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最新网址:http://www.newxs.cc,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新小说 > 其他类型 > 塞上曲 > 第三十章 锋刃(下)

第三十章 锋刃(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花了三天时间,连四周商民住户都传扬的神乎其神的尖兵选拔终于落下了帷幕,水泉堡中的五十人也被按点送来。一百人全部进了怀戎堡北城军营,加上原先就有的二百多人,顿时有些人满为患的感觉。

新来的士卒四处串门打招呼,口中说着些浑话和调侃,顺便也想看看这王指挥究竟长什么样,是不是真如传说中的眼似铜铃,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

罗裕、许胜舟与张傕这三个冤家互相看不上眼,却被分进了一个房间,眼下为了床铺的一点小事再次互相怼了起来,还是一挑二的那种,结果自然不太美妙。

罗裕率先开炮,“张大脑袋,俺这是挠破脑袋也没想到,这种打破脑袋的挑选,居然也能让你这样的大脑袋挤进来。俺劝你先别顾着跟俺争位置,麻溜找人看看自己那脑袋是圆的还是扁了!”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罗裕反复拿自己的脑袋开涮,让口齿不如对方利落的张傕很不痛快。“罗裕......罗大麻子!”稍顿一下他便想到了一个自以为贴切的诨号还以颜色,“爷爷凭本事进来,能碍着你甚?你要是有能耐,自去找大人分说,把俺撵出去!就冲你以前对大人甩脸使绊子,大人也要再揍你一顿消气。还是说你现在好了伤疤忘了疼,身上的皮又痒了?”

“张大脑袋,你可别激俺!”张傕的话似乎刺中了罗裕的软肋,但罗裕借力打力的本事自然非旁人可比,“话说这里边的有几人没挨过大人揍,许胜舟也挨过吧,余志鹏也吃过小灶吧,俺告诉你,挨大人揍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没挨过揍的还没资格坐进来!”

说起挨揍的事许胜舟也出来帮腔,“俺说张大脑袋,你也别觉着进了这屋就进了那啥......保险箱,大人可是说了,要末位淘汰的!就凭你那善于捅娄子的本事,迟早卷铺盖走人,现在着急争个床铺有个鸟用!”

“你......你们......”脸上涨红的张傕再度熄了火。

王璞房中,韩靖、王世鹏正坐在一起商量训练的事。

“尖兵嘛,自然要与普通士卒不同,日常的训练量至少要加倍,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尖兵的名号。当然,这些只是些开胃小菜,难熬的还在后头,有他们受的!”王璞坐在床上没心没肺的信口开河,说得正在琢磨训练计划的韩靖和王世鹏眉头紧皱。

“要这样训可别把人给整废了!”

“三哥放心,我心里有数,循序渐进嘛,不合适的慢慢就淘汰了,到了最后自然都是精兵猛将。你想啊,本来要他们干的便不是人干的事,留些不得力的那不成了拖后腿嘛。”

“那照你这样说,给你这一百人还能给俺剩下多少?俺还想着多些人明年搞大事呢!”

“人数嘛,原本按我的预想能留下二三十个就不错了!”

“就这点?!”两人看着王璞惊呼出声。

“别激动别激动!你们仔细看看这方案,魔鬼训练啊,淘汰掉一大半轻轻松松。要是你们觉得太多了,我就抬抬手,最多留下一半,不能再多了!当然,淘汰回去的人也不是说他就不行,只是并不适合干这个而已,回到军中当个伙长还是够的。”

“行吧!咱们继续说这个计划,你看啊,这个野外生存俺懂了,放到野地里没吃没喝的自生自灭嘛。咱们边上山多,正好拿这帮兔崽子开练,就是山上的野味要被祸祸了!这个山壁攀援也是正办,以后攻城拔寨爬个城墙那是当仁不让的!不过这个极限体能是啥?”

