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在六零年代 > 第52章

第52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因为回到了自己家里,回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安爷爷安奶奶都不免有些激动,激动之余也不免为这些年被冤枉,被审查,被下放的遭遇感到伤心难过。

他们这一代军人那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宁愿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包括他们的生命。可是最后却被冤枉,被说成是卖国贼,反动派。他们心里的委屈无处申诉,委屈、憋闷、不甘的接受罪名,这一背就背负了十六年。

今天终于可以沉冤得雪,他们又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这种既幸福又不真实的感觉,让他们惶恐不安,就怕这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总有一天会忽然被打破,他们又会回到之前的境遇里去。

安诺抱着安奶奶哭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的平复下来。安诺帮安奶奶擦干净眼泪“奶奶,以后再也不要让自己这么难过了,好吗?从今以后咱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咱们好好的面对未来美好的生活。爷爷呢,继续训练他的兵蛋子去,奶奶呢,多做几个手术,多救几个人,而我呢,好好复习,考上医科大学,毕业以后也做个像奶奶一样的能治病救人的好大夫。咱们一家子啊都快快乐乐的好好生活每一天,把以前缺的好日子都补回来,你们说好吗?”

安奶奶搂着自家贴心的宝贝,一个劲儿的点头“好好好,就按诺诺说的,咱们把以前缺的好日子都补回来,咱们高高兴兴的过日子”

“还是我家乖乖会说话,瞧瞧这两句话说的,爷爷这心里立马就敞亮了”安爷爷抹了把脸笑呵呵的说道。

三个人一改刚刚沉闷忧伤的气氛,都笑呵呵的看着对方,从现在起他们要开开心心的生活,好好的过日子。

安奶奶也感慨的看着安诺“老天爷其实也没有亏待咱们什么,他把这么乖巧可爱的诺诺送到咱们身边,这才是咱们最大的幸福呢”安爷爷听了也赞同的狂点头“就是就是,有了咱们的小乖乖,咱们两个老家伙才能平安的活着回来,我乖孙女才是咱们最大的财富啊”

被爷爷奶奶夸,安诺有些不好意思了,脸蛋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这时屋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一条小缝,一个小脑袋钻了进来,紧接着又钻进来另一个小脑袋。两个孩子看到了床上坐着的安诺,眼睛立马亮了起来。

安诺笑着向他们招了招手“都进来”两个小家伙立马推门跑了进来,先给安爷爷安奶奶鞠躬问好“爷爷好奶奶好”说完就睁着大大的明亮的眼睛看着安诺。其中那个大点的孩子一脸惊喜的、迫不及待的问道“你是我亲姐姐是吗?以后你会同我们一起生活了对吗?我可以带你去见我的同学吗?我可以叫你姐姐吗?”说完,孩子一脸期盼的看着安诺。

还没等安诺回答,旁边那个小的一脸焦急的拉住那个大的“不是说好了,是咱们俩的亲姐姐吗?你怎么把我忘了,我爸爸说,诺诺姐姐也是我的亲姐姐,我说的对吗,诺诺姐姐?”说完也一脸期盼的看着安诺。

诶呦我去,安诺都快被感动的哭了,太萌了有木有?她笑着把两个孩子搂进怀里,一人脑门一个吻“我当然是你们两个人的亲姐姐喽,咱们以后当然也要一起生活的呀,我当然也可以跟你们去见见你们的同学了。可是我很好奇啊,你们为什么要带我去见你们的同学呢?”

安诺才问完,小一点的男孩子这次抢先说道“姐姐,是因为我们的同学都有姐姐,还在学校炫耀他们的姐姐对他们多好多漂亮。我们同他们说我们也有姐姐,可是他们都不信,说我们吹牛,说都没见过我们的姐姐,可是我们根本没有吹牛啊,爸爸说了我的姐姐又漂亮又聪明!姐姐,你长的可真好看,比他们所有人的姐姐都好看,我喜欢你”说完星星眼看着安诺。

大一点的男孩子也急着说“姐姐,我也喜欢你”

“嗯嗯,姐姐也喜欢你们,呵呵!那么你们两个小不点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你们的名字啊,姐姐总不能以后总是小不点小不点的叫你们吧!”

