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在六零年代 > 第54章

第54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安诺同爷爷奶奶这些年在下放点生活,同当地人还有一些南方的知青学到了很多腊肉的制作方法。什么腊鸡腊鸭腊肉,蜜制的,烟熏的,甜的,咸的,辣的,各种口味都有。他们这些年也做了不少都放在了安诺的空间里。

安诺自己也偷偷的在空间里做了不少,因为空间里的鸡鸭鹅兔子野猪狍子梅花鹿这些动物都繁殖的特别快,除了偶尔放到林子里外,其它的安诺都时不时的自己宰杀一批,刚开始杀猪这种大型动物的时候,安诺还战战兢兢的,后来跟着安奶奶做手术的次数越来越多,慢慢的也就不怕了。

安诺空间里那个地下室很神奇,一样物品只占一块地方,而且可以无限叠加。因为地下室的时间是恒定的,所以这些年安诺无论是粮食蔬菜,还是各种肉食水果,都储存了不少,具体多少安诺自己都不清楚了,反正她这些年跟个小仓鼠一样不停的往里面存东西。

这次他们回来安诺和安奶奶整理出一大堆食物,一是分给安承林安承羽两兄弟一些,还有他们媳妇的娘家。还有一些要好的朋友,这些年虽然明面上不能帮着安家,但是有不少背地里偷偷帮着安家兄弟的人,都不能忘记人家,他们老两口回来了,总得表示表示,各家都送点土特产,多少是那么点意思,表示咱家没有忘记人家的好,所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在那种大环境下,还能帮助他们的,都是值得深交的好人。

安诺给两个小家伙分完牛轧糖,就过去帮着安奶奶整理东西,各种腊制的肉食一家给他们两份,一份留着他们自己吃,一份送给他们的娘家。还有蘑菇、木耳、菜干、鱼干这些也同样一家两份,还有蜂蜜,水果干等等杂七杂八的一家都分了一大推。

万柔看着推在自己和林丹脚边的东西,又看了看安奶奶那里留下的一堆,直咋舌“妈,这么老些东西,你们老的老小的小可怎么拿回来的啊,真是太不容易了!”

“哎,可不是,这一路啊多亏那些返城的知青了,要不是他们帮着拿点,这么老些东西我们是真拿不回来啊!行了,就这么些东西,东北那边也没别的,也就这些吃的还能拿得出手,你们也别嫌弃,多少就是这点意思了”

“瞧您说的,这么些好东西我们哪能嫌弃呢!好多吃的我们都没见过呢,看样子就好吃,妈这些都是你们买的啊,这得花多少钱啊?”林丹抢在万柔的前面笑眯眯的说道。

“不是买的,大部分都是诺诺自己做的,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孝顺,那么一点点大的时候就开始做饭洗衣服照顾我跟你爸爸,后来跟着村里人和那些南方来的知青开始学习做腊肉,这么些年要不是有诺诺在啊,我跟你爸爸两个人估计早就没了。”一想到这些年的遭遇,安奶奶禁不住又红了眼眶,声音都有些哽咽。

安诺挽起安奶奶的胳膊,用手绢轻轻擦拭安奶奶脸上的泪水“奶奶,咱不都说好了吗,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还提那些干嘛。好了好了,都过去了啊,快别哭了,瞧瞧这眼睛红的跟大白兔眼睛似的,呵呵”

安奶奶被安诺逗得噗呲一笑“去,坏丫头,哪有说自己奶奶是大白兔的呀!”

