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其他类型 > 金丝殿宠后 > 第151章 孕期2

第151章 孕期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晏珽宗闷哼了声,按着她作乱的双手扣在她头顶,担心这个距离压迫到了她腹中胎儿。

婠婠却不乐意了,咬着唇闷闷不乐地哭起来,还越闹越来劲,那哭声活像是被他虐待惨了似的,让耳房里守着他们等着来善后的医吏和嬷嬷心都跟着一抽一抽的。

贾嬷嬷咳了咳,虽然方才皇帝发了怒让她们都心惊胆战的,但是这会子关系到皇后胎儿的安危,她壮着胆子趴在墙壁上递了句进来:“陛下,这是您的头一个子嗣,更是中宫所出的嫡子啊!”

言下之意是求皇帝在榻上待皇后温柔些。

晏珽宗太阳穴两边的青筋跳了跳,没理会她们,反倒是力道温柔的扣住了婠婠的下颚,让她没法继续闹腾着哭嚎。

“娇娇,你自找的。”

婠婠盯着他看了一阵,被喂饱后的她总算不哭了,抽了抽鼻子便安静了下来。

第一次要结束的时候,宫婢留下的两盏烛台的蜡油都燃尽了。

昏暗的床帐之内,她像是只雌兽懒洋洋地歪在榻上平复着情事后的呼吸。

大概见里面的动静停了,嬷嬷们以为还不该结束么,便带着婢子和女医吏们进来查看皇后的情况。

殿内一派不可言说的暧昧甜腻气息,她们低垂着头只做没闻见似的,不敢乱看一眼。

婢子们重新点上烛火,偌大的殿内顿时又明亮了起来。

晏珽宗随手在身上披了件外袍起身,将婠婠的一只腕子递出帐外,还小心地拿了丝被的一角在下面垫着,怕她肌肤受了凉。女医吏们小心翼翼地轮流给皇后诊过脉后,恭敬又劫后余生般庆幸地向皇帝回话:“娘娘和腹中的小殿下并无大碍,只是接下来几日多进补些清凉之物,将鹿血残留的烈气排出体外即可。”

对上贾嬷嬷一个提示的眼神,她们又小声添补了一句上去,“不过……陛下以后还是不同娘娘这般亲近为好。小殿下毕竟也还不到三个月呢……”

嬷嬷打了热水来要给婠婠擦身子,她正要掀开床帘时,婠婠有些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半睡半醒地哼了两下:“你们都下去罢。本宫不要人服侍。”

皇后都这么说了,她们也只得退下。

然不过片刻后,内殿里又传来了一阵床榻的响动声和女子的柔婉吟叫。

又是小半晚不得消停。

贾嬷嬷叹了口气,向月桂商量:“要不然还是去告诉太后娘娘,请太后出面劝陛下和娘娘分房歇息罢?这才两个多月就这般……我们这些老骨头便是睁着眼再熬上半年伺候小殿下出世,也唯恐拦不住里头的动静。陛下和娘娘是年轻夫妻,不晓得轻重,我们做奴才的,就算有那个脸面在主子面前时常念叨,也要看陛下和娘娘愿不愿意听我们的……”

月桂亦十分无奈:“你又不是不知道,陛下和太后并不十分——十分亲近……太后怎么好开这个口。”

她现下正被吓个半死。

虽说是婠婠自己干的蠢事,但皇帝若是想惩戒皇后身边伺候的人,不管你平日是老人还是新人,得脸的还是不得脸的,都不管用了。

便是轻易一句话,借这个理由将她们全都撵出宫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

第二次事毕时,晏珽宗本想下床取水来给她清理身体,婠婠纵欲过度后累到险些抬不起手,还是颤颤巍巍地抓着他的一根手指不愿意放开:“我不要擦身子。我就要你陪着我,你陪着我好不好?”