“姐姐,我是安旭东,我8岁了”“我是安旭阳,姐姐我六岁了”“姐姐我上小学二年级了”“姐姐我上学前班了”

看着三个孩子相亲相爱的在一起说话,这让原本害怕他们不能和平相处的大人们把心都放到了肚子里。小孩子的世界永远都是那么的纯洁干净的,只要你是自真心的疼爱他们,喜欢他们,他们就会亲近你,喜欢你,不参杂任何虚假与欺骗。

聊了一会儿,安诺忽然想起来她给他们带的小松鼠,于是笑眯眯的说道“姐姐给你们带来了礼物哦,就放在了车上,是两只可爱的小松鼠,你们有没有看到?”

安诺一说完,俩孩子立马想起来他们就是因为看到了那两个小松鼠,听爸爸说那是姐姐的,要是想玩的话得问姐姐,他们才偷偷的跑回来想要问问姐姐可不可以借给他们玩一下下。

“姐姐,你说的是那两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松鼠吗?”问完,两个孩子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安诺。

“哦,你们都看到了啊,那就是给你们的礼物,一人一个。”听到安诺说完,两个孩子立马欢呼起来,安诺笑看着他们“不过呢”安诺故意没有说下去,看到俩小家伙看着她热切的眼神笑了“小松鼠也是一个小生命,你们要好好善待它,每天喂它们吃坚果,喂它们喝水,还要跟他们玩,但是绝对不可以伤害它们,能做到吗?”说完,安诺严肃的看着他们。

俩孩子听完安诺的话立刻站直身体,齐刷刷的敬了一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看着训练这么有素的俩孩子,安诺额头直冒黑线。

“那好了,去一人挑一只吧,回头让你们的爸爸给你们一人做一个笼子装小松鼠,还有这个也给你们”说完安诺在背包里,其实是在空间里拿出两袋坚果递给两孩子“呐,这是小松鼠的口粮,每只一天三个坚果,别喂多了啊”

两孩子接过安诺手里的坚果袋子,欢呼着跑出去挑松鼠去了。

看到两个小家伙欢呼着跑出去,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的安承林疼爱的看着安诺“诺诺,让爷爷奶奶休息一下,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

“好的,那爷爷奶奶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一会儿就过来”告别爷爷奶奶,安诺跟着安承林出了房门。一出房门安诺就看到之前那个长得细眉细眼的三十多岁女人,正一脸温柔的站在那里等着他们,见他们父女俩出来了,就笑着着说“这就是诺诺吧,长的可真漂亮,都成大姑娘了!我是旭东的妈妈,欢迎你回来,你可以同旭东一样叫我妈妈”

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女人,安诺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有一种被别人抢了最心爱的宝贝的感觉,不舒服极了,这么快就来宣誓主权了吗?不要怪安诺把别人想的那么坏,她就是有这种感觉,非常非常强烈。

安诺笑了笑“阿姨好,很高兴见到你。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有些累了,想去休息”安诺很有礼貌却很疏离的说道。接着又回头看着安承林“爸爸,我的房间在哪儿,你告诉我,我自己去就行了”

安诺的一声阿姨,叫的那个女人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被掩饰了过去,依然微笑着站在那里不说话。她虽然笑着,可是看着安诺的眼神却很冰冷。安诺因为常用神识从空间里拿东西或者收东西,所以她的五感都特别灵敏,那种冰冷的眼神,安诺不用正眼去看就能感觉到,这让安诺觉得很不舒服。她有些不耐的皱了皱眉。

感觉到女儿的不自在,安承林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你去忙吧,这里不用你管,我带诺诺回房间”说完拉着安诺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林丹看着相携而去的父女俩,双手攥紧了拳头,又慢慢的松开,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转身去了厨房。林丹没缘由的就是不喜欢安诺,一看到她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就想起安诺的妈妈徐幼芳。那是她心里最大的伤,虽然现在她跟安承林结婚了,可她知道安承林这辈子最爱的还是他那个死去的妻子,安诺的妈妈徐幼芳,那个漂亮的像一个完美瓷器一样的女人。

一个活人永远争不过一个死去的人,人活着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而死去的人所有的缺点都被淡化了,剩下的都是那些令人难忘的美好,更何况徐幼芳又是那样一个完美的毫无瑕疵的美丽女人!现在他们的女儿又回来了,那张同她妈妈长的那般相像的一张脸,从现在开始就要时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林丹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不是她不善良,只是她的善良从来都不可能给她情敌或者是情敌的女儿,那样对她来说太残忍。