“好好好,我错了,不是大白兔行了吧?”看奶奶心情好了,安诺笑呵呵的连忙赔礼道歉,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人一上了岁数,就跟个小孩子似的,安诺没事儿就哄哄爷爷奶奶,让他们开心点。

“看我,行了你们今天也都累够呛,先回去吧,等有时间再来,今天我就不留你们了。”安奶奶有些歉意的说道。

“妈,您也累了,就去休息休息吧,我先把我爸妈家那份东西送过去,回头再来取我们家那份儿,您休息去吧,不用管我们”万柔笑着说道。

“怎么都行,东西给了你们了你们就自己处理吧,我就不管了。冬冬阳阳,没事儿就来奶奶家找你诺诺姐姐玩啊,到时候奶奶给你们做好吃的”安奶奶看着坐在沙上吃得正欢的俩孙子笑眯眯的说。

“嗯,知道了奶奶,我过几天就来”“嗯嗯,奶奶,等你们休息好了我就来”两个孩子听说奶奶要给他们做好吃的,都高兴的疵着牙笑起来,其实他们真心不想走的说。

安奶奶年纪大了禁不住折腾,今天这一通忙乎,现在已经累的不行了,回到屋安诺给安奶奶喂了一碗存在空间里的人参水,就让安奶奶躺下睡了。

这人参水不是只用人参熬制的水,而是几种不同的药材,放在一起熬制成的,有缓解疲劳延年益寿的功效。这个配方是安诺从空间里找到了,人参等药材也是空间里种植出来的,疗效那是杠杠的,没看安奶奶和安爷爷都六十多了,当年又是打仗又是负伤的,而且老了还要去农村修河坝,干重体力活,要是搁一般人身体早就不行了,可安爷爷安奶奶两个人身体都挺好而且还很年轻,这些都是这人参水的功劳。

当然了这个配方安诺也给了自己师傅宁爷爷,安诺时常去废品站淘书,还真让她淘到几本医书,于是安诺就说这个药方是从那几本医书里翻出来的。宁爷爷拿着药方直感叹‘高手在民间啊’

安诺和宁爷爷时常进林子里采药,也挖到了三根人参,其中有两跟大约有五六十年,这是安诺和宁爷爷一起挖到的,还有一根大概有一百年的是安诺自己在山上挖到的,本来这三根安诺的意思都给宁爷爷,毕竟她空间里有很多吗,可是宁爷爷说什么也不要,坚决把年头最长的留给了安诺,争执不过,没办法安诺只好收下了。

宁爷爷把那两根人参按照安诺给的配方熬制成人参水,分给下放点的老人们喝,诶,还别说原本身体里的暗疾都慢慢的好起来不说,每天干活也不再使不出力气了,这个人参水果然有效,而且每次熬水需要的人参的量也很少,值得推广!有了这个好东西,这些年下放点里的老人都很少生病,这次平反回城,家里人都差点没人出来他们,因为都不是之前看到回城的那些萎靡不振,神情憔悴的人,他们一个个都倍儿有精神,一点不像是去劳动改造的。

刚刚林丹和万柔问安奶奶是怎么养生的,安奶奶没有明说,因为这个药方是属于安诺和她师傅宁爷爷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下放点的其他人从来没有问过药方的事情,就连安爷爷安奶奶也没问过。

说不说全在于安诺自己,她愿意说安奶奶也不拦着,她不愿意说,安奶奶也不怪她。显然人家干脆不信任安诺,所以安诺现在连说的必要都没有了,不过即使他们问了,安诺也是不会说的。

这个药方安诺临回来前已经跟宁爷爷商量好了,以他们下放点全体人员的名义捐献给国家。这一是可以让这些老人们立个功,再高大上一点说就是可以造福人民了。反正怎么说都行,得益的是同安诺生活在一起的十几年的爷爷奶奶们就行了,这是安诺的最终目的。感觉很圣母有木有呵呵,可是安诺自己没觉得自己圣母,因为这个人参水虽然很管用,但是疗效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惊人就是了,人参有的是,但是上了年限的野生人参那可就凤毛麟角了,这个是很重要的,但是最最重要的还是熬制人参水所用的水,那水是安诺空间里新出现的冷泉水,这个水其他作用安诺还没现,唯一现的就是它能提高药效。用它熬制的中药,能够挥出比原来多百分之五十的药效,这就很可观了。

所以一没有上年头的野山参,二没有冷泉水,这样熬制出来的人参水可以提高免疫力,增加细胞活性,长时间服用可以延缓衰老延年益寿,注意哦,是要常年服用,不能断的,一般人家真心没有这个财力的说。

这边安奶奶睡着了,安诺就悄悄的开门走了出去,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进了房间锁好门,检查了一下房间,没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安诺就进入了空间里。这些日子都很忙,安诺一直没有空整理空间,现在空间里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看着只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安诺心里非常踏实,这么多年来多亏有了这个空间,安诺才没有被饿死,平平安安的长大成人。现在想想老天爷真是待她不薄啊!

