在你小时候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啊,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说完,安承羽把安诺从自家大哥怀里扒拉出来,一脸怨念的看着安诺。

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安诺双手掐腰,瞪着大眼睛上下打量了几眼有些二缺的安承羽,然后撇了撇嘴“大叔,你是谁啊你,我不认识你啊,你可别乱认亲戚成不,我家小安子可比你年轻帅气多了。你看看你啊,这眼角的皱纹,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呐呐,还有这脸啊,怎么黑的跟个包公似的啊,不过倒把你的牙显得白了。”安诺一脸嫌弃的指着安承羽说道。

被安诺一顿数落,安承羽的脸都绿了“你你你,你个小丫头骗子啊,竟然敢这么埋汰你叔叔我啊,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安承羽就要抓安诺。

安诺早就料到安承羽会来这一出,笑嘻嘻的躲到安爷爷身后,还不忘露出脑袋冲安承羽做鬼脸。晃着脑袋气他。安承羽被气的哇哇乱叫,抬腿就要去安爷爷身后抓安诺,结果还没伸出手呢,就被安爷爷一巴掌呼一边去了“去,一边呆着去,我们诺诺说得对,你走那会儿才十几岁,现在都三十来岁了,你老成这样我们诺诺认不出来你,怎么的不行啊?连我都差点没认出来你”补刀小能手安爷爷,一盆冷水瞬间把安承羽的气焰浇灭了。

“爸,不带你这样的,我是你亲儿子啊亲儿子,你这心都偏天上去了”安承羽捂着脸一顿哀嚎。

“我还是我爷爷的亲孙女呢亲孙女,怎么滴,不服气啊,哼,爷爷就是喜欢我比喜欢你多那么一点点,嘿嘿,不服气啊,爱哪告哪告去”说完,安诺搂着安爷爷的胳膊耿耿着脖子看着安承羽。安爷爷还在一旁笑眯眯的直点头。

“妈,你也不管管你家老安同志,他怎么能这么偏心眼呢啊!妈,你老儿子我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您快来安慰安慰我吧”安承羽哭丧着脸向安奶奶求助。

看着自家耍宝的小儿子,安奶奶笑着轻拍了安承羽一下“去,挺大个人没个正形,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出息了你!得了,咱们别跟这儿呆着了,快走吧,有话啊,咱回家去说去”说完安奶奶拉着安诺的另一只手,三个人手拉着手向站台外走去。一边走安诺一边回头冲安承羽吐了吐舌头“爸爸,快点跟上来,咱们回家喽!”

安承林笑着应了一声,拎起两个行李就快步追了上去。剩下安承羽也只得认命的提着行李小跑的跟了上去。

安承林开了一辆军用吉普车来接安诺他们。吉普车前后两排横座,后面还有两个面对面的竖座,把东西放到后面,几个人陆续的上了车。一上车安承羽就腻腻呼呼的把安奶奶挤到前排,他挨着安诺坐在了后排“诺诺,这么久不见了,有没有想叔叔啊,叔叔老想你了。哎,我说你是吃了什么了,怎么一下子穿这么高了啊,我记得我走那年你才这么点点大”说着用手比了一下“都说女大十八变,可你这变化也太大了吧,刚开始在火车上我都没敢认啊,这小模样长得,到底随了谁了啊”

安诺这一世的长相同上一世一样,但比上一世更要精致,漂亮。如果上一世的长相可以评十分的话,那么这一世就是十二分到十三分之间,可以毫不谦虚的说,就是一个十乘十的超级大美女一枚。

安诺傲娇的挺起胸脯“我当然是吃饭长大的呀,而我的长相吗?当然是随了我亲亲奶奶呀,是吧,奶奶,我跟您年轻的时候长的一模一样的是吧?”说完安诺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家奶奶。

“对对对,咱们诺诺就是随了你奶奶了,想当年啊,我一看见你奶奶,就被她迷上了,你奶奶那时候长的啊,那叫一个好看啊,多少人都迷倒在了她的白大褂下,还好你爷爷我英明神武,先下手为强,把你奶奶划拉到手了,诺诺爷爷厉害吧!”听安诺说完,安爷爷立马把话接过去,把安奶奶一顿夸,当然了,顺便也不忘夸了自己一下。