安诺觉得自己没有感觉错,那个女人不喜欢自己,可以说是讨厌。可是这又怎么样呢?反正她也不会同他们一起生活,喜欢不喜欢都无所谓,她又不是靠着别人的喜欢而活着。别人不喜欢她难道她就不活了,切,开什么玩笑?她又不是r能做到人见人爱。想明白了安诺耸耸肩,把心里的不痛快抹去,开心的跟着爸爸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二楼一上楼梯有个小客厅,客厅里摆着一套黑色的皮质沙,窗台上挂着一盆吊篮,绿油油的生命力很旺盛的样子,客厅的右侧是爷爷的大书房,左侧有有两个房间,还有一个公用的卫生间,一个小书房。

安诺的房间是靠近客厅的第一个屋子,推开门安诺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整间屋子竟然都是以粉色系为主,各种各样的粉,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床,粉色的衣柜,粉色的书桌等等等等无一不是粉色。

两世以来安诺从没有把自己想成一个小公主,可以住在粉色梦幻般的城堡里,她也从没让人如同小公主般宠爱过,她一直把自己当作女汉子,什么都要自己扛。粉色这种公主般梦幻的色彩,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不适合自己,因为没有谁会宠爱她。可是今天,看到这样一个粉嫩嫩的房间的时候,她忽然感觉鼻子酸酸的。

“这个房间在你妈妈活着的时候就开始为你布置了,那时候她知道肚子里怀的是女儿的时候,就高兴的说‘我的女儿是个可爱的小公主,我要给她布置出一个最最梦幻的城堡,我要把最好的都给她’从那以后她就开始一点一点的布置起这个房间。可是她只布置一半就”说到这里安承林忍不住哽咽了一下,含着泪接着说到“剩下的是爸爸给你布置的,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来,进来看看”

“爸爸,你能跟我说说我的妈妈吗?她长得什么样?是个怎样的人?”轻轻的摸着屋子里的桌子椅子窗帘一样一样物品在手尖滑过,安诺好像看到了一个满脸幸福的大肚子女人,一点一点把房间布置起来,一样一样的物品摆上去,这个房间的每一处都保含着她的殷殷期盼与满满的爱惜。母爱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吗?让人暖暖的,忍不住想要去依恋。

“妈妈,妈妈”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字眼,两辈子都没有机会喊出这两个字,安诺的心里堵得慌,闷闷的,钝钝的疼,像小刀划过一条细细的伤口,你很难现它,可是你却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它的疼痛,让你想忽略都难,妈妈这两个字就是那条看不见的伤口,疼痛一直都在,从不曾离开。

看到满脸悲伤的女儿,安承林心里也堵得难受,安诺的妈妈是他最爱的女人,没有之一。当年他第一次看到安诺的妈妈的时候就对她一见钟情。安诺的妈妈是一个温柔如水,美貌如画的女子,就那么一眼她就深深的撞进安承林的心里,再也挥不去,逃不开,放不下。这么多年过去了,安承林从没有忘记过她,只是把对她的爱,全部转移到了他们唯一的女儿安诺的身上。

安承林看着悲伤的女儿,把她轻轻地搂在怀里“诺诺,你的妈妈是全天下最美好,最温柔的好女人。她最爱的就是你,你是她的宝贝,她生命的延续”

“我能看看我妈妈的照片吗?我想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可以吗爸爸”安诺哽咽的说道。

“嗯,这么多年都没把你妈妈的照片给你,主要是那时候你太小,怕你伤心难过,现在你长大了,可以把你妈妈的照片给你了”说完,安承林拉着安诺坐在床上,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相框递给安诺。

接过相框安诺再一次愣住了,照片里的女人竟然同安诺上一世的妈妈有七八分相像。只是照片里的女人梳着两条辫子,而安诺上一世的妈妈梳着长长的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安诺有些懵。

看到女儿愣愣的坐在那里,安承林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这就是你的妈妈,诺诺,你长得很像你妈妈,一样的眉眼,性格也像极了你的妈妈,都是那么的温柔善良”

两世的妈妈长得这么相像,怪不得她会重生到这个身体里,长得与前世也那么像,原来根源在她的妈妈身上啊,该不会她的妈妈也重生了吧?不可能不可能!要是真的重生了生下她为什么不管她,诶呀,真是好纠结啊!安诺心里胡思乱想了半天,也没找到答案,算了,反正再怎么样也见不到妈妈了,想太多也没用。把妈妈的照片端端正正摆放在自己的床头,无论如何这个妈妈都是爱她的,从她为她精心的布置房间就可以看出来。安诺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妈妈,谢谢您,我爱您,希望您来生能够得到幸福’

看到女儿的情绪已经平复了,安承林指着衣柜对安诺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子的衣服,就胡乱给你买了几件,你看看你喜欢不喜欢,不喜欢的话再去买,对了这个存折你拿着,这里有点钱你喜欢什么就去买什么,不用省,没有了爸爸再给你”

安诺接过爸爸手里的存折,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有一万块钱,这是什么年代,七十年代好伐,十块钱比将来一百块都扛花。这一万块钱,安诺得算算,大概顶将来几十万!