安诺在空间书房里找到之前她就整理好的复习资料,当然了虽然她知道考卷的内容是什么,但是她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就原封不动的把考卷内容照搬下来,那样的话她就是自己挖坑埋自己,找死呢!这种容易暴露自己的事情安诺是不会做的。她只是依据考卷,把相近的题型,罗列出来,当然这里面就有考试题目,只是混在一大堆题里不太明显,不故意去找不会现。你只要认认真真把她给的题全背会了,那就没有问题了。

这些资料都是安诺手抄的,真是悲催,她那时候特想有台电脑,再配台打印机。可是木有,没办法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抄吧,还别说倒把安诺的字给练出来了。这个时代的人都能写一手好字,像她爷爷奶奶还有下放点的爷爷们,都能写一手好字,安诺的字也是在他们悉心教导下练成的。

收拾好了复习资料,安诺也没多做停留,出了空间就拿着复习资料和一本书坐在二楼客厅里等。她知道爷爷估计有重要的事情要同爸爸和小安子商量,所以就没有去打扰,只是安静的坐在沙里一边看书一边等。

看书看得入迷了,身边忽然坐个人都没现,直到安承羽那双大手盖在安诺的书上,安诺这才反应过来。抬起头看到安承羽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安诺也笑着问道“跟爷爷已经谈完了吗?”

安承羽用手摸了摸安诺的头“还没,你爸爸正跟你爷爷谈重要的事情,没我什么事儿了我就先出来了,等一下还要回部队”

“哦,呐,这是复习资料,你只要把这些全看会背会就没问题了。千万别跳题看啊,这里每一道都是重点,有不会的你就来问我,我给你讲。呐,复习资料我可是给你了,你要是敢考不上,看我怎么收拾你,哼”安诺故意恶狠狠的说。可是她的形象太过甜美,即使恶狠狠的样子,也只是像极了一个炸了毛的小猫,一点杀伤力都木有。

安承羽笑着胡乱安诺的头“小样,还想收拾我?呵呵,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你叔叔我这么英明神武,一定会考上的”安承羽得意洋洋的说“啊对了,你爸爸也同意要参加这次高考了,你把他那份也准备出来吧”

安诺一听说自己爸爸也要去参加高考,立马欢呼起来“欧耶,太好了,我马上就去准备。”说完安诺起身快跑回自己的房间。还好她多准备了两份备份的,这下可是能派上用场了。

看着兴高采烈跑走的安诺,安承羽拿着自己的那份资料,也匆匆忙忙的走了,他今天是请了假回来的,今天部队有拉练,作为营长他不在怕出现生么事情。这边完事儿他立马赶回了部队。

拉练完,安承羽就悄悄的把林轩拉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把门锁好。看安承羽这么小心谨慎的样子,林轩一愣,以为他这次回家接他父母出了什么事情了呢?于是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如果我能办到的你尽管说”

安承羽笑着拍了拍自己好哥们的肩膀“当然有事儿,而且是好事儿,呵呵!呐,你看看这个”说着安承羽把安诺给他的复习资料递给了林轩。

林轩接过安承羽递过来的一沓写满字的纸仔细一看,立刻有些惊喜的看着安承羽“高考复习资料?你哪来的?这可是好东西啊!多少人想淘弄都淘弄不到啊!对了你弄这个干什么啊,难不成你要参加今年的高考?”林轩疑惑的问道。

听林轩说完,安承羽咧开嘴乐了“怎么样,陪哥们一起考呗,呐,复习资料都有了,咱们俩一起学,到时候一起考军校。你也不想总被家里控制吧,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

“我告诉你啊,我们家诺诺可是说了,只要把这些全背会,保你考上。嘿嘿”安承羽继续鼓动。他家大哥都被他鼓动动心了,他不信林轩会不动心。这些年他被林家压制,到现在才是个副营长,以他那个拼命劲儿早该升一升了,迟迟不能升,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变通变通一变则通,不变则永远困在局里出不来,现在这个机会很好,来得正是时候!