“这个能说道的就多了。举个例子啊,那个三国时的曹操曹丞相就使过一招‘望梅止渴’,听说过吧?什么,没听过,那我给你们讲讲。

话说东汉末年的时候,咱们曹丞相带兵出征,谁知走了百里都没有水源,那将士们自然干渴难耐走不动道,体弱的干脆倒下了。曹丞相派人往前一探,坏了,前面也没有水!这可咋整?要说人家就能当丞相呢,这曹丞相对趴窝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手下说,兄弟们,翻过前面的那座山,有吃不完的梅子,想吃的就给我冲鸭!那士兵们一听有梅子吃,这还得了,酸水直冒,口不干了腿不疼了,一通猛冲,过了无数的山,总算喝到了水。”

王璞以调侃的口吻说完一个故事,逗得两人哈哈大笑,自己也乐不可支,韩靖接着来了一个经典的评价,“古往今来的这些个文官大人啊都一个鸟样,阴险!”

“三哥你别打岔,咱们接着来说啊。刚才这个望梅止渴就是用外在的因素来引诱逼迫士卒发挥出潜能,突破自己的极限。那我们组织训练怎么做呢,三哥你这阵子心宽体胖的,就拿你举例。比如说你今天负重跑了十里,感觉自己快死了;明天我拿着鞭子抽着你跑,你跑了十一里,也是感觉要死了。”说到这里又是逗得两人嘿嘿直笑。

“别打岔,笑点怎么这么低呢,我接着说。后日我再换个更吓人的方式逼着你跑,比如让那醉香楼的翠花追着你跑,要是撵上了就得嫁给你,这样你可能就能跑十二里,跑完自然感觉也是要死了。但你想过没有,一旦你突破了十二里,当你下次跑过十一里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肯定还能跑,死也要死在十二里的地方。这个就是极限训练,换着花样逼着你不断释放自己的潜能突破自己的极限。这样训练下来,你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跟普通人就有了天壤之别,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对你来说如同吃饭喝水一样再平常不过。”

“那这样练不是把人练成骡子了?”

“那不至于,每个人的极限不一样,我会盯着的。”

“那这些举原木之类的群体训练又有何用,练石锁不就成了?”

“举石锁也要练,但侧重点不一样。你想啊,尖兵人少,遇敌必然是以寡敌众,这个更讲究群体配合。比如你去摸哨,自然要有人远处观察放哨有人近处从旁策应,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这些群体训练就是要时刻告诉他们,离开了团体什么事都办不成,要让他们相互之间建立信任,习惯相互配合,主动寻求配合,敢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同袍。”

“有些门道!”

“三哥,这些人训练量不是一般的大,伙食可得跟上!”

“没事王兄弟,俺给他们开小灶,你就照死里练,先把他们练成兔子,再把他们练成骡子,俺给你撑着,哈哈哈哈......”

几人说笑结束,王世鹏出门站在檐下吹响了尖锐的哨音,而后走向前方空地组织列队。还在插科打诨的士卒如同受惊的兔子,冲出各个房间冲向空地笔直站立,老实得如同鹌鹑。

韩靖和王璞一道面带微笑走向队伍中央,从首至尾扫视一遍,韩靖照例说了些勉励之类的话,而后示意王璞训话。

王璞不做推辞,接着开口,“来了不少新面孔,先介绍一下,我是王璞,这位是我的训练助手王世鹏。

大家能从上千同伴中杀出重围站到此处,我表示祝贺。你们一百人是堡中的精锐,为了匹配诸位的武勇,我特意给这只队伍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号——锋刃!何为锋刃,自是登锋履刃陷阵于前,更要锋芒所向鬼神辟易!希望各位的作为能当得起这个名号!”

话至此处王璞已经敛去笑容,“眼下你们已经站在了这里,但并不代表以后还能站在这里!明日开始会有严苛的训练、地狱般的训练等着你们。也许有人会受伤,有人会坚持不住,也有人无法通过所有考核,这些人会被淘汰出去。最终留在这里的人,除了过人的武艺,还需要超凡的勇气、坚韧的意志和敏锐的头脑。能刀斧加身不为所动,能爬冰卧雪视若无物,能攀越悬崖如履平地,能让你的敌人闻风丧胆,这样的人才有资格留在此处!最后,再一次欢迎大家来到锋刃,欢迎来到地狱!”

次日,地狱般的训练正式开始!