安诺拿着手里的存折把它又递给爸爸“爸爸,这里面的钱也太多了,我用不了这些,您还是收回去吧,您现在毕竟不是一个人了,无论如何也要替旭东他们想想,给我这么多”接下去的话安诺没有明着说出来,她怕自家爸爸现在的妻子会有想法。

安爸爸欣慰的看着自家懂事贴心的女儿,把存折推给了安诺“拿着吧,这里有一部分是你妈妈留给你的,爸爸知道你懂事儿,你不用管别人,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就可以了,这么多年你没在爸爸身边,你也给爸爸一个机会补偿给你点什么,不然爸爸心不安”

听爸爸说完,安诺紧抿着嘴唇,然后笑着点点头“谢谢爸爸,不过您不用觉得亏欠了我什么,我的生命是您给的,能够做您的女儿,爷爷奶奶的孙女,这是我最大的幸福。要说谢也是我谢谢您,谢谢您给我了我生命,谢谢您我的爸爸”

安承林都被自家宝贝女儿感动的哭了,要不要这么贴心啊宝贝,安承林心里不住的感叹,还是女儿好啊,既贴心又温暖!

父女俩正聊得开心,就见门被打开,安承羽笑眯眯的走了进来“父女俩说啥秘密呢,介不介意我也来凑个热闹?”

一看到安承羽,安诺就忍不住开启逗比模式,他们俩人天生气场都不对,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都很严肃挺正常的,可是这俩人一碰到一起,那简直就是逗比二人组,不互相掐掐都不能好好说话。

安诺对安承羽翻了个白眼“要是介意的话,你能出去吗?”

安承羽撇撇嘴“当然不能”

“还不是?那还问我们介意不介意干嘛?假惺惺”说完,安诺不雅的翻了个白眼。

“诶,小丫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温柔善良的叔叔我呢?我对你的心比珍珠还真,怎么说我假惺惺呢?”安承羽假装生气的说。

安诺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嘿嘿,您老的脸皮现在锻炼的比城墙还厚了啊!还温柔善良?呵呵!不过,你干嘛来了?难不成来要好吃的?”说完安诺做出一副你想吃什么说出来姐给你的土豪表情。

“哎,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我来当然是有事情的啊”说完安承羽从上衣兜里拿出一个存折递给安诺“呐,这个给你,拿着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别舍不得花啊,花没了叔叔再给你存”

一看到安承羽手里的存折,安诺立刻说道“我不要你的钱,你一个月开多少钱啊,还得养老婆孩子,够不够啊,竟然还给我?我不要,你快收回去吧”安诺把安承羽手里的存折推了回去“我爸爸已经给我钱了,我钱够花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这份心意,谢谢你了小安子”说完安诺拍了拍安承羽的肩膀,一副你终于长大了我很欣慰的表情。

安承林看着分分钟就能让他宝贝女儿惹炸毛的自家弟弟,他就纳了闷了,平时看安承羽挺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怎么见了诺诺就范二呢?这俩人真是,一对活宝冤家!

“哎哎哎,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不行了,真是不能忍了我!我说安诺小同志,你可不可以不要差别待遇啊!你爸爸是你爸爸,我是我,我是你叔叔,我给你钱你就接着得了,我是你亲叔叔,我给我自己侄女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别废话赶快拿着!”安承羽瞪着眼睛说道。说完把存折塞到安诺的手里,气鼓鼓的把脸别过一边,不搭理安诺了。

安诺觉得眼睛有点湿,眨了眨眼,把那股涩意憋了回去,伸手拍了拍安承羽的肩膀“哇,挺大个人这么小气,我就跟你客气客气,瞧你这样儿,谁还怕钱多烧手啊,我巴不得所有人都给我钱呢,多多益善啊,我分分钟就变成富婆了,简直不要太好哦!哎,以后钱多没处花了,记得给我啊,我帮你花,嘿嘿”说完安诺洋洋自得的笑起来。

“切,出息,还富婆呢?啊对了,下面饭菜都准备好了,就等咱们下去了,走吧,先去吃饭”说完安承羽起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招呼安诺他们快点下来。