林轩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安承羽说的意思,因为他妈妈的关系,这些年他在林家地位尴尬,那家人从老到小都不待见他,要不是当年他妈妈拼死也要他誓要认祖归宗,他宁可饿死也不会回来受这罪的。按他妈妈的意思就是,他是回来替他妈妈赎罪的,他妈妈对不起林军长的妻子。可是那也不全怪他妈妈啊!为什么一切的过错都要他跟他妈妈承担?那个男人难道就没有错吗?他的错更大吧!

林轩咬紧牙关,点点头答应了安承羽“好,就按你说的”

见林轩答应了,安承羽这下可高兴了,他就看不上林家人在林轩面前一副高高在上的的样子,有什么了不起啊,一个个靠着他老子才坐上高位,一点真本事都没有,拽什么拽啊!像他和林轩这样一点点靠自己的努力拼上来的,这才是真本事呢!

“好样的,从今天开始,咱俩一起努力,让那些人看看,咱也不是吃素的!”安承羽拍着林轩的肩膀目光坚定的说。这些年他也因为家里的事情被压制狠了,心里总是憋着一股郁气,他也要做出个样子让那些打压他,嘲笑他的人看看,他安承羽也不是孬种好惹的!

目的达成一致,从这天开始,安承羽和林轩两个人白天训练,晚上学习。不会不懂的,就集中到一起,等安承羽回家去问安诺,学明白了回来再教给林轩,两人又继续开始学习,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从这时候开始林轩耳朵里不断充斥着安诺安诺这个名字,他对这个安承羽嘴里不断念叨着的,长得好,学习好,做饭好,样样都十全十美的,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越的好奇起来。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他开始好奇的起来的女孩,将会把他的人生弄的怎样的天翻地复。

这边,安诺把给自家爸爸的复习资料找出来,又精简了一些,她怕她爸爸年纪大了,学太多再学混了,所以又删减了一些题目。重新整理了一遍,即使被别人看到,也现不出什么问题。

安爷爷和安承林聊了很久才出来,这时候安诺已经把晚饭做好了,正等着他们来吃,焖了一锅大米饭,又把中午剩的肉菜热了热,炒了两个青菜,做了一个排骨冬瓜汤。安诺又把自己酿的粮食酒拿出来一瓶,这是安诺跟她一个学生的爷爷学的,老爷子在他们村是有名的酿酒高手,可是现在粮食都不够吃,哪有闲粮拿出来酿酒啊!手艺都荒废了,安诺很认真的向老人家请教,老人很高兴,一点不藏私的全都教给了安诺。安诺回去自己在空间里捣鼓,还别说真让她捣鼓成功了,她酿的酒醇香绵软,口感特别好,安爷爷特别喜欢喝,每天晚上都会小酌一口,不然睡不着觉。

安奶奶下午睡了一个好觉,起来后又洗了个热水澡,这才神清气爽的过来吃晚饭。没有人打扰,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顿美味的晚餐。安爷爷和安承林因为一会儿还有事儿,都只喝了一点点酒。

喝着自家女儿酿的酒,安承林感觉特别骄傲,他家宝贝怎么能这么厉害呢,学啥啥好,做啥啥好吃,哎,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家的臭小子,想到有一天自家宝贝女儿成了别人家的,安承林心里直堵得慌,好吃的饭菜也吃不出滋味了!咬牙切齿的只想把那个臭小子揪出来,好好修理一顿,以解心头之恨啊!

安诺可不知道她亲亲爸爸心里那点小纠结小烦恼,她现在开心着呢,爷爷奶奶爸爸都在她身边,她觉得自己幸福的快要冒泡泡了。这样的日子是她盼望已久的,今天终于实现了,简直不要太美好哦!

