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女生耽美 > 先生别虐了,秦小姐已另寻新欢 > 第十四章 惨烈的事实

第十四章 惨烈的事实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跟李展颜有什么关系?

秦菀愣了下,“他?我为什么要邀请他?”

她疑惑的望着盛晏,不明所以。

眼眸一动,他微勾了下手指,“上来。”

“白天呢。”她想拒绝,可千言万语,瞬间吞没。

好不容易得到些许的喘息的缝隙,她小心翼翼问了句:“那,今晚,可以吗?”

男人闭着眼,声音带着几分纾解:“嗯。”

她眼里迸发出剧烈的喜悦,柔柔道,“你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盛晏微抬眼皮,见她笑颜如花,说不出的动人,不由翻身再次将她禁锢住。

“求求你饶了我吧。”

秦菀瞠目结舌,可哪里会有拒绝的。

再醒来,秦菀浑身瘫软,要不是清晨他抱着她去浴室洗过一次,又胡来了一次,她也不会这么疲惫。

她实在不懂那人怎么会有翻来覆去的精力。

“咳咳。秦小姐,这是少爷为您准备的衣服。”温嫂笑呵呵抱着一件红色长裙走了进来。

秦菀一愣,看了眼时间,这才惊觉,“天啊,居然快到宴会时间了?”

温嫂点头,“少爷特意嘱咐,让我6点再来为您梳洗打扮。”

秦菀没想到自己居然睡了一整天,脸上更是臊得慌。

慌张换上盛晏为她准备的红裙。

温嫂惊艳的望着秦菀,刚拿到这裙子她还怕秦菀年轻小,压不住这么艳丽的红,可现在只能叹一句,艳光四射,动人至极。

秦菀不好意思的捂住胸口,好看是好看,可却也露出昨晚那些羞人的痕迹。

温嫂憋着笑,给她拿来化妆品遮掩。

“这是少爷特意为您选的裙子,您若换了,少爷可该生气了。”她说着,心中却想,这样的美貌,少爷看到定也是欣喜的。

“司机在外候着您,少爷吩咐,会议结束后,他直接去宴会现场接您。”温嫂感慨道,“这还是少爷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带女孩子出席呢。”

秦菀甜甜一笑,心里更是对今晚的舞会期盼万分。

眼看就要到宴会厅,宁萌忽然从走廊冒了出来。

一看到秦菀打扮得如此亮眼,她本就愤怒的眸子更是闪过几抹不忿和嫉妒。

她用力扯住秦菀的胳膊,咬牙切齿道,“都是你,你害得我不能毕业!秦菀,你怎么会如此恶毒?”

秦菀冷冷看着她,“你自己做错事,反倒责怪我?论文是你抄袭的吧,我从没对不起你,可你呢?给杨虹当眼线的滋味怎么样?她知道你没了用处,是不是直接就把你踹了!”

宁萌双眼赤红,她的确去找杨虹帮忙,想借她的势力来保住她的学位,可杨虹一听她和秦菀打了一架,学校也出面处理这事,直接让人把她赶出去,电话也拉黑了。

“不,明明我才是优秀毕业生,这个舞会本来是我参加的!”宁萌大声吼道,“是你抢走了这一切!你,你给我把裙子脱了,把这一切还给我!”

她要往秦菀身上扑,秦菀小心护住裙子,正要喊司机过来帮忙,张教授跑过来,他用力拉住宁萌,低吼道,“你答应过我,只是来道歉的!”

宁萌哭道,“老师,明明是她故意害我,我如果被退学就全完了。您帮帮我吧!”

张教授皱着眉头看着秦菀,沉声道,“秦菀,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曾经不是好朋友吗?真要逼到人退学?”

秦菀气极反笑,到底是谁逼谁,谁又不饶过谁?

明明抄袭的是宁萌,做错的事是宁萌啊!

怎么反倒起来是她仗势欺人了?

那今日,她便欺了,又如何?!

反正在他们眼里,不管谁的错,最后只会是秦菀的错。

不愿再与这两人纠缠,秦菀语气冰冷:“张教授,我只是个学生,决定不了什么。舞会已经开始了,我不该迟到,再见!”

秦菀用力甩开宁萌的胳膊,大步往宴会厅走。

只是刚一进去,就被中间那一身耀眼的红裙给吸引住了。

“天啊,她居然和白樱雪撞衫了!”

“哈?白樱雪那裙子可是意大利定制的,据说一条几十万呢。她穿的怕不是山寨版吧!.”

“啧,谁丑谁尴尬已经很惨了,居然还是个西贝货!”

秦菀的脸一点点失了血色。

她用力抓紧自己这身红裙,身上艳丽的红和她雪白的脸,两相映,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先失了颜色。

白樱雪也注意到门口进来那红衣女郎,晶亮的眸子沉了沉,她拿起一杯香槟,与身边前来搭话的人碰了下杯,优雅绝美。

“李教授也来了,听说白樱雪还是李教授最得意的优秀毕业生之一。”一人指着大步走进来的李展颜感慨道,“今晚肯定会很精彩哦。”

白樱雪竟也是A大的?还曾是李展颜的学生?

那盛晏呢?

他和白樱雪是怎么认识的,是因为李展颜吗?

秦菀下意识看向李展颜,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自己其实对盛晏一无所知。

李展颜也注意到她,正要过来,就听门口尖叫连连。

“天啊,我没看错吧,盛晏竟然也来了?

秦菀急忙看过去,万众瞩目下,盛晏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大步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视线就往那红衣佳人方向望去。

对上盛晏的眸子,秦菀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原来,只是巧合罢了。

白樱雪是白樱雪,她来参加这场宴会也没什么。

只要盛晏是为她而来…

扬起一抹笑,秦菀正要过去,白樱雪举着香槟回过头,娇笑着迎了过去。

“阿晏,你终于来了。人家等你半天了!”

她边说边开心的小跑过去,大概是高跟鞋不适应,靠近盛晏时,不小心踉跄了下。

盛晏沉着脸没动,她轻轻抓住他的胳膊,笑着挽住他,“哎呀,吓死人家了,还以为会摔倒,幸好你扶住我了。”

“难怪盛少会来,为了白樱雪啊。”

“听说白樱雪还是他初恋女友呢。瞧瞧,白月光魅力多大啊!”

讨论越多,秦菀的脸色就越白。

惨烈的事实就这么摆放在她面前,饶是她再自欺欺人也掩盖不了眼前的真相。

他说他会来参加晚会,原来只是为了陪白樱雪。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