安诺把存折收到空间里,她没有看安承羽给她多少钱,无论多少都是安承羽对她的一片心,虽然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暂,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可是那一段时间却是两个人最艰难最困苦的时候,那时候他们无依无靠,只能相依为命,相互取暖,在他们心里对方都是最特殊的存在,无关乎亲情,更是患难与共的革命感情。

安爸爸微笑着摸了摸自家宝贝女儿的头“诺诺应该理解你叔叔,虽然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他一直都非常惦记你,你在他的心里永远都是特殊的,别人无可替代的存在。毕竟你们俩共同走过了最艰辛的一段时光。”

“爸爸,我知道也明白,我觉得我真是太幸福了,有这么多关心我爱护我的亲人。小安子他,哦我说的是我叔叔他,在我心里也是最特别的,他可以说是我的恩人,当年要不是他带着我,照顾我,也许我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在我心里一直特别感激他”

安承林欣慰的点点头。躲在门外的安承羽听到安诺说的话,笑容不知不觉的慢慢扩大,直到整个人都变得欢快起来,他就知道他的小侄女不会把他给忘了,他们那可是在艰苦的环境下建立起来的牢不可分的革命感情!

“诺诺,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啊,目前国内的形势一片大好,12月份就要恢复高考了。这么些年你有没有把文化课学好啊,你是想要上高中呢还是要直接考大学?”

“我不需要再上高中了,该学的我都学的差不多了,才恢复高考,大家都把知识扔一边这么多年了,我估计这次高考的题不会很难,我应付得来。爸爸你就放心吧,你女儿我很厉害的,我可是学霸哦,呵呵”安诺信心十足的说完又忍不住呵呵的笑起来。

“那就好,你打算考哪个大学啊,你之前跟你宁爷爷学习中医,学的怎么样了?是想继续学中医还是别的?”安承林关心的问。

“我已经跟宁爷爷说好了,他这次回来就回去中医药大学任教授,所以我打算去他那里跟他继续学习。中医博大精深,我想好好学习,把它扬光大”安诺骄傲的说。

“我女儿就是厉害,好的,只要你决定了,爸爸就支持你”安承羽微笑着摸了摸安诺的头。

“小安子,在门外偷听了这么久,还不进来”安诺忽然冲着屋门喊了一句,把屋外站着的安承羽吓了一跳。

“小丫头,你怎么知道我没走啊,你有透视眼啊,诶妈呀,太厉害了”安承羽被安诺一叫,立马屁颠屁颠的走进来。

“我没透视眼,但是我的五感比较灵敏,听到门口有呼吸声,所以就知道你没走”

“你太厉害了,我对你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说完安承羽对安诺拱拱手。

“不敢不敢”安诺也冲着安承羽拱了拱手,接着又严肃的对安承羽说道“小安子,今年恢复高考,你有没有想过考军校啊?”

“我都多大岁数了,考那玩应儿干嘛啊!我可不考,这么多年我的文化课都落下了,我拿什么去考啊!”安承羽摇头苦笑道。

“你要是想考我能帮你,你才三十岁,现在考也来得及,这次高考是不限制年龄的。有多少比你年纪大的都去考了,你怎么就不行。再说了,社会会不断的进步,军队也会与时俱进的,你这种文化水平早晚是要被淘汰的,以后的军事都是科技化了”安诺认真的同安承羽说道。

“可是我,能行吗?”安承羽有些犹豫不决。

“怎么不行,我会给你一套复习资料,你只要把上面的知识全部记住了,我保证你能考上军校”安诺自信的说道。

听安诺说完安承羽眼睛一亮“真的?那行我也去试试,嘿嘿,诺诺你可真厉害”说完举起大拇指。

安诺笑着接下了安承羽的夸,她之所以这么有信心,还得感谢上一世,她上大学那会儿,大家都好奇77年第一次高考都考了什么?所以上网查了一下,安诺的记性好,看过一遍就都记住了,所以才能这么自信安承羽能考上。

“对了爸爸,你要不要也去考考,真的能考上哦,我爸爸这么聪明!”安诺笑眯眯的对安承林说。

“我就算了,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不过诺诺你真的有把握你叔叔能考上吗?”安承林好奇地问。

安承羽也好奇的看着安诺。

“当然,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等一下我就给你把题准备出来,你走之前给你,你只要把上面的题都背会,百分之百能考上”

三个人说完就收拾收拾下楼吃饭去了,毕竟回来后第一次全家人一起吃饭,让大家等不太好。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