吃完晚饭安爷爷把安诺叫到一边“诺诺,你那里人参水还有多少啊,能不能匀出一瓶爷爷要送人”

“爷爷,还有不少呢,一瓶够吗?会不会少点,要不给你两瓶,好事成双吗?也拿得出手。还有我用鹿茸什么的泡的酒,也给你拿两瓶吧,不过这酒得少喝,一天就得一小盅,喝多了流鼻血。我那还有一根百年的人参你您也带着吧,那是林子里的老山参,入药或者炖着吃都特别好。还有松茸也得拿点,那玩应儿吃了对身体好”安诺觉得能让爷爷这么重视的人,一定是这么多年一直照顾他们家的那个爷爷嘴里的老长,这礼可不能马虎喽,安诺想着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的?

一听有这么好的酒,安爷爷眼睛都亮了,安诺后面的话他都没听进去,满脑子充斥着的都是诺诺有好酒有好酒“哎,诺诺,你有这么好的酒怎么不拿出来给爷爷先喝一口尝尝啊!你这个不孝女,都不知道心疼爷爷,明知道爷爷就好这一口,还藏着不给爷爷喝”说完一脸委屈的看着安诺。

安诺根本不为所动,板着脸说道“那酒得泡到年限,否则疗效不好,现在年限到了,可以给您喝了,不过每天只能喝三钱的盅一盅,多了不能喝啊!”她就怕她爷爷喝着好喝,再喝多了,那就坏了,补大了鼻孔穿血不说,身体也受不了。毕竟她爷爷年纪大了。

“行行行,都听我家小乖乖的,呵呵你拿出来,爷爷先尝一口”说完也不理安诺了转身拿酒盅去了。

安爷爷尝了口泡酒,眉眼都舒展开来,一股热流冲向四肢百骸,舒服得直想□□。喝了一小盅没过瘾,还想要倒一盅,结果被安诺把酒抢了过去,收起来不给他了。气的安爷爷直瞪眼,瞪眼也不好使,安诺瞪的比他眼睛都大。

安承林原本想上去劝劝跟个斗鸡似的爷孙俩,结果被安奶奶拉住了,示意他别管。安奶奶则坐在一边看着这爷孙俩在那大眼瞪小眼,一边喝果汁,一边呵呵直乐。这场景太熟悉了,每次因为安诺不让安爷爷喝酒,俩人都会来这一出儿,最后败下阵来的永远是安爷爷。下一次碰到了还如此,如此循环,这俩人还乐此不疲。

最后在安诺答应每天都让安爷爷喝一小盅泡酒后,安爷爷才高高兴兴的拎着安诺和安奶奶准备的礼物和安成林一起去了老长家。这一去,直到半夜他们才回来。按诺和安奶奶都惦记他们所以也没睡,一直坐在客厅里等着。他们爷俩一进屋,安诺就看到自家爷爷和爸爸虽然半宿没睡觉,但是整个人都神采奕奕的,脸上的笑那是想忍都忍不住,估计他们这次去肯定听到好消息了。

还真没让安诺猜错,安爷爷不但官复原职了,而且不是那种顾问性质的,而是实打实的给了军权。安承林也直接调回了‘刀锋’接着担任他的大队长。这爷俩能不高兴吗?这下安承林也不用考军校了。

安诺和安奶奶听了,都高兴的不得了,这下子可好了,憋屈了这些年,他们家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最主要的是,安爷爷还有安承林都回到了他们最热爱的岗位上,那种激动的,失而复得的心情,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大晚上的一家人坐在一起兴奋的都睡不着,回想过去,展望未来,安奶奶是又哭又笑的,他们真没想到这次回来还能有这么大的惊喜等着他们。看来党和人民并没有忘记他们,还愿意用他们,对于像他们这些一心为党为人民想要做实事儿的人来说,能够让他们学以致用,在工作中挥光与热,才是他们最大的幸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