天还未亮,刺耳的哨音便已响起,随后走廊上传来王世鹏那令人厌恶的声音,“不许点灯,一百息集合完毕!”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十个房间中一片鸡飞狗跳,有人在慌乱中大呼出声,“俺的裤子在哪儿,哪个泼才拿了俺的裤子!”

王世鹏按着自己的脉搏,走廊上的倒计时响起,“十、九、八、七......”

人群在强大的压力下快步奔出房间,不少人还在奔跑中往身上套外衣,也有人用手提着裤带。

营房外的空地上已经列队完毕,衣服穿的乱七八糟,有人只着里裤,很是不雅。谁也不敢出手整理,唯一的动静就是此起彼伏的急促呼吸声。

王璞沉着脸看了一圈,嘴上下了断语,“乌合之众!王世鹏带队,晨跑二十里!”

王世鹏带人跑了出去,北营其他卒伍还未到起床时间,却已有被吵醒的士卒好奇地扒门偷看,嘴上啧啧称奇。

“还真是魔鬼训练,黑灯瞎火裤子没穿都要往外跑!”

也有未被选上的士卒心中不服,“这群厮鸟就这个鸟样真白瞎了那霸气的名号,换爷爷去也比他们要强!”

种种说法不一而足。

韩靖已经起床正要推门出去,却吵醒了一旁睡觉的陈氏,“尚未天明老爷便起身,却是何故?”

韩靖边披外衣边轻笑开口,“夫人醒了!你不知道,昨日王兄弟跟俺说起今早有乐事可看,不能错过!”一脸神秘的样子。

“哦!那妾身也随老爷去看个究竟!”说罢也要起床。

韩靖连忙把陈氏按了下去,盖好被子,“你不行!不雅,不雅!哈哈哈哈......”

“神神叨叨的......”

韩靖穿好衣服一溜小跑出了大门,还顺势点上了灯火,未过多久,黑压压的人群便出了北城营门,顺着堡衙前的大道一路过来,在火光的照亮下分外明显。

也多亏韩靖当了多年堡主修炼出了点养气功夫,否则当场便要喷饭。借着闪烁的火光,跑步的人群也对前后左右的状况有了了解,确实当得起乌合之众这一名号,衣服斜穿的都算是好的,提着裤带跑的,穿着里裤跑的不知凡几.幸好是凌晨,要不然非得闹个没脸见人。

韩靖板着脸看着人群过去,而后转身回去继续睡觉,刚进大门,抑制不住的笑声便传了出去,心中连连感叹王兄弟这手杀威棒用得实在是太损,一群狂得没边的骄兵当场被弄得灰头土脸!

二十里晨跑对这些练了许久的汉子构不成太大挑战,只是实在太过狼狈。

罗裕阴着脸提着裤子入了营房,当场就破口大骂,“哪个不长眼的厮鸟拿了......”此时天光已亮,却见一根腰带耷拉在地上,当即也只能失声,随后换了个主攻方向,“王世鹏这杀才实在是够阴险,给爷爷整这出突然袭击,寻到机会爷爷定然叫他好看!”

旁边也有不少人帮腔,但心中对后续的训练都有了敬畏,随后一轮接一轮的考验不期而至。

石锁、极限深蹲、山地负重行军、举圆木、仰卧起坐等高强度的体能训练纷至沓来,每天的休息时间压缩至三个时辰,其余的时间都在训练,闭上眼马上就能进入深度睡眠。

“快快快,都跟上,你们是娘们吗?!”

“坚持不住的主动报告,我不强求,想留下来的给我做出样子来!”

半个月过去,已经陆续退出了近二十人,都是些体能无法支撑的。

韩靖已经有些着急,这才多久就五去其一,找王璞旁敲侧击说了几次王璞始终不为所动,一轮接一轮的高负荷训练不断奉上,心中却颇为满意。

这些人还真是坚韧,面对一轮轮bao击咬牙也要坚持下来。按照他的设想,体能训练的极限便到此为止,以后维持便可,以这样的形势或许会有更多人留下。往后侧重些近身格斗、匍匐前进、攀援、伪装潜伏、紧急救治等技巧训练,再教授些数算、情报分析与传递、战术侦察,带这些人实践几次,其中头脑灵活的便能委以重任,稍差点的也能配合行动。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