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女生耽美 > 先生别虐了,秦小姐已另寻新欢 > 第二十七章 我更怕意外

第二十七章 我更怕意外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天啊,真恶心,你都吐我脚上了!”白樱雪嫌恶的急忙后退两步,见秦菀捂住嘴一副难受至极的模样,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剧变。

“不好意思,我身体不舒服。你说是误会便是误会!”

秦菀惨白着脸忍着难受说了句,便不顾身后那两人的脸色跑回了房。

直到胃里吐不出一丁点酸水,秦菀才虚脱的坐在地上,重重舒了一口气。

门外依稀能听到白樱雪的声音。

她觉得秦菀是故意恶心人,正委屈得要个说法。

秦菀扯了下嘴角,心想她要真故意恶心人,就是对着她的脸吐了。

何至于这么狼狈。

也不知又说了什么,白樱雪忽然哭了起来,秦菀听着头疼,勉强撑起身子,想捂进被子里,手却猛地被人抓住了。

“怎么回事?”盛晏冷着一张脸,眼里幽光沉沉。

秦菀淡淡道,“一天没吃东西,胃难受。”

“只是这样?”盛晏手上力气加深,语气多了几分探究。

秦菀一愣,对上他的眸子,忽然意识到什么。

她不由笑了起来,“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去医院检查。”盛晏抓着秦菀就要走,秦菀不满的甩开他的手,闷闷道,“每次我都吃过药,放心,我比你更害怕出现意外。”

盛晏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秦菀趴在床上,她是真的难受。

“反正绝不是白樱雪在外面囔囔的那种可能。”她叹了一口气,“我真的很不舒服,如果你真的担心她误会,想要确定,明天吧,让我休息一晚,明天我去医院。这样总行了吧?”

秦菀闭上眼,每次她都做了措施,怎么可能有意外?

等等…

她忽然想到有一天,她回来晚了,盛晏发了很大的脾气…

那一次,她似乎忘了吃药。

脸色蓦地白了几分,秦菀慌张睁开眼,正好对上盛晏那双狭长的黑眸。

“不是最好。”盛晏冷冷吐出几个字,整个人如蒙了层寒冰般,显得格外渗人。

秦菀干巴巴笑了声,没接话。

大概是她脸色实在难堪,白得没一丝血色。

盛晏慢慢松开她,只是语气还是不耐烦。

“不过为了块墓,何至于连饭都忘了吃。”

秦菀愣了下,“你….你怎么知道?”

问完又觉得自己愚蠢。

这文城,若是盛晏想知道的事,还能瞒得过他?

更何况,她用的还是盛晏的支票。

“我只有我爸一个亲人。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秦菀垂下眼眸,低声解释了声。

“怎么还?换个人继续卖身?”盛晏毫不客气的问。

秦菀失神的望着他,声音不知觉大了几分:“怎么,我维护我爸还有错了?”

“他若活着,你当然可以维护,但,他现在不过一抔黄土。”盛晏看着她,很认真道,“不值当。”

秦菀脱口而出,“这事岂能用值得不值得来估量?如果,如果是有人要动你亲人的….”

她说一半便意识到这比喻有些过分,不敢再说。

盛晏却不在意,淡漠道,“第一,我不会给人这个机会,第二,若真要动,动了又能如何?文城何处没有埋过人骨。换个地儿厚葬,又有何不可?”

秦菀蹙眉,“死者为大,这对他太不尊重了。”

“尊重是看心,而不是看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盛晏也没了耐心,“如果你想为了死人卖身甚至卖命,也要先问问那死人愿不愿意吧。”

秦菀呆呆望着他,一时不明白他的用意。

盛晏看她恢复了些许精神,也懒得再多话。

唤来温嫂给她热了点粥,便径直走了出去。

看着温嫂担忧的模样,秦菀有心想将那粥吃完,可胃里酸气翻涌,实在难受。

“温嫂,您放下,我待会再吃。”

温嫂当她是在客厅受了刺激,心疼又不知该劝慰她什么。

叹着气走出去,看盛晏在沙发上坐着抽烟,她忍不住道,“少爷,您今天实在不应该带白小姐回来。”

盛宴对温嫂向来包容,只问道,“她吃了吗?”

温嫂摇头,“说吃不下。也是,人家都追到家里骂了,搁谁也没胃口。”

盛晏没说话,只是一双眼明显还带着烦闷。

正好手机又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他直接将那号码拉黑。

看出盛晏压着火,温嫂也不敢再放肆,只低低说了句“秦小姐越来越瘦了”便转身退了出去。

而秦菀靠在床上,心里越想越慌。

仔细算算,距离那晚过去也不过半个多月。

这个月的月事算起来是推迟了好几天,但她向来不太准,近来事又多,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

“不会这么倒霉吧?”秦菀闭上眼,心里一个劲祈祷。

就算杨虹口口声声说盛家二老多盼着有一个孩子,可决计不会是期盼从她肚子冒出来的。

一个没有任何人欢迎的生命...

秦菀想到了自己,唯一好点的是,自己好歹享受了父亲十多年的呵护。

越想越乏,秦菀眼皮渐重,不知不觉歪在枕头上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床忽然陷了下。

然后一双用力的手将她温柔的调整一个舒服的睡姿。

暖烘烘的羽绒被盖在身上,遮去她一身的冷意。

半梦半醒间,她含糊喊了句盛晏,又睡了过去。

依稀,那个怀抱紧了许多。

第二天醒来,看着床边那个空荡荡的位置,秦菀有些发蒙。

肯定是睡糊涂了。

他向来冷漠,怎么会那么温柔的拥抱她呢?

若他真有那么一丝丝温情,也只会是对白樱雪。

闷闷吃过早餐,秦菀本想偷偷溜去药店买点东西,温嫂却喊住她,“秦小姐,司机在外面等您了。”

秦菀一愣,诧异道,“等我?”

“少爷吩咐,您今天要去朝晖医院...”温嫂轻声解释。

秦菀急道,“我,我不去。我说了我没有怀孕,他怎么那么不相信我!还刻意派人守在外面,怎么怕我跑了不成?”

她握紧拳头,心里只发虚。现在还八字没一撇呢,他是为了杜绝后患,怎么查出来就要直接压着她动手术吗?

身子因为紧张和说不出的愤怒而颤抖起来,秦菀第一次那么直白的露出怒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