看爷爷投过来的目光,安诺立马星星眼的看着安爷爷,举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说完爷孙俩呵呵的笑起来。

“去去去,你个老东西,瞎说啥呢”安奶奶笑骂了安爷爷一句。

“我爷爷可没瞎说,我奶奶就是好看”安诺一副与有荣焉的笑眯眯的看着安承羽。

“切,你个小马屁精。”安承羽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要你管”安诺斜了一眼安承羽,接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笑咪咪的对安承羽勾勾手指头。

安承羽看着安诺笑的像只小狐狸,警惕着看着她“干嘛?你别这么笑啊,浑身起鸡皮疙瘩了都”

“切,有好东西给你,你要不要”安诺一副你不识好人心的样子看着安承羽。

一听说好东西,安承羽立马笑眯眯的凑过来“什么好东西啊?快拿出来我看看?”正说着忽然在安诺的手上出现了一只正啃着坚果的小松鼠。冷不丁换了一个地方,小松鼠有些不安的吱吱叫了两声。安诺安抚的摸了摸小松鼠的小脑袋,小松鼠立刻安静了下来,继续啃起它的坚果来。

把手往安承羽面前一伸,献宝似的说道“怎么样好玩吧?”

看了眼啃坚果啃得欢的小松鼠,安承羽撇了撇嘴“这有什么好玩的,我这么大个人了也不能整天抱着个松鼠玩吧。丢死人了”

“谁说送给你了,自作多情,这是给我弟弟玩的,一个弟弟一只”说完,在安诺的另一只手上也出现一只一模一样的小松鼠。

“那我呢,那我的礼物呢,你不会把我给忘了吧?亏我还总是惦记你,你个小没良心的”安承羽委屈地说道。

安诺把两个小松鼠放在一个笼子里抱在腿上又给它们添了一些坚果,然后望着安承羽“你想要什么礼物?吃的?喝的?玩的?”

安诺说一样,安承羽的眼睛就亮一亮,安诺一说完,安承羽的眼睛已经瞪得跟铜铃一样了“诺诺,都行都行,玩就不要了,吃的喝的你就不要客气的全都拿来吧”

笑看了安承羽一眼,安诺先给了安承羽一串他最喜欢吃的香蕉,接过香蕉,安承羽扒开递给开车的安承林一个,又分别给了安爷爷安奶奶一人一个,接着要喂给安诺,安诺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要,安承羽这才美滋滋的吃起香蕉来。好久没这么痛快的吃香蕉了,好怀念当初和安诺两个人一起在乡下生活的那段日子啊,虽然苦了点,可是每天都可以吃到各种新鲜的水果,哪像现在啊,吃点啥那个费劲儿啊。

“诺诺,还是你了解我,诶,我都好久没这么痛快地吃香蕉了”安承羽一边吃一边开心的说道。

安诺把他们吃完的香蕉皮收到了空间里,接着又开始一样一样的把给他们带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到了车座后面,有腊鸡、腊鸭、腊肉、蘑菇、木耳、蜜饯、干果、蜂蜜、葡萄酒...林林总总把车后面的空间都挤得满满的了,看的安承羽都傻眼了“这么多啊,我天啊,这可够吃好长一段时间的了,真是太好了”

这时安爷爷忽然严肃的说道“承林承羽,我知道你们都已经成家了,有了更加重要的家人要照顾,但是,诺诺的秘密就只能咱们五个人知道,这个秘密要烂到你们的肚子里,绝对不可以对任何人说起,听明白了吗?”

“爸你放心吧,我谁也不会说的,我会好好保护诺诺的,这个秘密会烂到我的肚子里,一直到死”安承羽认真的说道。

在前面开车的安承林也一脸严肃的说“爸,诺诺是我的女儿,我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她,绝不会把她的秘密说出去,您就放心吧我也会把这个秘密一直烂到肚子里,直到死”