他低声说了个好字,无奈地在婠婠身边躺下。

胸膛处有少许的血液缓缓流出,是方才的激烈情事中,他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又因为剧烈的动作而裂开了。他漫不经心地勾过自己的中衣穿上,遮住了有些溢出的血迹,又小心地挪动身体,取来一件寝衣略擦了擦。黑夜中他默默凝视着她娇憨的睡颜许久,眸色深沉,末了虔诚地落下一吻在她软白的肚皮上才继续拥着她睡去。

第二日他起身去朝会时,婠婠还未睡醒,晏珽宗有心想伺候她沐浴洗脸又怕吵醒了她,扰了她的睡梦。

自她有孕,她母亲自然是溺爱万分地免去了她所有的晨昏定醒,让她晨间可偷闲睡懒觉,还一再申斥婢子们不许叫醒她,所以晏珽宗最后也只是留着她继续睡下去。

婠婠起身时,原本以为乳母和月桂会来教训她不懂事,本来心中还有些惴惴不安的,为自己做下的蠢事而感到羞怯。因为她们是有脸面的宫人,是伺候过先帝和太后这样的长辈,走到哪年轻的主子们也要给她们三分颜面。就是从前晏珽宗偶尔听她们的唠叨了,也不好不给她们面子。这倒不是皇帝和皇后还怕这样的奴婢,只是顾着太后的面子罢了,皇帝当然有这个权力将他看着眼烦的老妈妈们撵出宫去养老,别说老妈妈了,就是外头的勋贵大族之家,说抄家就抄家,也没见一代帝王怕过。

可是说出去好听么?

他要真撵了,宫里宫外的闲言碎语又该传起来说,“呐呐呐,就说了太后娘娘和这儿子的关系不好罢,你看看,陛下刚登基,宫里头他亲娘用了几十年的贴身人儿,尽让他打发撵走了,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陛下这是一点不顾着他亲娘的面子呀,喏喏喏……”

更不要提婠婠名分上还是儿媳,更要低人一头了,哪里好传出和她婆母的婢子顶嘴的名声。何况她本也不是那样的人。

*

但是今天并没有。

昨夜皇帝第一次不给脸训斥了她们,今早上皇帝起身去朝会时,她们本来还想过去请罪,可是皇帝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她们,越发叫她们心里不安,吓得半死。

所以婠婠才刚睡醒,她们便想过来同婠婠求情,想让婠婠看着从小伺候她的情分,好歹将她们留在宫里,从轻处罚。

她们俩这边还扭捏犹豫着如何开口,那边的贾嬷嬷一边伺候婠婠服安胎药,一边也念叨了起来。

贾嬷嬷苦口婆心地劝她:“娘娘嫌弃我们老骨头啰嗦刻板不近人情,殊不知我们真真的心心念念都是娘娘和小殿下的安危。这宫里宫外多少双眼睛就盯在您的肚皮上,您不知道么?宫人们等着娘娘生下小殿下后陛下阖宫大赏,他们要沾着喜气;牢狱里的犯卒们等着沾娘娘的福,陛下大赦天下之日放他们自由;更不提就连四海九州里多少地方官吏都蠢蠢欲动、早早备齐了各色珍奇异宝,只等小殿下降生了,就流水一般送到坤宁殿来给娘娘贺喜!小殿下若是平安降生,不拘着是个小皇子小帝姬,那是中宫嫡出的陛下第一子,都是尊贵无匹的。只怕若是……”

她咬咬牙,接着道,“若是我这张贱嘴说不出个好话来,小殿下真有个什么闪失……自然算是我们伺候的人不尽心,不是娘娘没福气,我们陪葬了去也是甘愿的。可是娘娘您要受多少讥笑冷讽?叫外面的人都看了娘娘的笑话?他们自然是私下里传着玩笑说您无福生下龙子、怀上了也没用之类的闲话了,您叫奴婢们心疼不心疼?”

婠婠微垂着头,看不出她是个什么脸色。

“本宫知道了。辛苦妈妈们劳心劳力,我心知亦甚是感激。”

*

他不在她身边,这个冬天似乎都是冷的。

晏珽宗才走了不久,过了片刻,她又忙着遣人去问:“陛下怎么还不回来?他不是说以后处理国事都在坤宁殿陪伴本宫的吗?”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