安爷爷听完两个儿子的话,满意的点点头,摸了摸安诺的头,看着长得亭亭玉立的宝贝孙女,又有些犯愁了,这么好的孙女不知道将来要便宜哪家的臭小子,唉,一想到有一天自家疼爱了几十年的宝贝会被别人拐走,安爷爷就恨不得把那小子抓来狠狠地打一顿。这时正在某部队进行野外训练的林轩忽然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旁边的一个作战队员笑话他说‘是不是有哪个小姑娘想他了,正念叨他呢?’林轩冷冷的扫了那人一眼,那人立马闭上了嘴,心里暗骂自己嘴贱,完了,完了接下来的训练估计又要增加了。

一路说说笑笑,不久就来到一个有背着枪的军人站岗的大门前,安承林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又做了登记,这才把车开了进去。

这里就是住着高级将领的军属大院,这里的房子都是一幢一幢的小二楼,每一幢楼都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子,他们家就在第二排的第三个房子。车子停在大门前,这时大门从里面打开,从里面跑出来两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看到门前停着的车,其中一个大一点的男孩连忙跑进院子,大概是通知家里的人,他们已经回来了。

安诺扶着安爷爷安奶奶下了车,才在车前站定,安承羽就把留下的小男孩提留着衣服领子,送到安爷爷安奶奶面前,指着安爷爷,安奶奶对那个男孩说“安旭阳,这是你爷爷奶奶还有姐姐,快叫人”

安旭阳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三个人,听他爸爸说完,立刻礼貌的说“爷爷好,奶奶好,姐姐好”

“好好,好孩子”安爷爷安奶奶都慈爱的摸了摸安旭阳的头“等急了吧,走咱们进屋去”安奶奶拉着安旭阳,安诺扶着安爷爷四个人也不管后面卸车的兄弟俩,向院子里走去。

几个人才走进大门,就见刚刚进去的小男孩跟着两个女人从屋子里快速的走了出来。两个女人其中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细眉细眼长得白白净净的,看起来很温柔的样子。另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年纪,长得大眼睛高鼻梁,皮肤有些略黑,不过一看就是个性格爽朗的人。

两个人一见到安爷爷安奶奶,立刻站定敬礼,然后亲切的喊了声“爸,妈诺诺欢迎你们回来”

安爷爷安奶奶都笑着点点头“走吧,咱都别在院子里站着了,进屋说去”说着一行人都进了屋。

屋子里的摆设很朴素,客厅里只摆了一套木质沙,在通往二楼的旋梯后面是一个饭厅,饭厅连着厨房。一楼有两个房间一个卫生间。家里很干净,一看就是经过细心收拾过。

回到家安爷爷安奶奶都不禁感慨“唉,这一晃儿都十多年没回来了,家里还是老样子,只是我们都老了”安奶奶有些激动,颤抖着手轻轻的抚摸家里的一桌一椅,眼泪含在眼圈,声音有些哽咽。安爷爷也有些激动,也红了眼眶,站在那里不住地点头。

安诺有些担心的看着安爷爷安奶奶,怕他们情绪太激动,身体受不了,毕竟年纪都大了,又干了这么多年的体力活,虽然有安诺一直照顾着,可也难保大悲大喜之下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于是安诺轻轻的叫了一声“爷爷,奶奶”

安奶奶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安诺的手背“奶奶没事儿,就是有些感慨罢了,好了不提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了,咱们今天一家团聚应该高兴才是”说着安奶奶忍不住哭了起来,这么多年憋闷着,现在终于回到家了,所有的委屈不甘一股脑的冲出来,安奶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奶奶”安诺搂着安奶奶,轻拍着她的后背“都过去了,以后都会好的,奶奶,你要是想哭就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吧”

“哎,你这老婆子,行了行了,诺诺你快扶着你奶奶回屋里休息休息,一会再出来”安爷爷看着有些无措的两个儿媳妇“跟你们无关,你妈就是太激动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才下车,进去休息一下,一会儿再出来”说完就带着安诺和安奶奶,进了一楼他们以前住的房间里。

一关上房门,安爷爷也禁不住掉下了眼泪,十五年了,他们终于得以沉冤得雪,又能够回来为他们所热爱的祖国奉献自己的余热了。他们做梦都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日日盼夜夜盼,今天终于把它盼来了。安爷爷安奶奶能不激动得落泪吗?

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有安诺在他们身边陪伴他们,照顾他们,他们能不能等到这一天还说不定呢?不容易啊,实在是不容易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